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十月底起,我的工作地點就從台北市中正區,換到了樹林市,除了搬家那天比較大陣仗外,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最顯著的改變,是原本只要10分鐘的車程,變成了40分鐘。不過也好,我現在上班的途徑是沿著位於二重疏洪道上的堤外便道,逆著大漢溪向上遊去,等看見大同山,也就到了。早晨的河岸會有很清新的綠草香,比起以往總是騎進吵鬧的台北市街頭,別有一番趣味。
我似乎一直沒有公開提起過我的工作,不過我想知道的人其實也不少了。我是一個國會助理,之所以不太去提,是因為連我自己都不太看好它的未來性與延續性,爭議性倒是挺大的;而且這工作與我自己真正理想中的打算有段不小的差距。但是生命就是這麼難以預料,越討厭的就越甩不開,越想要的就越得不到。與其陷在裡面埋怨自己,我開始學會讓自己多學習一點,或許在這兒的工作歷練與我將來能從事、想要從事、樂於從事的會是八竿子也搭不著一塊兒的不同領域,但我期許現在的經歷,能變成以後的一種經歷,或是警惕。

因為某些家族的歷史因素,我媽對我總是千叮嚀、萬囑咐:「你以後什麼工作都可以做,但是別去搞政治!」我自己也深自這麼以為。孰料「法政本一家」,唸了法律系,一腳也差不多踏進了政治(另外一腳則是踏進了考試),踏進考試裡的那一腳站不夠穩、爬不上去,就摔進政治裡了。不過那也許也跟個性有關,俗話說得好「財法本一家」(讀者:「欸欸欸,你剛剛才說『法政本一家』,怎麼現在又...」 我:「法律跟很多東西都本一家,看你踩在那個方位而已...」),所以很多同學在構不著本家下限的同時,有的跳入了銀行、有的跳入了保險、有的跳入了債權管理,甚至有人跳入了會計...當然啦,這種神人比較少,因為少,所以神。

可是為了養活自己,而且在此之前自己還很傲慢地排除了不喜歡的財經領域,那麼所剩下的選擇也就不多了。到頭來,我還是受到「家族某些歷史因素」的影響,(當然,還要加上自己好發議論的壞習慣)抱著「我只是來賺點錢、大家別來害我」的戰戰兢兢,開始畢業後的自食其力。即使只是當個小助理,可我這也算是在「搞」政治了;即使只是個小助理,但依然有屬於這個職業的專業與職業道德,所以我搞得很努力、搞得很盡心。

真要聊這個行業的話,那可能需要開闢一個專題來討論了,因為真的「雜」...說好聽些是「執掌的領域寬廣遼闊」,直接點就是「雜」。以我自己為例子,會期間我得撰寫法律案、預算案、臨時提案、一週兩次的院會、一週三次的委員會、準備施政總質詢、預算總質詢、撰寫新聞稿、聲明稿、演講稿、整理上電視電台稿、處理選民服務案、陳情案、地方建設的會勘、參加各式各樣的會議、參加五花八門的地方活動、籌備公聽會、記者會、以及公聽會、記者會上的拍照;製作記者會的海報、每半年發行一次的國會會訊、各種突發狀況的小文宣、安排鄉親們到院內參訪、帶著鄉親們在院內參訪...呼...如果老闆剛好又被黨給開除了,那真是「豈一個shit字了得!」

當然,人生自古誰無屎,上一段的屎事是多了點,但最起碼不會一次全屎下來,所以在有時候累點、有時候鬆點的情況下,日子還是可以熬下去的。

俗話說「人在公門好修行」,這句話是一點也不錯的。當自己真的能藉由法律賦予的權力來為這個國家做點什麼改變,自己真的會有一種「有為者亦若是」的滿足感!當然,實際上的權力是賦予給老闆的,「球」都是「作」給老闆去「殺」的,有些努力後的成就,大概只有我們自己知道,而其他人是永遠也不會了解的。就好比大家一定沒想過政府的預算書中,有多少是浮濫編列、巧立名目的,為的只是把經費藏在裡面偷渡過去,方便挪用。不管預算是大筆還是小筆,但只要發現這一類的預算編列,然後提案刪除或是凍結,就是一種很大快人心的事情!舉個例子來看:司法院在某年的總預算中,為大法官編列了80萬的國外考察預算,說是要去考察「釋憲業務」;到哪兒去考察呢?答案是「非洲」。

才80萬,跟幾十億的浮濫預算相比,真的是九牛一毛而已,但在邏輯上、情感上、認知上,我對這80萬就是無法接受。最後我選擇將這80萬凍結,等待他們向司法委員會去報告後,始可動支。非洲...真不曉得哪個國家堪為我國釋憲榜樣哪!

到了選區,另一項新鮮事是自己會與前來服務處陳情的選民「面對面接觸」;你可以看見各種不同面向、不同態度、不同層次的民眾,帶著不同的訴求,前來求助。有的人是聲淚俱下、唱作俱佳,只怕你不願意相信他;也有的人趾高氣昂,一進門就說自己跟老闆沾親帶故、多年生死之交、這個忙不幫不行的;有的真的是受到行政上不當的對待甚至是迫害來求助的,這種人幫起來很有意義;也有的人是抱著「立委一定有特權」的心態來討特權的,這種人應付起來得加倍小心,因為他可能真的是老闆的拜把兄弟或是重要樁腳。

所以,該怎麼辦呢?

我「聽人家說」啊,曾有個趾高氣昂的媽媽、帶著孩子入伍兵單來找立委,堅持要讓她的孩子「到北部、涼一點的單位」,還口口聲聲「立委一定有辦法,立委一定要幫忙」;但經過了解,這個入伍的新兵完全不符合任何特別抽籤的理由,陸軍總部實在莫可奈何...這位媽媽開始「一天一電」地問候「我那位朋友的老闆」;我的「那位朋友」非常討厭這種「特權上身、趾高氣昂、觀念錯誤」的選民(這連陳情都稱不上,直接就是要特權了),何況現在當兵已經比以前舒服太多啦,竟然還有這樣的母親把兒子當草莓在呵護,這讓我們...呃,是我的「那位朋友」起了「來點特別的」的念頭;最後,這位媽媽的兒子在「馬祖北竿」登陸了。

的確是「又北部、又涼快的地方」,冬天還得穿毛大衣呢,你看涼不涼?(我的「那位朋友」真是強者!)

明年的一月12號要舉行立委選舉了,這是改制「單一選區兩票制」後首度的立委選舉,立委席次減半、任期延長四年。由於採取小選區制度,所以各選區多半是一對一:捉對廝殺的態勢。我很想為各位分析點什麼,但我發現待得越久、看得越多,就越沒興趣去解釋些什麼,因為檯面上看見的「通通是假的」。什麼政黨、派別、路線、傳統...都是假的;只有行政決策是真的、只有與人民生活息息相關的決定,才是真的。

還有薪水也是真的,薪水真的是...真的是...很少啊...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