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的歲月』,是1990年拍攝的電影;內容描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架名為『曼菲斯美女號-Memphis Belle』的B-17型轟炸機,十個年輕士兵,要在完成第二十五趟的任務之後光榮退役。在當年美國陸軍航空軍(USAAF,United State Army Air Force 另有人提到USAAC (United State Army Air Corps)這是1941年4月擴編前的名稱)的刻意包裝及媒體塑造之下,他們成為二次世界大戰最激勵人心的的空中傳奇。

電影很好看,尤其是拍攝之時早在1990年,整體劇情、氣氛、場景的營造,以及一些視覺上的特效,以當年的技術程度來看,已經算是很不錯;最起碼這部電影在2004年的今天看起來,並不會有落伍的感覺。電影中的十位年輕主角在今日大部分都已經不知流落何方;其中飾演蓄著性感小鬍子的投彈手Val的Billy Zane,曾在1997年的鐵達尼號飾演蘿絲的未婚夫;而目前最有名的一位,應該就是飾演魔戒三部曲中『Sam』一角的Sean Austin,當年他是飾演一個滿嘴粗話、『孟菲斯美女號』上的機腹射手;片中由於機腹的炮塔常常卡住、無法順利轉動,最後還差點因為受到防空炮火襲擊而掉出飛機外的那個人就是他。


The trailer of 「The Memphis Belle」


除了電影本身之外,另一個吸引我之處,就是它的配樂。

這部片子的配樂風格和一般的戰爭片很不同,顯得很溫柔、很開闊。描寫的故事雖然是美國陸軍的飛行中隊,但是整張配樂的曲風走向其實是很『英倫』的。(曼菲斯美女號-Memphis Belle隸屬於當年駐紮在英國的美國陸軍航空軍轟炸機大隊)

配樂作曲者是George Fenton,其中有一段音樂是古老的聖歌、詩歌*『Amazing Grace』。這段音樂被大量地運用在演員之間,每當出任務時他們就會大聲歌唱這首歌;我從小到大雖然聽過很多遍,覺得曲調很熟悉,但是一直到最近才知道這首曲子的名稱。

此外,貫穿這整部電影的主旋律,則是改編自著名的英國民謠『Danny Boy』。我到網路上去找過原曲的mp3來聽,發現原曲和改編之後有一種完全不同的『情懷』,原本的曲風很難讓人想像可以使用在戰爭片當中,但是在這部電影中George Fenton辦到了。每一首配樂都是旋律優美,隨著音樂起伏,真的會有種『拉高機鼻衝向藍天』的感覺;和一般戰爭片相比,這部電影的配樂一點都不陽剛猛烈,反而呈現開闊的胸懷與熱情。

或許,這跟電影裡面描述的劇情有關吧,因為他們已經歷經24次的艱苦戰鬥,完成最後這一次,他們要回家了。

這部片子我在HBO上看過3遍,不過因為並不熱門、HBO不常播出,所以我是隔了滿久才看得到第二遍、第三遍。不過,每次看完之後,都是嘴巴一邊哼著主旋律、一邊回想劇情;雖然總是會覺得有點莫名其妙的哀愁,但是嘴角都是帶著微笑的。

戰爭當然是殘酷的,而且是集所有的殘酷於大成;在這殘酷的集合體中,唯一值得被讚頌的,就是弟兄們彼此照顧、情同手足、生死與共的經歷與過程;不管是『搶救雷恩大兵』或是『諾曼第大空降』,這些影片所要傳達的都是這個意念。

『英烈的歲月』;
我覺得十分經典的一部戰爭電影,及配樂。特此為記。




「The Memphis Belle」真實的故事

****************************************************************
附上在影片中,由其中一位機員誦讀的一段詩,
原詩是由知名的愛爾蘭詩人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所作。

I know that I shall meet my fate somewhere among the clouds above.
我將在雲之上,與命運之神相會。
Those that I fight I do not hate,
與我戰鬥之人,我不怨恨。
Those that I guard I do not love,
我所保護之人,我不貪愛。
Nor law, nor duty bade me fight,
我之戰鬥,不為法律、不為責任、
Nor public men, nor cheering crowds.
不為民眾、不為歡呼的掌聲。
A lonely impulse of some delight, drove to this tumult in the clouds.
一脈微微的喜悅,催著我直上雲霄。
I balance all brought all to mind,
雲海浮沉,往日歷歷在目,
The years to come seemed waste of breath,
未來的似已惘然,
A waste of breath the years behind.
過去的已如塵煙。
In balance with this life, this death.
生死乃一線之隔。

--by William Butler Yeats


* 這一首歌,就是在另一部電影<超級王牌>中,梅爾吉伯遜和警長唱錯同一個地方、結果露出馬腳、被茱蒂福斯特識破他們父子關係的那一首曲子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