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讀:懷古鑑-論俠

引述這一篇綜合了許多人的討論、編輯而成的文章。雖然寫到最後,眾人還是沒能把「俠」的諸多分歧與爭議作一個肯定且各方認同的闡述,然而在討論過程有許多觀點和引據都是相當有看頭的。

墨子解釋任俠的「任」,說:「任,士損己而益所為也」,又說:「任,為身之所惡。以成人所急。」墨子認為這種行為的最高準則就是「貴義」,「爭一言以相殺,是貴義於其身也,故曰萬事莫貴於義也」。韓非子在《五蠹》則說:「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俠者,破壞社會安定之「蠹」(米蟲)也!又說:「行劍攻殺,暴傲之名也,而世尊之曰廉勇之士。活賊逆奸,當死之名也,而世尊這曰任譽之士。」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