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今年九月底,亞鐵雄就找大家一起報名「2008美津濃馬拉松接力賽」;比賽在金山到萬里、石門之間的海岸舉行,而且一大早就開跑,這代表我們勢必得在前一天就抵達賽場附近落腳、住宿一晚。在玩樂組組長蘿小塔的規劃下,參加這場比賽也名符其實地成了北海岸二日遊;不過,這次二日遊最大的陰謀...不,應該說謀畫...計劃,其實是小車要在抵達金山、第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向已經一起愛情長跑11年的女朋友阿奔求婚。

因此在大約一個禮拜前,準新郎小車就找了亞鐵雄、蘿小塔到我家來一起討論求婚的方式與前置作業。大家平時點子就不少,加上小車已經先描述了心中理想方式的輪廓,所以很快地就決定了大部分的細節;之後的一個禮拜,大家便分頭進行,那可真是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準備好好來一場比「木蘭從軍」、「昭君出塞」更感人肺腑、賺人熱淚的「酒諳,美里米拉!」

原本只有10人報名參加的馬拉松比賽,由於這場求婚盛事,參加二日遊的人數變成16人;每天幾百萬新台幣上下的小X學長更說:「既然是這麼重要的事情,那我一定要排開所有行程參加!」(所以,這可以算是一場「百萬求婚」囉?)

22日當天下午(聽說今天還是什麼「國際單身日」?真是太過分了!),大家分乘4輛車前往台北的金山、萬里海邊;遊樂組長蘿小塔為了緩和一下大家期待的氣氛,事前安排先到野柳地質公園「散步一下」。小車一路上都緊張在心底、連開車時收聽的廣播內容跳成村民最愛的賣藥電台都沒注意到,原因是今晚最重要的求婚內容「直到現在都還沒有理出個頭緒來」。這種事我們也幫不上忙,只好讓他一個人去頂著壓力慢慢想,我們只要快樂地去逛野柳就好。

野柳的奇岩怪石

事實上,野柳還真是個令人懷念的地方哪!小學時代不管台灣南北、任何一個小學,幾乎都會把野柳當作校外教學甚至是「畢業旅行」的必備行程,所以大家幾乎都到過野柳;但從那一次拜訪野柳之後,大家也不約而同地、難得再有第二次造訪野柳的機會。不過似乎每個人都還記得「林添禎銅像」和他捨己救人的故事。

「他好像有戴頂斗笠...」「我記得他手上有捆繩子!」「那是魚簍吧?」「仔細想想,他穿得很像海賊王魯夫!」事後證明阿德的記憶力最踏實,我腦中記得的林添禎銅像已經摻雜了太多不知道從哪來的天馬行空...

林添禎
{哪來的斗笠?根本不像海賊王!別胡思亂想}
野柳岬

從美麗的野柳海岸離開,我們前往當晚要下榻的「基督教芥菜種會萬里營地」,從上車的這一刻起,「酒諳美里米拉」大作戰正式啟動!

經過事先縝密的計劃與沙盤推演,我們一開始就把阿奔硬生生地與小車先分開,蘿小塔以「我們去幫大家買有名的萬里亞尼克蛋糕當早餐吧!」為由,把同車的阿奔載往市區;剩下的三車則是以最快的速度來到芥菜種會的營地Check in、並且馬上場勘、確定進行求婚儀式的適當地點、讓小車趕快換裝、並且抓緊有限的時間進行彩排。隨著蘿小塔打回來的通報電話,在場的所有人都覺得既興奮又緊張!

彩排
{緊張彩排中}

由於這是一場瞞著準新娘阿奔的求婚儀式,所以從事前、乃至於到阿奔從蛋糕店來到營地房舍的這段路上,我們都必須用各種方式「假裝自然、維持低調」。但由於這將會是小車、阿奔夫婦倆一輩子的回憶,所以我們從下午啟程開始,就儘量用各種方式、角度來為他們做紀錄(要在熟識的朋友面前當個「自然的狗仔」實在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啊!)從芥菜種會的停車場到我們下榻的獨立屋有一小段階梯山路,被派去帶領他們上來的亞鐵雄身兼重要的DV攝影師,這一段山路走完,阿奔就會看到大家準備已久的驚喜;但從這段山路的一開始,亞鐵雄就必須用攝影機來做紀錄。既要作攝影紀錄、又不能被女主角阿奔發現事情有異,「究竟,亞鐵雄這時候該如何是好?他又該用什麼方式來拍攝、卻又不被察覺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主角合照集
{眾人鏡頭下的兩位主角}

「阿奔,我測試一下攝影機,來拍一段『厄夜叢林』吧!」亞鐵雄一邊拍、一邊倒退上階梯。

女主角現身 a>

哇!亞鐵雄你是在開玩笑嗎?這藉口真是不自然到了極點啊!可是根據阿奔事後表示,她當時還真的沒有產生任何懷疑...

「馬挖咧、馬挖咧merry go round...」

在久保田利伸「La La La love song」的歌聲中,阿奔第一眼看見的是我和阿德手上的「黑色塑膠袋?」;在阿奔站定之後,我和阿德將手上的海報翻面,用鮮紅螢光棒排成的幾個英文大字,很明確地告訴阿奔「某車的意圖」:Joanne,Marry Me La!

