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四月時約定好的「八里坌之行」沒有跟到,阿德梗梗於懷;因此挑了個不用上課的下午,我騎著機車、載著阿德原路再探了一次。

我們沿著台108線、接上北53線而行。阿德忽然想起自己在當兵受訓時曾經也沿著這條路開始騎,只不過我們最遠也就騎到八里,而他上次的終點則是桃園。「屁股都快裂開了!」阿德說。
從北53線要轉向北49線的路口,剛好位於一個至高點,從那邊的缺口可以很清楚地把山下的八里地區整個一覽無遺,包括興建中的台北港、還有等一下要前往的那座牛港稜山。



這次我們騎著很舒服的Apex150,雖然屁股不會裂開,但萬萬沒想到在抵達三棵百年老朴樹下、往廖添丁洞的起點前的一個陡上坡,竟然連150c.c.的機車都沒辦法把我們順利載上去(那個坡的前段可能超過45度),只好讓阿德下車用走的上去;還好只有短短的十幾公尺。

在三棵百年老朴樹下,座落著幾間民房,旁邊有一個指示牌,上面寫著「廖添丁洞」,指向一旁經過修整、用當地觀音山石鋪成的小徑。我個人比較有疑問的是為什麼「廖添丁洞」的英文指示竟然變成了「The Cave Man Liao Tian-ding」?翻回中文豈不是變成了「穴居人廖添丁」嗎?真是亂七八糟!寫成「The Cave of Liao Tian-ding」豈不是比較點題一點?





踏上石板路、步過青石小拱橋,我們在完全不清楚前方路徑狀況的情形下往上爬;沒想到大概才走了十來分鐘,石板階梯就沒了。雖然依稀看得出來還有路跡,但從這裡開始有一段路是要通過一個全是岩石、彷彿峽谷的難行地形。

峽谷地形的盡頭,我們看到了一篇刻在大石頭上的碑文,破題寫著「廖添丁洞碑」。



「到了嗎?」阿德問。

「我也不知道啊,你忘了上一次我沒有爬上來嗎?」我喘。

轉過那塊大石頭,我就知道答案了。



「天啊,我們還得攀岩上去!」望著從崖上懸吊下來、登山客前輩們留下的繩索,不禁有點猶豫起來。

「你先上吧!」阿德說。

好吧,是我帶路來這裡的,的確是該我先上;可是阿德你為什麼一付還不想爬的樣子?

「欸,你不覺得這一段路很危險嗎?我們一個一個來,這樣如果你摔下來了,我還可以跑下山去呼救啊,你就只要躺著呻吟就好,這樣不是很周全嗎?」

「周你個頭、全你個屁股!」那就爬吧,其實崖壁沒有非常陡,雖然都有踏腳處,但手上還是得拉著繩索才比較好爬些。

等阿德也上了崖頂,他若有所思地說:「難怪你上次來,那位老伯叫你不要一個人上來,這邊真的很不好走,假如摔傷了或是跌下去,還真的不知道要來這邊救你。」站在崖邊往下看,雖然不是很高,但我完全可以理解阿德的意思:比當場粉身碎骨更慘的,就是筋折骨裂、剩半條命懸在那兒、可是一個禮拜沒人知道。

崖頂是一個小平台,沿著山壁又看見了觀音山石板梯,沿著階梯往上大約一層樓的高度,我們懸念多時的「廖添丁洞」就出現在階梯旁的山壁中;我們終於找到了!



我們站在洞旁的階梯上,打量著這個洞。

「這洞好小喔,當年廖添丁怎麼住啊?」阿德覺得很不可思議。

「廖添丁並不高大啊,而且其實只有洞口比較窄,裡面似乎可以躺平耶。」

環視著這個洞的所在環境,我們開始佩服起廖添丁來。我們發現這個看似「峽谷」的地形,其實當年應該是有更多的「觀音山石」堆疊在這邊,只不過這些石頭後來被就地取材、拿來闢建成石板階梯了;洞旁大石頭上的鑿痕清楚的說明著開鑿的規模。

「我們現在要上來這邊,已經十分的不容易了,何況是當年喔...廖添丁真的很厲害。」

「是啊,你看現場,當年日警進攻的時候,應該就是躲在那些大石頭後面吧!」我指著崖下幾塊構成峽谷的巨大岩石。「當年廖添丁躲藏的這個洞一定比現在更為隱密,如果不是被出賣,根本不可能知道要來這邊抓他。」

「對呀,當時還不能由山後攻過來」阿德看著現在已經建成、往山後去的步道「當年廖添丁躲在這邊,只要注意峽谷外有沒有人進來就好,真的是非常易守難攻。」

「來請廖添丁抽根菸吧!」

旁邊有之前上來祭拜者所留下的香與香爐,我們拿了一枝,將下面手把處細枝折了一小段下來,讓阿德拿去將菸插在上面;我把手裡的這支香點燃、朝著洞內拜了拜,阿德隨後也把燃上的菸插上,我們決定等祂把菸抽完了再離開。

