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在留言板上教訓我的Irene學姊終於臨盆了。

國慶日凌晨Irene才跑上我的留言板來抱怨,哀嚎著小孩都沒有要出生的動靜、生活好無聊...等等(其實她是怕得要死),結果過了幾個小時就送進醫院待產去了!而且從早上開始陣痛,一直到晚上10點還無法自然生產,最後只能採取剖腹產的方式。(當然我照慣例嘲笑她白痛了一整天,順便還告誡她做人千萬不要太堅持~)

雙十節的晚上10點25分,B型天秤座的蔡小吉出生囉!

其實學姊和學長並還沒有給孩子取名字,小吉是她們自己私底下偷叫的暱稱。(好像是因為長輩們不喜歡的緣故,可是我覺得其實挺可愛的...)

這個禮拜天,我和幾位大學同學到診所探望學姊和小吉。說老實話,蔡小吉是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所遇見『最小』的『人類』;不論是就個子還是就年紀來說。

可是和其他的嬰兒相比,小吉算是很巨大了;才第七天、每餐就要喝120cc的牛奶、三小時喝一次、一天八餐...照這種速度繼續增加下去,蔡小吉很快就可以長得跟姚明一樣高了!真不愧是營養師之子;而仔細端詳之後發現,將來這傢伙一定是手長腳長的帥哥一枚。

其實對於『生小孩』這檔子事,我還真是一點概念都沒有。那是因為想生個小孩,老婆得先懷孕(最好是變成老婆之後再懷孕)、結婚前要先交女朋友、交女朋友前得先減胖、考上國考....etc.還有這麼多的『前行為』要完成,我哪有空去學習生小孩的知識啊!

總之,我是在看小吉當天,才學到『剖腹產』和『自然產』的差異。長期以來,我一直以為『剪開會陰幫助生產』就叫做剖腹產...好吧,我錯了。剖腹產是真的要在肚皮上劃一刀、讓小孩從母親的肚皮出生...也就是說,不管是採取哪種生產方式,女生都得挨那麼一刀。

唉唷,我的媽呀,那不是痛死了嗎!? >_<

這樣看起來,我真的是個非常孝順的孩子呢。想當年我出生的時候,早產了將近兩個月、體重不足2000g(根據我老爸的描述,剛出生的我也不過就比他的手掌大一點點而已)所以,我媽媽生我是非常方便的;什麼都不用剪、什麼都不用剖,我就乖乖地溜出來了。

出生的時候是很孝順,但是馬上就開始敗家。一個不足2000g的早產嬰兒想活下來是不容易的,在那個誓死反共的古早年代,大爺我足足睡了七天的保溫箱,凱吧?!

事實上,我的名字之所以筆劃如此簡單,其實也是因為我是早產兒的緣故;老爸怕我出生的時候腦袋還沒發育完全、智力有所障礙,所以就取了一個筆劃有夠簡單的名字,怕我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會輸在起跑點(後來我十分得意,當我把名字寫完,別人連姓都還沒寫好,國小被老師罰寫名字的時候還真的是掩不住心裡的興奮與雀躍!)稍後大家都發現早產對我的智力並沒有影響,影響到的是決定男人價值所在的"身高"(根據不成文的"男友身高標準表",我長期處於一種"全殘"的狀態...囧rz...);真的是千金難買早知道、萬般無奈想不到。

嗯,離題了。

探望小吉當天,Irene除了進行生產教學之外,也照慣例躺在病床上要學弟們伺候她,一邊還不忘告誡在場的每個男生:『以後老婆生產的時候,當老公的一定要在場,讓老婆可以緊緊握著你的手。』

我閃爍著天真的眼神問她:『是因為要給老婆心靈上強力的支持嗎?』

學姊用一種『你太嫩』的傷害性眼光瞄我,沒好氣的說:『那只是附加的原因而已啦!你想,我都痛得要死了,還會去管我握著的那雙手是誰的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功能取向』-分娩真的很痛;一痛,孕婦的手就想用力抓住些什麼,而最好握又不用客氣的,當然就是老公的手啊...』

哇!我真的太嫩了...不過,男生的確是不會理解那種生孩子的壓力和恐懼,尤其是第一胎。如果丈夫能夠陪在老婆身邊,用眼神、握手安慰妻子緊張的心情,那比事後燉再多的雞湯、買再多的補品都還要重要吧?

看到蔡小吉躺在他老爸的臂彎裡喝奶、他媽媽充滿母愛地看著他,眼前那一幕真的是很動人。身邊的朋友已經成家、生子,開始步入人生的另外一個階段,真的會讓人有一種又緊張、又失落、又羨慕的寂寞感...嘖,實在是五味雜陳。

***********************************************************
2004.11.01後記:
蔡小吉的名字取好了--叫做『蔡˙典˙廷』
聽說即將滿月的他有點小機車,只要放到床上就開始哭;
看來不只學長會有二頭肌,大概連學姊都要長二頭肌了。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