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了在潘氏夫婦在木柵甜蜜新房所舉辦的火鍋宴會,騎著我的愛駒奔馳在木新路和興隆路上要回三重,忽然間『不良情侶二人組』亞先生與珍小姐(珍小姐手上還拿著機車大鎖在鬼叫)從我的機車旁超車而過,隱約還傳來兩個人很囂張的訕笑聲。
『有沒有搞錯?是我騎得太慢還是他們騎得太快?』轉眼間他們兩個人都快看不見了。

坐在我愛駒後座,喝了不少白葡萄酒、一整個晚上持續呈現可愛微笑狀態的Loretta忽然輕輕地、悠悠地說:『為什麼...我們總是只能看著人家的尾燈呢?』

尾燈
尾燈...
尾燈......
尾燈.........
尾燈............

『啪!』頭腦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斷裂了,是理智嗎?

『妳說什麼?身為"三重好子弟、台北好兒郎"的我是無法假裝沒聽見這句話的啊!!!!!』

當然要暴走!二話不說,時速90km追上去,在抵達羅斯福路前,兩台機車上的四名不良中年像是一邊慶祝2006元旦、一邊為了抓住青春尾巴最末端似的開始極速狂飆,飆到讓我幾乎忘記Loretta還坐在後座,而Loretta也已經因為酒醉加上太high而忘記自己還在我車上;『兩兩相忘』的結果,就是我只顧著拼命追車,而Loretta則是藉著酒意不斷對著不良情侶二人組揮手挑釁。

一路上就在『我拿機車大鎖鎖亞先生的車輪、亞先生拔我的車鑰匙丟向對面快車道』的僵持下,大家總算是活著抵達羅斯福路,目送亞先生珍小姐囂張的身影轉向離開。直到機車抵達中正紀念堂前,Loretta似乎還在為了剛剛自己只用一句話就造成如此龐大的驚人效果而感到滿意極了。

『妳很得意是吧?』久久沒有破表飆車的我雙手還在微微發抖

『呵呵,是啊,我覺得還滿好玩的嘛。』Loretta用天真無邪的語氣、純潔可愛的笑容、神智不太清醒地回答我的問題。

『那句話,以後不可以再講了......』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