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前好朋友Cubic和Steve的那場婚禮,讓我忍不住要用『慘烈』來做結語。事實上整場婚禮都很順利,一對新人從頭到尾都洋溢著幸福喜悅的笑容,在眾多親朋好友的包圍祝福下順利完成終身大事;餐廳沒有空桌、紅包沒有少收,其實是很幸福、圓滿、美好的才對,為什麼慘烈呢?
因為好戲總是壓軸的;宴客結束,新郎暗爽順利娶到了新娘、新娘遐想晚上幸福的洞房,手牽著手要回新房休息時,一列如狼似虎的『超級好朋友』們會列隊在新房外,用一種『大老虎看到小綿羊』的眼神,毫無人性卻帶著微笑地歡迎新人的歸來。假如新人們夠機警,進了門就把這群豺狼虎豹鎖在門口,那麼洞房花燭夜自然是『笑語盈盈一堂春,滿室氤氳樂忘魂』;但是通常新人們都會在整日的辛苦之後,一時不察,好心讓這群算計已久還目露兇光的好朋友們魚貫跟著進入新房『參觀』......門只要鎖上,一切都來不及了,經過差不多五柱香左右的時間,『好朋友們』會帶著滿意的笑容、舔舔嗜血的嘴角離開戰場,而經過慘烈的『鬧洞房』洗禮還能倖存下來的新郎新娘,當下大概除了原有的幸福美滿之外,還會在心裡升起一股『劫後餘生、患難相隨、同生共死』的覺悟吧!

由於大家以前都沒有鬧洞房的經驗,所以看到Cubic和Steve兩個人躺在床上任由『鬧洞房主持人』的擺佈時,身處搖滾區的我們都看傻了眼,有種『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的聞道喜樂;而看到後來,就連一向勇猛頑強的我們都快抵擋不了,『鬧洞房』真的是把新郎新娘、以及所有賓客最原始的獸性都引發出來的一種舉動啊!

還記得Cubic和Steve當天接受的第一項考驗,是『將思美洛Ice倒進保險套中,然後彼此以交杯酒的姿勢一飲而盡』...噁...保險套不是油油的嘛?即使沒用過我也看過,所以我可以想像那『包』酒的味道,當真是......噁......充滿胡搞、惡整、性暗示的喧鬧活動,而這還只是開場而已。當下我才猛然驚覺,『性暗示與性教學』會不會就是『鬧洞房』在傳統保守社會中,一種以『傳統習俗』的方式保留下來,不言而喻、充滿教學意義的一種傳授呢?

他們的第二項考驗,是把一顆剝了皮的橘子,從Steve左邊褲管塞進去,之後要Cubic在大家的注視之下,把橘子從右邊褲管拿出來。這個遊戲想也知道,最精采的部分就是在賽道上的橘子要經過『U turn』的部分;這時新郎不知道是醉了還是怎麼的,不斷地隨著橘子的前進而露出『奇怪的笑容和笑聲』;Cubic更絕,整個人站起來像按摩女郎一樣『用腳踩』。大家可以想像一下橘子的位置、Steve的笑容、Cubic的動作......我好像只在周星馳的電影裡面看過這一幕啊!

橘子不管再怎麼努力,還是無法通過U turn進入最後直線加速賽道,這時只見Cubic蹲了下來,以一種『比華西街殺蛇』還要迅速、俐落的手法,把Steve的褲腰帶解開、拉掉、鬆開。和Cubic至少有十年以上交情的我們好像看到了紅海分開似的:『這不是Cubic!這不是Cubic!』,但是那的確就是Cubic......站在我身邊的亞鐵雄和吳排完全血脈賁張、不斷地拍著旁邊的門板叫好,門都快被他們兩個拆掉了,Loretta幾度就要看不下去想要奪門而出,就連平日言語大膽的珍妮佛都數度掩面驚呼、然後從指縫中偷瞄。

在橘子賣力前進的過程中,不斷聽到Cubic在說:『真糟糕,橘子都破了、濕濕的...』。可是當無辜的橘子終於從右側褲管重見天日時,卻是完好如初的!?那麼到底......???這件事直到今天我們也無法想出一個『可以公開的解釋』。

在『鬧洞房主持人』的帶領下,更多慘絕人寰的惡整一項一項地進行下去:『做出10種可能受孕的姿勢』、『新郎新娘身上各取出十件物品』、『新郎之冰火五重天』...等等,光是聽到名稱就能大略想像內容有多殘忍。鬧洞房結束的最後一刻,Steve和Cubic是全身赤裸地被大家包在棉被裡面,給抬到套房客廳的地板上去(假如不是套房門太小,其實大家是想把他們扛到電梯門口才放下的);而關於『受孕姿勢』的部分,由於太驚爆了,直到昨天都還被大家提出來熱烈討論、交換意見、教學相長;從『老漢推車』聊到『火車便當』,到最後連十分應景的『聖誕老公公推麋鹿』都出現了...真是長知識的一個夜晚。而每當想起鬧洞房主持人當天語重心長但是經驗十足的說:『有些姿勢並不是翻過來就可以算第二種的...』以及芳書學弟魄力十足的大喊:『棉被是純聊天時才會蓋的!你們兩個把棉被給我拿開!』,更是讓人低迴不已,久久不能自己。

當天離開飯店時天色已暗,下著點小雨,大家在涼爽風雨的吹拂下,稍微從剛剛的激情中解放開來。亞先生看著接到新娘捧花的珍妮佛,臉上有點擔心,我忽然很能體會他的擔憂,拍拍他的肩膀,心裡有點沉重地對他說......



『你說,等你們倆結婚,我們該怎麼玩才好啊?』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