雖然是炙熱的夏天,但是這塊峽谷區域上頭籠罩著樹蔭,並不炎熱,蝍蝍的蟬鳴在四面八方響起,間雜著鳥鳴聲;上來的一路上,我們常在樹枝間發現跟我手掌一樣大的蜘蛛、結著超大的網在獵食,但週遭仍有許多也是巴掌大的鳳蝶、五彩斑爛地翩翩飛舞著,此時站在高處往峽谷下看,會發現鳳蝶數量多得驚人。我們和一位在20世紀初的台北闖蕩的歷史人物,在這樣的氛圍下,彷彿交流了起來。將近百年前的歷史,此時卻是多麼的貼近、多麼的真實。



跌跌撞撞地下了山、一步過青石拱橋,一股炙熱的炎炎熱流就毫不客氣地鋪面而來,曬得我都有點頭暈了。接下來,我要帶阿德前往位於八里市區、「廟墓合一」的廖添丁廟去看看。

進了廟中、簡單地合掌膜拜了一下,就到廟後去探訪廖添丁的墓。墓上長滿了青草,對照之前四月時來看見的樣子,現在則是一片青翠。阿德注意到隔開墓地的牆上,只要有洞就被塞滿了抽過的煙蒂,這些應該都是信徒們「請廖添丁抽菸」的結果。

「廖添丁的菸抽得很凶喔。」阿德有種「原來如此」的興味。

「是啊是啊,人家要請他能說不嗎?」如果真的說「不」的話,那還挺恐怖的。

墓上雖然長滿青草,但看得出來依舊被丟滿銅錢,在得知原來廖添丁的墓草可以治百病之後,阿德馬上會意過來:「原來這些銅板算是要跟他買藥草的!」我愣了一下「對耶,我上次怎麼忘了把這兩件事連結起來呢?原來銅板不是用來許願的,而是用來買墓草的。」阿德還真不愧是出身台灣文化古都的台南人,絕對不是只會吃虱目魚這麼簡單而已!


【整棟被直接搬到旁邊安置的「二代廟」,沒拍到現存「三代廟」的原因是因為相機電池沒電了】

之後的行程就比較輕鬆一點了。我們騎著車去看八里十三行博物館到底在哪裡,卻在十三行博物館的對面發現捷安特的十三行站;雖然我們今天騎的不是腳踏車,但我們還是走進有冷氣的店裡、點了杯冰茶(沒錯,捷安特的八里十三行站店裡有賣飲料喔!),我開始跟阿德介紹腳踏車與周邊商品,最後的成果就是「連腳踏車都還沒買的阿德,竟然看上了車衣和小腳踏車模型」。



「我要用國民旅遊卡、到外縣市去刷!」還真是精打細算啊。

逛完八里,那騎車跨過關渡大橋、前進淡水,就變成阿德口中「那是一定要的」了。快樂又匪類的敗了鐵蛋、魚酥、酸梅湯和阿給,終於可以回家了。

「下次可以騎腳踏車去八里!」有人心血來潮。

「喔,那你一定要騎著小模型車出現喔,超帥的!」要阿德掏錢買車,只怕還久得很咧。



延伸閱讀:
八里藏俠骨,萬年有義風─初探廖添丁洞
牛港稜山下廖添丁洞@小剛全記錄




附註:本文照片除了「廖添丁洞」其餘皆為阿德或我所拍攝;該洞照片乃係於網路上覓得。當下不拍攝該洞的原因實在是因為廖桑正在抽煙,所以不敢唐突先人。



【2008.07.25 後記】
經我吃飽太閒向北觀風管處反應指示牌英文翻錯後,今天終於收到肯定的回覆啦!
--
林先生:您好。

有關您反應廖添丁洞指示牌英文翻譯問題,經查確係有誤,本處將於本年度轄區
解說牌及標誌改善工程開工後儘速修正。

謝謝您的來信。祝您
健康快樂!


交通部觀光局北海岸及觀音山國家風景區管理處
25245台北縣三芝鄉埔坪村埔頭坑164-2號
TEL: 02-26364503轉183分機
--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長今
  • 北觀處改半套

    我日前登山有行經這個地方,史蹟說明牌上有改,但沿路指標還是穴居人廖添丁啦,可能因為有改的那個牌子有北觀風管處的署名,沿路指示牌上的就隨便啦!台灣不是一個注重史實、史蹟考究的地方,像這種小地方,一張貼紙就打發了。有署名的才改,沒署名的就不改,蠻官僚的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