與海報的初會

酒諳美里米拉
{酒諳,美里米拉!}

說到這張用黑色塑膠袋為底的海報,不得不特別提一下:原本小車的構想是要在地上用蠟燭排出相同的字樣,在點點燭光中進行求婚;但是考量到海邊山上的風勢不穩、屆時一定會出現蠟燭難以點燃而導致幹聲連連;是故因時制宜、改用紅色的螢光棒配上黑色膠底來呈現,效果實在很不錯。

面對這麼浪漫的場景,阿奔不僅沒有哭、還在笑、甚至還企圖搞笑。嘿嘿,這跟我們事前的預料是一模一樣啊!我和阿德接著進行下一動:將海報放在阿奔面前的地上,讓原本被海報遮住的小車、穿著全套的西裝、手中捧著一束玫瑰花,出現在阿奔面前;小車先將玫瑰獻給阿奔、接著以高跪姿跪在阿奔的面前。

請妳嫁給我
{跪了跪了跪了!}

阿奔總算是被小車的盛裝給嚇到了,而小車的求婚內容也終究是想出來了;不過,我猜他其實也不是用「想」的,而是直接把他對阿奔的感謝、感覺、感情很誠懇地說出來;就像全天下的情侶一樣,生活裡有歡笑、也有艱難,小車很感謝阿奔這十一年來的陪伴,也希望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可以繼續擁有阿奔的陪伴,不免俗地,最後一句當然是:「妳願意嫁給我嗎?」

「嗯...這戒指的鑽石怎麼有點小?」阿奔在一剎那的驚喜過後、馬上就恢復成往日愛跟小車搞笑的個性。在大家的慫恿之下,阿奔大聲的一句「我願意!」、好朋友們的歡呼與掌聲,彌補了地面火樹銀花的施放lag。

這鑽石有點小
{有點小喔...}

終於,在火樹銀花的背景下,小車和阿奔為彼此戴上了戒指;轟然「碰」地一聲迴響在芥菜種會營地的面海山谷裡、高空煙火順利地施放在天空裡、迸出美麗的火花。(根據施放的工作人員表示,沒料到高空煙火威力這麼強大,點燃的一瞬間好像買到了土製的大砲!)

火樹銀花

高空煙火

很懾人

蘿小塔的肥星星
{蘿小塔同場加演:神來一棒、肥星星!超讚}

大合照

求婚的儀式,就這麼簡單、但卻無比隆重的結束了,準新娘阿奔沒哭,倒是蘿小塔和ppeeii哭得兮哩嘩拉的;秀惠拿著攝影機的手不敢晃動,就這麼定在那兒眼睜睜看著蚊子吸血吸到飽,這真是一幕幕「血淚交織」的動人場景。求婚儀式結束後的晚餐選在基隆「昶帝嶺」餐廳,滿桌的豐盛好料、精緻擺盤,就彷彿小車、阿奔預先舉辦的訂婚喜宴。環繞在身邊的都是好朋友、而我們也很高興能夠參與他們的快樂與幸福。

大餐
{超豐盛的昶帝嶺大餐}

第二天的馬拉松接力賽,大家完全抱著「為健康快樂而跑」的娛樂心態在參加;當第一棒「青春的肉體:一棒棠」跑完交接給第二棒書華時,我們已經在三百多個報名隊伍中名列倒數第四了(這真是太超過了!)這樣後面的幾棒是要怎麼追呢?阿德的比喻很恰當:「這就好比棒球賽打到了七局下半、對手9:0領先、輪到對手進攻,無人出局、滿壘、沒有好球三壞球,然後派我上場去救援一樣!」結局的確和阿德預測得非常相似:由於大會的規定,在上午11:10分之後還未交棒給第八棒者,就取消比賽。悲情的布魯克林78人隊就在第七棒阿德跑到一半的時候,慘遭「Called Game:提前結束比賽」!身為遭到Call Game的跑者,阿德顯然身心靈全面受到嚴重創傷。

帆布鞋
{阿德穿帆布鞋跑馬拉松,以為這樣很時尚嗎?各位再看看旁邊那位的肌肉...嘖嘖!}

領先集團
{鳴槍前,「青春的肉體」一棒棠還卡在最前面喔!接著就...}

Called Game三人組
{Called Game三人組,左起:沒跑到的八棒鐵雄弟、五棒亞鐵雄、被Call Game的七棒阿德}

Called Game
{充滿悔恨與屈辱的「第一次出賽就Called Game」!}(為何有人嘻皮笑臉?)

反正是跑身體健康的,下午78人們拋開懊悔、往嗑有名的金山鴨肉解悶澆愁,在經過與「打死不退、硬是不讓」的胖媽媽瘋狂搶菜、之後還得端著辛苦搶來的菜餚穿越重重人潮之後,大家終於能夠飽餐一頓。人生還是充滿快樂、未來依舊充滿希望!

金山鴨肉.jpg
{每道菜都「奪」來不易的「金山鴨肉」}(感謝準新娘阿奔在食物掃盤前搶救下珍貴的畫面)

小車、阿奔,在好朋友的包圍與祝福之下,願你們永遠幸福快樂囉!快點生個聰明小子,讓等候已久、不禁手癢的叔叔伯伯們好好調教、調教吧!



照片來源:ppeeii、阿奔、蘿小塔、秀惠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