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開始要準備樓上裝修完畢後的搬家了,
我的東西是不多,但是很雜很亂。

我的抽屜裡面,裝的都不是筆記或文具;
而是從小到大各個階段,我覺得有紀念、收藏價值的東西。
像是職棒元年到現在的節目單、賽程表、職棒卡、
(甚至還有當年送職棒卡的芝蘭口香糖包裝盒)
高中三年、大學四年參加國樂團時所有演出的節目單、入場券...

不過垃圾也實在不少,
才剛開始整理,就已經整理出一大袋了。

在這一堆一堆的東西中,我翻到一個牛皮紙袋,
那是一個信封,封面上的收信人是『林三益』<--我爸。

『這好像是我拿來裝族譜的袋子吧?』

裡面的確是族譜,
將信封翻過面來,我才猛然想起來,這是什麼。

信封的背後,是一行一行的鉛筆字

我爸的字。

我幾乎已經忘記,有這一封『信』了。
我爸也很絕,有信紙不用,偏偏寫在信封上;
信封背面寫滿、寫不下了,
只好另外拿一張廢紙,繼續寫在背面。

其實我跟我爸在我國小、國中的時候,
可以說是『很有距離感』
或許是他想開創一些事業,所以總是忙到三更半夜才回家
而第二天早上我出門上學時,他也還沒起床。
我記得在我小時候,我爸很疼我;
只是上了小學、國中之後,忽然變得...陌生了。

我看看信後面的日期:『4月11日,凌晨5點50分。』
在這種時間寫信,我爸不是起得早,他是根本還沒睡...
『那麼晚到家,應該已經很累了吧?』
至於信裡面的內容,則是關於我課業的事情。

一個字一個字仔細的去讀
這封信,實在是當年差點考上三重商工的最佳證據
國二的我,成績總是在全班吊車尾
(所以我爸十分擔心)
除此之外,我還會拿零用錢去買漫畫書來看
(也就是所謂的少年快報)
也因此,我媽十分不爽,在我生日當天宣佈要斷掉我的零用錢...
(當時我簡直生不如死)
而在事後三天,我爸寫了這封信,
信裡面告訴我,
雖然他總是忙到很晚、很少看到我,
但是他都知道我最近功課很糟,要我努力一點;
最後還附上1000塊錢的生日紅包,算是小小摸了個頭...
(在那個一本少年快報只要35元的年代,這真是一筆財富!)

好個恩威並施!

根據信的內容去回想,
這封信是在我國二那年寫的。
所以是....1991.4.11...
在同年的6月,我爸就因為心肌梗塞走了。
所以,這一篇寫在牛皮紙信封上的鉛筆字
算是他留給我最後的訊息,只是在當時,我並不知道。

看著十三年前留下的鉛筆字,久違了的字跡,
忽然感覺,我媽真的很辛苦...
但是我平常總會對她大小聲,感到不耐煩
明知道這麼做很該死,但是事到臨頭卻還老是這樣

真的是應該要對父母好一點...
對我來說,後悔的感覺一次就夠了,不要重蹈覆轍
而對你們來說,應該都還來得及。

可惡,是沙子還是洋蔥 ~>"<~

**************************************************
圖片:八個月大的我,在中壢外婆老家,爸爸幫我拍攝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