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補完習回到家,在吃晚餐的時候,隨意的轉著電視台...忽然看到公視的頻道中,一個由蔡康永主持的節目,叫做『週二不讀書』,請到了兩位特別來賓,一個是王小隸、一個是侯文詠。一看就知道,今天討論的,是『大醫院.小醫師』;他既是一本書,也是一部電視劇。

書我很早以前就看過了,當初只是覺得這本書寫得很有趣,體會不到太多的辛酸或感動。一直到前幾年王小隸導演把它拍成了電視劇,才又引起我的注意;媒體還稱這部戲是『開台灣偶像劇之先河』。你們有看過這部電視劇嗎?假如這算是偶像劇,那麼或許這是全台灣最有內涵的偶像劇吧。

我一直覺得醫學院的學生遭遇跟法律系的很像。都是在自己的夢想與現實中掙扎著,比起一般人,總有著一副更像唐吉軻德的形象:不斷想要拯救些什麼、評斷些什麼,卻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打擊。花了許多時間在書本上,卻往往迷失在自己的人生中...以為挑戰著時代的巨獸,但是事實上可能也不過是面對著一台現實環境中的風車或磨坊罷了...我們終究沒有成為勇者,反而淹沒在現實的洪流之中。

不管是想當個醫生或是當個司法官,『熱情』和『理想』我想絕對是決定能不能走到最後的一個重要因素。假如真的只是要賺錢,連賣鹽酥雞都還比較容易富有;假如只是要出名,加入政黨或是去出唱片可能都還快一些。

法官判生死,醫師救生死,兩件都是徘徊在人的生死之間的工作。憑什麼生死由法官來定,醫師靠什麼來救人?除了專業以外,我想,內心必然都還要有一些信念保留著。醫師以救人為己人,法律人就應該以公平正義為依歸。很天真吧?不過我到現在都還是這麼認為。

不過,其他人就不見得這麼想...有位好朋友曾對我說過:『當兵浪費了兩年、退伍之後還要面臨錄取率低得可憐的國家考試,彷彿陷入無止盡的考試地獄中,人生最精華的22~28歲就這樣因為錯誤或是無奈的制度浪費去了,假如考上了,豈不是要狠狠撈回來!?』乍聽之下很偏激吧?但是事實上又似乎很難辯駁...

還好,我覺得我的熱情、理想都還沒有遠離,我也不知道我還能對抗現實多久。立法院的工作經驗,讓我發現自己可以發現真實,但不見得能夠對抗真實;我們都還需要努力吧!我希望自己永遠都保有熱情和理想,也希望我的好朋友把撈油水的熱情轉到『公平正義』上面來!(阿德不要看別人,我就是在說你!)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