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推出『陽明山東西大縱走』的套裝行程,搭配拓碑活動,在十座東西向的代表性山頭上立了十根拓印木柱;只要蒐集到『陽明山東西大縱走活動』十個字的拓印,就能獲得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頒發的證書。
自從得知廖公滄海和珍妮佛小倆口已經完成第一本拓印後,我就一直拜託他們也帶我去見見世面。無奈日前因為廖公手賤、自釀足疾久久未癒,時至今日才有機會在廖氏賢伉儷的帶領下,展開我生平第一次的陽明山東西大縱走。

只是誰能料到,我的第一座山頭竟然是如此坎坷...

在山下陽光普照,沒想到才到了半山腰的文化大學就開始飄起綿綿細雨,我們帶著『這沒什麼~~』的心情前往今天的起點擎天崗,隨著雨滴越來越肥、降雨角度越來越斜,一路上嘴硬所累積的報應終於在停車那一剎那爆發出來了。

『Cow~~~這是什麼狀況,淒風苦雨啊!停車場一輛車都沒有!』
我和廖公同時發出哀嚎。

『我身上這件果然是風衣!只能擋風,現在全溼透了...』
我把風衣脫下,擰出一大把一大把的雨水...

『那還要上去嗎?』
大氣系畢業卻完全預報失準的珍妮佛顯然覺得這樣有點瘋。

『當然要啊!既然都已經來了...』

雨真的很大,我們全穿上了雨衣、頭上戴著安全帽...沒錯,就是騎機車戴的那種安全帽;一來風雨著實太大,雨衣上面的雨帽根本沒有作用,二來反正安全帽掛在車邊也是淋濕嘛,不如就戴在頭上。只是這個裝扮實在很怪異,尤其我還穿著短褲,小腿從雨衣下面露出來,這樣的裝備跟沒穿褲子的變態或是流浪漢實在是同一個模樣。

1.jpg

就這樣,我們戴著安全帽、穿著雨衣,頂著風雨,走在已經分不出到底是步道還是河道的擎天崗草原上,開始我的東西大縱走。

其實爬山的過程真的乏善可陳。因為過度的風雨,所以能見度超低,遠方的美景、平坦的草原都看不見,只看得見以幾乎水平角度向我們打來的雨,說真的,在當下真的會有種自己置身在海拔3000公尺以上高山、歷經大風大雪的錯覺。

不過事實上我們爬的是『竹嵩山』,是標定十座山中,最輕鬆、海拔最低的一座。但是肺活量只剩下五元硬幣大小的我,險些釀成台灣有史以來海拔最低的山難事件、氣喘兮兮地抵達拓碑處。也不知道是因為風雨太大的錯覺,還是運動後真的會『身體變好、頭腦變壯、考試都考一百分』,我忽然覺得把眼鏡拿下來後,四周景物無比清晰。

2.jpg

風雨太大的結果,連碑也印不了,還好這座山的路程實在不遠,以後再印就得了。

重頭戲在回程登場。我們在一個涼亭歇腳,廖公和珍妮佛打開背包,拿出防風爐、瓦斯罐、雞絲麵、鍋子、濃湯包、碗、筷子...再加上我身後這一罐他們倆千叮嚀萬交代的2500cc白開水。

斜風細雨,蘆海萬頃,雲霧浩邈,綠波輕搖,三個穿雨衣、戴安全帽的怪人,就在這麼詩情畫意的山中涼亭,煮起麵來了。

3.jpg

在歷經風吹雨打、渾身溼透之後,能在手上捧著一碗熱騰騰的雞絲麵,實在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捧著熱呼呼的碗、喝著雖然沒煮開但是已經很燙的湯、身上還穿著雨衣不敢脫下,靠在涼亭邊,望著外面的雨絲、蘆海、山嵐,以及因為積水頓成碧波萬頃的草原...忽然覺得我們真是三個過太爽的丐幫瘋子。

吃了麵、喝了湯,再來兩杯燒暖的濃茶,是不是很幸福呢?

雲霧飄,蘆葦搖,綠波襯青草,煙嵐漫山腰;
穿雨衣、安全帽,斜風細雨強登頂,臥雲喫茶自逍遙。

第一次的陽明山大縱走,應該算是失敗,還是成功咧?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