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一次爬完七星山、整整鐵腿一個禮拜的慘痛經驗之後,對於「爬山」這檔事產生了一種很矛盾的心情轉變。一來是對於「選山」變得更謹慎,要爬之前都要先去蒐集資料、詢問爬過的人路況到底如何、陡峭的階梯是否無窮無盡…等等;二來卻也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信心:既然台北盆地的最高峰七星山都解決了,陽明山區的其他山峰應該也不是問題才對。
即使如此,在前天和亞鐵雄討論要選哪條路線的時候,我還是很「俗辣」的對「連輪椅都可以推上去」的二子坪步道表達由衷的贊成之意。

只不過...「二子坪步道這麼簡單,會不會一下子就走完了?要不要再規劃一下延續的路線?」我真是一個不會見好就收的人哪,竟然還提議要爬更多的山?

「嘿嘿,那有什麼問題?二子坪步道後面接著面天山、向天山的登山口,而且我們還可以去向天池喔!整個路線剛好繞一圈回來,放心啦,你可以的!」當然,如果亞鐵雄這麼說而你就這麼輕易相信的話,那麼你不是瘋了,就是傻了!

我們約了禮拜六的下午一點從老地方出發,六個人,三輛機車,上了仰德大道、過中山樓、轉進巴拉卡公路。運氣實在是不錯,在過了竹子湖之後回望小油坑,天氣竟是出奇的好,以往總被山嵐雲霧給遮住的小油坑噴氣口今天卻是一覽無遺,一方面慶幸著好天氣,一方面卻也擔心有點偏高的氣溫。我是很怕熱的人,為了散熱我寧願冒著山上會變冷的風險也要穿著短褲去爬山,想當然爾,偏高的氣溫實在不是能讓我樂在其中的。

二子坪步道就位在巴拉卡公路上,而這條全長約1.6公里的步道的確「親民」,沿路的起伏不大,沒有階梯,而且國家公園管理處規劃了碎石子步道和無障礙步道兩種設計,當真是「推著輪椅都可以走完全程」。

這條步道的終點就是「二子坪遊憩區」,二子坪其實是池塘、水窪的地貌,小徑兩旁長滿了比人還高的芒草,由於這樣的地理環境,二子坪成了台北樹蛙的重要棲地,漫步期間聽到的是此起彼落的蛙鳴;走出了芒草包圍的步道,眼前突然有種柳暗花明的開闊感,整個二子坪遊憩區規劃得很舒服,除了因為太親民而導致遊客者眾的小小遺憾外,整體來說是相當舒適的環境。

我們沒有在二子坪逗留太久,因為前方還有兩座山頭要解決。從二子坪的另外一頭離開,我們走入一段全長0.8公里的松林棧道,這條路著實崎嶇難行,原本期待著松風徐徐的愜意,全被腳下惱人的絆路石塊給摧毀。但即使路況平順我大概也沒心情欣賞,隨著陡降的步道,心裡一邊擔憂著「現在降得越多,等一下就得爬得越多」的實際問題,一邊哀嚎著面天山的登山口怎麼還沒出現。

行前再多的心理準備其實都是多餘的,當面天山的登山口出現在我眼前,我就知道爬山是躲不過「無窮無盡階梯地獄」的;縱然登山步道是採「之」字型的方式向上闢建,但其「陡升」的整體態勢是沒有改變的。從登山口到山頂制高點雖只0.6公里,仍足以讓我備感艱辛。可是同行的另外五個人彷彿沒有肺似的,完全感受不到他們有任何勞累或喘氣的跡象,甚至還有餘裕聊天、吃糖、嗑餅乾,而我只能忙著呼吸、喝水、救自己!這一切讓人不禁要問:「平平是藍星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異?」

面天山的海拔高度是977公尺,在山頂架有兩面像是反光板的巨大構造是它的特色,從山下望去十分顯眼;而說實在的我們運氣也實在是不壞,抵達山頂時,原本籠罩的雲霧突然全部散去,我們的眼前出現了一整片台北市的寬廣視野,描述起來可是一點也不誇張:我們可以清楚看見來時的路、走過的橋,甚至可以清楚地指出我們的家在何方,眼前流過的淡水河再清晰不過。我們倚在觀景台的欄杆上,吹著宜人的風,眺望著腳底下美麗的台北城,這是爬山最讓人感到滿足的時刻。一開始所擔心的偏高氣溫此時讓山頂的寒風變得平易近人,倒還真是始料未及。

雲霧其實也非散去,只是轉移陣地、推疊在層巒之間。阿里山的「雲海」我始終無緣得見,但是能在面天山上看見籠罩著陽明山區的雲海美景,也已令人心曠神怡。午後的太陽自雲層後方稍稍地探出頭來,在山間雲漫處灑下一抹天光,我們心中頓時「法喜充滿」,彷彿可以感受到神奇的力量降臨在美麗的大地上。

