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bic利用職務上的福利,去申請了任職學校的教職員工宿舍,結果很幸運地就被她抽中了。Cubic在年底就要結婚了,她和潘先生間那一段轟轟烈烈、風風雨雨的愛情,這三年來大家都看在眼底,也都很高興最後的結局是美好的;想當然爾,這間抽中的教職員工宿舍將變成這對新婚小夫妻的新家,在歷經一個多月的整修之後,Cubic終於邀請大家到這間位在木柵山上的『愛的小窩』來作客。
新家看起來真的很舒服,也很寬敞,養三個小孩應該沒問題;由於一年前我家才剛整體大翻修完畢,所以基於某種制約,才一進門我就跑去『檢查』浴室的整修狀況,而且問東問西,搞得自己像是監工的工頭似的。稍微細數一下,買家具、裝修,隨隨便便就花了大概二十萬元,讓我在一旁邊算邊抖(內心OS:結婚好可怕…結婚好可怕…)

吃晚飯之前,Cubic帶著大家先去政大校園散步;走在忘生死的醉夢溪旁堤道上,聽著Cubic和大家討論『這附近有國小、國中、高中、大學,很適合小孩子成長』、『之後假如存了錢,要在這裡買房子』之類的話題,猛然覺得自己快要被青春遺棄了!包括自己在內,大家都開始面臨了下一個階段的人生,不管有伴沒伴都是一樣,我們不想跟著時間走,但是大家都被時間綁架了。眼看比我們小幾屆的學弟妹都已經『超車』成家,內心忽然感受到一股『長江後浪推前浪』的壓迫感,此刻很能體會那些『前浪』的徬徨與徘徊。

提到學弟妹,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我們是民國82年入學的,學號以『二』開頭,所以我們俗稱『二字頭』;而大家的交情則是以二字頭為中心點,向外擴及身為學長的一字頭,以及學弟妹的三字頭;而我們赫然發現,在這三屆裡,竟然只有一個學妹嫁人而已,而她和大家其實並不太熟!當我說出這個發現,大家開始互相指責對方就是害自己找不到幸福的元兇,相較於Cubic即將嫁人的幸福,現場還真是充滿哀怨的氣氛。(事實上Cubic好像一開始也跟大家比較沒有來往,難道這就是她為什麼還能找到幸福的原因嗎?!)

晚餐之後大家看著潘先生精心設計、當著所有人的面前捧著99朵玫瑰花、用口琴吹著『月亮代表我的心』的求婚DVD全紀錄,大家應該都覺得很窩心才是;雖然說看這種幸福的影片紀錄會讓我受傷很嚴重,但是為了『天邊兩顆星,代表情與義』,我硬是撐完了;當然,我是很感動的:又感動又受傷。

當晚的Cubic在老公與好朋友的環繞下,她幸不幸福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一直在忙著洗水果、切水果、倒飲料、整理我們弄亂的垃圾、放音樂、開電視,忙到大家都已經看不下去了;她這麼賢慧,那攤在沙發上的珍妮佛、阿芙拉、蘿瑞塔、珮老大這幾個人,相形之下不就顯得很...呃...慵懶嗎?

只不過我的思考馬上就跳到年底的婚禮去了,我希望Cubic到時候在給我們的喜帖上面加註『搖滾區』三個字,婚禮就是要很High才行啊!呀呼~~~搖咧搖咧!到時候拉著雙方家長一起High,一定很快樂!而根據專業伴娘阿芙拉、蘿瑞塔兩人的意思,聽說要讓來迎娶的新郎『永生難忘』,那麼到時候大家來個『裡應外合』,才能讓賓客『盡興而歸』啊!

大家說,『安吶,丟嗯丟啊????』


對了對了,妳們倆不是叫我幫忙想以後小孩的名字嗎?
生女兒的話,就叫她『潘娜』,好吧?帥得很喔!




2007年8月18日補記:潘小燁出生了!
相關的照片,請到潘小燁的出生紀錄來觀看!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