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早在意識到自己變胖到不像話的地步時,就很想藉著運動來嚐試彌補因為長久屈坐辦公桌前外加生活懶散所造成的這項『人身缺憾』;象徵性地打了幾次棒球、籃球,到最後連阿德都訝異於我的體能衰退速度之快。同為三重好子弟的小車見我這樣長久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就提議『何不開始來個夜跑運動呢?』,就在某個興之所至的晚上十一點,我開始在三重體育場展開漫長又艱苦的『Saving Fatty Joey - 搶救中尹小胖』行動,開跑當天,姑且讓我們仿效偉大的諾曼地登陸日,稱之為D day吧。
行動只持續到了D+3 day而已,我就開始偷懶;很難相信吧?才三天就開始摸魚,我的意志力已經淺薄到了一種境界,雖然我為自己找了個完美的理由:颱風來襲、風雨交加,這種情形要怎麼跑?但是在颱風過去之後,我的腦袋也彷彿風雨過後的藍天一般:遺忘無記…正所謂『肥胖依舊在,走路都會喘』,嗚呼。

不知道D+多少days之後,我在上個禮拜開始重新回到晚間的體育場,挨了珍妮佛臨行前的一頓罵,我決定或多或少應該開始認真一點改變自己,即使剛起步真的很難過、尤其是當肺只剩下五塊錢硬幣大小,還要求它們負擔一個胖子的重重喘息;對我雙腿的膝蓋也很抱歉,當身體負擔著常人七倍的代謝作用,雙腿不但要撐起全身的重量,還要跨步向前,其實真的是很嚴峻的考驗。明知道應該一路跑下去不要停下腳步,但是就是無法做到,跑跑停停,一開始挨完四圈操場,還以為自己活不下去了,一個人趴在體育場邊的草地上,像垂死的金魚一樣,大口呼吸…當時只能告訴自己:『不能倒、不能倒、昏倒在這裡會很難看...』。

和一個體育健將跑出長跑佳績相比,一個胖子撐完四圈操場而沒放棄,更應該被尊敬。

其實第二天就放棄了…不,其實我是效法當年八二三炮戰中共的『單打雙停』策略,決定『單跑雙不跑』…其實…好吧,我承認我沒辦法天天跑。

剛開始跑沒幾次,上個禮拜天就被小車、阿奔、蘿瑞塔給抓去跑二重疏洪道的自行車步道。大概是因為都夜跑,所以看見陽光覺得還真不習慣,從重新橋跑到中山橋下,來回也不過2.4km,我還是跑跑停停,龜速前進;看著小車阿奔的愛犬Kapi在前面衝鋒陷陣、來回穿梭、而且『抽空在路邊大便後,把餘屎留給我』的那種瞬間加速爆發力向前飛奔超過所有人……我無法思考,即使事後看到Kapi還是讓我覺得很慚愧,但是當下我只想把這段路撐完。

我當年入伍前的體力大概就跟現在一樣糟糕,但是在入伍短短一個月內,我變成一個跑三千公尺不需要停下腳步喘息的人,我回憶那時候的感覺,深深地覺得『跑步靠毅力』,什麼都不能想、不要想、也無法想,只要把腳步持續踏下去、身體保持前傾,就算肚子再大,我也可以抵達終點。

跑步是一種不需要與人互動的運動,但是卻是對自己本身最好的一種『協調』,當累的感覺產生,或是好像快撐不下去的時候,腦袋裡面是完全沒辦法思考的,剩下的只有最單純的呼吸反射動作,就連雙腿的移動,都已經不太有感受了,只知道自己好像在前進,看著腳下的路50m、30m、10m、5m、1m…的縮短,知道終點在哪邊的感覺,其實很好。

這幾天我還有在跑,不知道能持續多久,其實也還感受不太到體能或是身材上的變化,但是跑步之後回家癱在浴缸裡洗個熱水澡的感覺,怎一個爽字了得!當然,心裡面還是難免會浮現出『人活得好好的,幹麻吃苦』這一句千古佳言…

如果以後在運動場遇到奮力活動、賣命前進的胖子,請不要吝惜妳的鼓勵,我們也是需要愛的。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