時間已不早,我們趕著朝海拔880公尺的向天山行去。面天山和向天山緊緊相鄰,就像是一個「M」字型;要從面天山的山頭走到向天山的山頭,最快的路線就是「直下直上」,循著稜線前進。從這個方向要登上向天山是相對容易許多的,15分鐘後我們成功征服向天山、前進向天池。

差不多再走0.5公里,我們就來到向天池。向天池是一個火山口遺跡,像是個小盆地一般座落在向天山的山坳處。雖名為「池」,但大多數時間卻一點水也沒有,呈現出來的是一片平坦的短草平原。原本應該是座落在池水正中央與四周散落著的巨型大石,感覺起來不太像是自然生成,而是經由人工刻意推疊擺放。這幾塊巨石的作用或由來或許難以推斷,但是石旁地面明顯的香灰痕跡表示即使時至今日,依然有人在膜拜這些山石。

我們坐在開闊的短草草地上,享受著當天最舒服的一刻。整個喏大的向天池只有我們六個人,吃著阿奔、蘿小塔帶去的糖果零嘴,幕天席地的瞎扯閒聊,小車想像著如果能在這裡欣賞獅子座流星雨該有多好......我閉起眼睛,有那麼一瞬間,彷彿覺得自己正在好夢一場。

或許就是因為太舒服也太歡樂,以至於我們完全忘了盤算時間、忘了還有多少路要走,而冬天的天色就這麼開始暗得不知不覺。從向天池旁的步道離開,標示牌上寫著「二子坪:1.8公里」,換言之,要回到停車場的機車旁還得走上3.4公里的路程。走回林間的小徑上,傍晚所剩無幾的日光幾乎透不進來,樹林裡的黑暗也就來得特別快,行在向天池回二子坪的下坡階梯上,大家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雖然六個人始終走在一起、沒人落單,但就是很想快點擺脫黑暗的森林小徑;到了後來大家根本是以急行軍的步伐在前進,在夜色中只能稍微看見彼此的身影,聽見彼此踩在碎石子地上的腳步聲,我們彷彿正在進行一場山裡的行軍夜訓;可偏偏回程路途又不僅僅是單純的下坡(還記得在登山前提到的那段「陡降的步道」嗎?回程當然就變成了「陡升的步道」!),走到後來還真的有種「腿不是自己的」錯覺。當我們走回二子坪休憩區稍作休息,天色已然暗得十分徹底,但在我們前方依然還有1.6公里的路要走。

原想不過是單純的陽明山半日遊,沒料到竟然還需動用手電筒。大支的手炬既然沒料到當然也就沒準備,幸好背包裡放了一支工研院出品、精緻小巧的LED手電筒鑰匙圈(在此我們由衷地感謝工研院的研發與分享)小小的size、只需四顆水銀小電池,就能讓LED發出射程頗遠、持續不輟的白光。整個二子坪到了夜晚,幾乎就是青蛙的天堂,牠們四散在步道上,如果沒有邊走邊揮杖驅趕,不知有多少會命喪我們腳下。就這樣,走在前方的亞鐵雄揮舞著登山杖、盡心盡力地扮演著「牧蛙人」的角色、靠著我們手上微弱的白光,踩著碎石步道,我們終於回到巴拉卡公路上的機車旁。

白晝鎮日的好天氣,到了傍晚時分開始驟變,走在回程黑暗的林間小徑上便已開始閒歇地下起雨來,此時臉上早已分不清楚是汗水還是雨水。我們決定到竹子湖吃頓野菜、好好犒賞自己一番。但就在快抵達竹子湖前天空開始降下傾盆大雨,本著對食物的執念,我們「連穿雨衣的時間都不想浪費」地驅車前往餐廳;而這一趟面天山、向天池難忘的夜行軍之旅,便在號稱「點菜女王」的阿芙拉小試身手下,以滿桌的野菜佳餚、好喝極了的鳳梨苦瓜雞湯、就著輕鬆慵懶的Jazz,結束得漂漂亮亮。

附帶一提,當我今早7點一覺醒來,發現這回竟然完全沒有鐵腿的症狀,實在是可喜可賀!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osmosr
  • 我一看到標題,心想就是你該不會又鐵腿了吧,總算在文末看到,好在沒發生,呵呵。

    在無名看到照片真的覺得山上的風景漂亮,真希望也能有機會去山上拍照啊。
  • skyfire
  • 感恩哪

    多謝關心哪

    其實當天晚上是瀕臨鐵腿邊緣,心裡正覺得不妙;因為上一次爬七星山就是第二天才整個鐵腿的,沒想到這一次竟然沒事,哇哈哈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