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新加坡是個鼻屎般大小的國家,那麼台灣大概也不過就是營養不良的狀況下拉出來的屎而已,沒什麼好驕傲的。

現在『LP』在世界上的知名度,大概不會輸給『LV』了吧!

LP事件其實很單純:台灣的外交部長講錯話,發言有失國體、措詞明顯失當,理當鄭重致歉、甚至下臺以示負責。即便是在私底下的場合,但是只要身居部長要職,都應該處處留心、謹慎。何況是以外交部長的身分發表『對某個國家的意見』?

我實在無法理解,到底有什麼理由可以讓一個國家的外交部長在發表了這麼嚴重的『國際粗話』之後,還上至總統、下至南、北社等社會社團成員皆洋洋自得、自以為帥氣?甚至還高聲倡導『Lam-Pa』代表了台語之美!?

該死的政客!

承認自己的錯誤並且誠心致歉,有這麼困難嗎?如果在上位者可以謾罵粗言只因為不喜歡某個國家的發言,那有有何立場可以禁止學生用三字經問候教學失敗的老師?這件事徹頭徹尾就不是什麼大是大非的議題,就只和個人的修養、品德有關。

不過整件事情演變下來,我認為這已經不只是『認不認錯』的問題,而是這些高官們表現出來的是一種『完全不認為自己有錯』的態度。這樣子其實更可怕,因為他們正打算為了化解面前的危機、或是達到自己的目的,要用很蠻橫、粗野的方式,扭曲大部分人的價值觀。沒有經過長期以來的歷史演變、或是經由民主表決來決定,而是利用執政的權力與地位、以職權之便高空喊話,意圖讓人們開始懷疑:『或許Lam Pa真的是很優美的台語也說不定...』

我還是很堅持,真正美麗的台語,應該是李鴻禧教授用來解釋憲法人權、是孫翠鳳在舞台上演出的悲歡離合、是葉啟田振奮人心的愛拼才會贏。任憑你們這些大官如何狡辯,我想我有自己的判斷力。

很多學長、朋友都選擇移民海外或是旅外求學;因為他們都想逃離這個烏煙瘴氣的島。可是我不服氣,憑什麼少數敗類在破壞這座美麗的島,卻是佔大多數的菁英要離開?能出海去的你們,是為了他日學成歸來,還是永遠不想回頭?難道說大家連反抗、爭取、改變的勇氣都沒有了?我當然知道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但是如果你們都肯回家,力量不就變大了嗎...?

我認為,知識分子更應該為現在這種狀況肩負起一定的責任。請告訴我,在放棄之前,你做了些什麼?別說自己無法改變任何事實,因為你根本就還沒開始去嘗試改變。

LP-->Lam Pa (我的發音標準嗎?)
PS-->Pee Sai (台語真是微妙)

***********************************************************
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大家看過吧?
根據我細心地研究與觀察、然後大膽地假設與推理,
大衛左手的動作,其實是正要把Pee Sai給彈開;
至於LP嘛,我就不多做解釋了,因為很明顯...

所以,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的確是最適合用來闡述PS和LP的,
而米開朗基羅早在文藝復興時期,就預料到了台灣這場LP風波...

我看我都可以開始寫一本『米開朗基羅密碼』了!!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