由於四月時約定好的「八里坌之行」沒有跟到,阿德梗梗於懷;因此挑了個不用上課的下午,我騎著機車、載著阿德原路再探了一次。

我們沿著台108線、接上北53線而行。阿德忽然想起自己在當兵受訓時曾經也沿著這條路開始騎,只不過我們最遠也就騎到八里,而他上次的終點則是桃園。「屁股都快裂開了!」阿德說。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