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S-甜蜜誌.png

從去年六月開始,一直到今天,我歷經了人生最密集也最猛烈的「紅包大轟炸」階段;仔細地數了一下喜帖信封,在過去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我收到了18張喜帖,出席了其中16場,其中無法出席的兩場,是因為兩對新人分別選再同一天、同一個時段進行喜宴;即使人沒到、我的賀禮依然託人送達,因此算一算...算了,還是不要算比較好,天曉得這一筆筆「帖海深愁」,會不會有那回收的一天...

會形成「紅包大轟炸」,其實只代表一件事情:適婚年齡到了。因此在這段時間裡步入禮堂的不再是辦公室同事、遠房親戚、或是其他因為工作上認識的點頭之交,而是一對又一對的老朋友、老同學。人們口中的老同學有時候是多年未曾謀面的那一種,但我的老同學們幾乎個個都是從校園時代持續連絡至今的那種「老」法,彼此的交情就像爛香蕉一樣:熟透了、都糊了,參加他們的喜宴,心裡頭的感觸,與參加一般喜宴是迥然不同的深刻和刺激。在這一群老朋友喜宴中、最爛的那根香蕉,就是小車。

我和小車從國小三年級開始就是同班同學了,但我並不是從三年級才開始認識他,打從一進三光國小...不,甚至是還沒入學之前,我就聽過小車遠播的名號了。我有一位「姑媽」,就任教在我們要就讀的國小裡,她說就在我家附近不遠的三重國中旁,有一個非常聰明的小孩今年也要入學...我就是從如此的轉述首次聽見小車的名字。我那位姑媽是一位以嚴格出名的老師,我從小就對她有點害怕,所以聽見她這麼稱讚一個「甚至還沒入學」的小孩,實在是讓我印象深刻。

抓螞蟻搞科展
【為了搞科展,和小車一起抓螞蟻】

事實證明小車的確是猛、的確是行!從一年級開始,他就因為參加各類學藝競賽而開始「聞名」(真的是『聞名』,因為當時學校會用廣播召喚得獎的小朋友先做準備),之後小車更是接連當選班際的模範生。三年級之後和小車同班,小車的優異表現和優秀成績更是有目共睹,更可惡的是他不只功課上是個好孩子,在升上五年級、開始接觸國樂之後,他連拉二胡都是第一名!那時候老師有集點制度,凡是表現得好的人,可以靠集點來換獎品;印象中我換過最大的獎品,也只有鉛筆盒而已,但是小車可以換到籃球、甚至還換到一把二胡帶回家。

批踢踢的鄉民們說:「丁丁是個人才!」我說不對:「小車才是個人才!」

小學畢業,小車是首批上台、拿到『縣長獎』畢業的好學生,而我只拿到了『市民代表會主席獎』。這種獎是稱謂越長就越遜,看看人家縣長獎,是多麼簡潔有力又帥氣!

升上國中之後,雖然我們都一樣選擇跨區就讀、天天過河去上學,不過我們選了不同的學校去就讀,因此國中那三年,除了一兩次在路上偶遇,基本上是沒有交集的;其實小學時代的交情,很容易因為沒有繼續維持就這麼失去聯繫了,但在經歷高中聯考之後,我和小車又同校了。

同校也就罷了,一個小高一,人生地不熟的,哪裡知道老同學在哪一班、哪一個角落。某一天中午,在聽完學長們逐班進行的「社團招生」之後,我決定選個社團來參加。雖然我國中時參加的是學校軍樂隊、吹的是小喇叭,可是在聽完學長們嚴苛的「樂隊標準」之後,我就決定先去國樂社看看。

國樂社這種一般人不會在第一時間產生興趣的團體,果然是門口羅雀(不過看起來比隔壁的劍道社好一點...),社辦裡也只有寥寥數人,有的在拉琴、有的在看漫畫吃便當(!?),接待我的學長(我還記得是中平)照慣例先問我對什麼樂器有興趣,當知道我小學時代學過一年的胡琴,就把我扔給當時的擦弦組長展哥,展哥先給我一把琴,要我坐下先試拉,一邊跟我說:「今天運氣真好,來了兩個學過的,你隔壁這一位也是學弟喔!」我這才轉頭、嚇了一跳:「原來是小車啊!」沒想到才開學沒幾天,我們就又在國樂社遇上了。之後三年,我們因為國樂社的關係同甘共苦,這時候累積的交情,和國小那時的感覺又完全不同了。

1995小車.jpg
【1995年的小車】

一樣是聯招考試,大學聯考的結果和高中聯考時變得完全不同,放榜之後我和大部分的高中朋友分道揚鑣;我開始過得渾渾噩噩,大家則是突飛猛進;幸好我沒有完全地自我封閉與墮落,這其實全靠大學時代認識的新朋友們不斷鞭打驅策,當然,也多虧了過去高中時代認識的朋友,始終沒有忘記我、還是不斷地寫信、保持聯絡。

也因為如此,在風風雨雨的大學四年過後,一群交情即將突破十年的老朋友,才又重新熱絡了起來,而且以這群老朋友為中心,大家開始把家眷陸續帶進來、聲勢浩大。我在這個時候,才認識阿奔。

阿奔是個很厲害的女孩子,因為小學之後的移民經歷,讓她會說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但這還不算什麼,她是傳說中的「人型語音翻譯機」,會說六國語言,剛認識她的時候,真的是全心充滿敬畏之意。

車奔神仙眷侶
【一開始對小車阿奔這對情侶的印象】

不過她根本沒啥好畏的,阿奔太有趣了!我們很快地就與阿奔熟起來,她和小車在一起,真的是給人一種「天生一對」的感覺。他們兩人都很優秀,但是都沒有架子;都很有頭腦、有自己的想法,但他們也會溝通、或是因為想法撞擊而產生更有意思的火花。

車奔俗辣抽菸
【小車阿奔這對情侶的真相】

小車和阿奔兩人一路走來十二年,這實在不是一段很短的日子;阿奔有句話說得很有趣:「早知道始終是要嫁給他,那不如一開始就嫁了,現在小孩子都12歲了!」這真的很有意思啊,沒有經過這十二年來的培養,兩個人又怎麼敢輕易承諾?但彼此過了十二年還能讓阿奔如此有感而發,那表示兩個人之間還真的是「始終如一」啊。面對情人交往的感情,我常說「莫忘初衷」來提醒情人們不要忘記最初的感動,但是當兩人「始終如一」的時候,「初衷」就是「始終之衷」,自然也就沒什麼好「莫忘」的了。

因為與小車的長久交情,還有阿奔的一見如故,使得他倆的婚禮對我來說,更像是一個具有象徵性、記錄了眾人情誼的「里程碑」;兩人的結婚日,也更像是一個「紀念日」、一個紀念我們之間因種種緣份而相聚的友誼、一個不只屬於他們倆、也屬於每個人的「車奔節」!2009年3月7日「車奔節」之所以難忘,是難忘過去的點點滴滴、歷久彌新、始終如一;將來的「車奔節」更將充滿期待:期待到車奔的新家地板上滾來滾去、期待小車奔們的誕生、期待更多有趣的活動...

親愛的小車、阿奔,祝你們永遠幸福快樂、OK的啦!

車奔復古搖滾.JPG
小車與阿奔的婚禮照片


【小車、阿奔的婚禮MV】(製作人︰珍妮老佛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