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2 Duster
【M42防空砲車(M42 Duster)】

回顧以前的文章,我發現其實自己很少提到以前當兵的事情,但是最近接二連三地在部隊裡面發生了『重大危安事件』(這是軍方的官方用語):馬祖彈庫爆炸、戰車暴衝、聯勤中心藥棉爆炸…等等,讓我突然想提筆寫寫在清泉崗那一年半軍旅生活所看到的一些事情。

因為戰車暴衝而殉職的那位孫吉祥連長所服役的『陸軍五八六旅』,就和我服役的五八砲指部屬於同一個軍團的管轄,而事情發生當天孫連長正是負責要指揮部隊將裝甲車開上板車,從台中大雅營區移防到后里營區(后里營區就是我當兵時最常去洽公的營區,當年五八砲指部就設在那裡)當年五八六旅也派了轄下的部隊來協防五八砲指部,所以在后里營區常常可以看見五八六旅的戰車,對他們並不陌生。

十軍團是佈防在台灣中部的軍團。從台灣地理位置來看,中部地區是距離中國最近的區域(以戰機距離來說,中國戰機起飛之後大概只要5~7分鐘就可以越過台海中線並且準備攻擊)所以中部地區的軍事單位在任務上是很吃重的。以我那個連隊為例,只要一接到來自基地塔台的『中共軍機越線』警告,在三分鐘之內我們必須戴上鋼盔、紮S腰帶、水壺、刺刀、防毒面具,開軍械室取槍、手上拿著DS2(一種噴灑式的化學解毒劑),然後衝上砲車去發動砲車、升起砲管。這種看起來似乎很無聊的動作叫做『跑戰備』,在其他單位或許一兩個月才跑那麼一次,但在我們連上則是每天都有兩個班隨時待命、每個禮拜至少都會玩上幾次的『整體營區安全防衛演練』。輪值戰備期間,迷彩服的袖子是不能捲到手臂上去的(我國陸軍迷彩服的設計是可以摺作短袖穿著的);但是因為連上擔任「全年戰備」,所以我們幾乎沒有捲過袖子,縱使頂著夏天3、40度的高溫,始終維持長袖狀態。在當時其實自己並不覺得特別辛苦,只不過在退伍後和其他服役的朋友相比才發現,自己好像真的曾經「精實」過。

縱然精神上、體力上都相當精實,但是在裝備上的嚴重落後,卻足以讓我們從堪稱(自認為)優雅的『陸軍空戰隊』退化成『開著上面有兩根鐵管的犁田機、動不動就卡在田埂上當活靶』。

陪伴我一年半的『M42-Duster』防空砲車,在我來看實在是有夠落伍的裝備。這本來是一款設計在韓戰中打次音速噴射機、低空轟炸機或是直升機的雙管火砲,它的射程不遠、命中率不高(得靠飛機自己來撞我們打出去的砲彈)、維修困難(因為當時裝備並沒有模組化);想想這款車當年即使用來打螺旋槳飛機都不見得打得到了,何況是中國的蘇愷二十七?原本在新訓中心大抽時抽中砲科、當下還興奮著認為自己可以不用去很操很累的裝甲科,誰知那顆快樂的心在永康砲校首度見到M42的那一剎那,便忽然間沉到谷底:『搞什麼啊!把砲放在戰車底盤上...這下子不但砲操逃不掉,還要伺候戰車啊!』(這就叫做雙管齊下嗎?)

這些歐吉桑等級的砲車,其實是非常危險的凶器;但是威脅的對象不是敵人,而是我們自己。一台將近50年前出廠的砲車,要在歷經戰火之後送到台灣來還得堪用,其實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我曾經上網去搜尋相關的M42資料,發現這些車輛在美國都已經被捐給公園當展示了...全世界大概只剩我們偉大的國軍還抱著懷古的風情,讓這些砲車堅守在最前方的火線上。

因為老舊,所以砲車不受控制、暴衝、履帶脫落、氣缸爆炸...等情況可以說是難免的,大家只是戰戰兢兢地在等『什麼時候發生』而已。我親眼目擊最恐怖的一次,是某次砲車維修,連長、副連長、排長、排副、砲長、裝備負責人、履車保修士等人都擠在砲車上面觀察引擎的發動狀況,當駕駛開始踩油門、發動砲車的同時,忽然傳出一陣連我這外行人都知道不對的『嘎吱』聲音,就在下一秒,引擎爆炸了。

火焰從鐵柵板下衝出來,一堆原本站在鐵柵板上的人全部跳車,只有跟我同梯的履保從砲塔裡拿起滅火器往前衝;我在旁邊那台砲車上,每個人都傻掉了。當大家回神之後將火撲滅,心裡面想的都是:『這樣子還沒死人,我們真好運…』

這件事情後來被壓下來了,大家都很團結地配合,因為我們知道,只要這件事情傳到上面去,到時候我們連上一定是『梅花滿天下、星星堆滿天』(也不知道是我們太紅還是太黑,即使這類的事件沒有爆發,但是在我退伍之前短短半年內,就有空軍總司令、陸軍總司令到我們連上來視察、發紅包;看著眼前零零總總加起來10幾顆星星、30幾朵梅花在連上跑進跑出,心頭其實五味雜陳)

隔壁的一連就沒這麼幸運了。(我在二連服役)

原本駐紮在后里營區的一連,因為要下屏東的三軍聯訓基地訓練,所以要進行整個連的移防(與這次五八六旅的移防情形類似);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將砲車開上拖板車』。

幾乎是和這一次孫吉祥連長發生事情一模一樣的狀況:當時的一連連長也是站在拖板車上,指揮開著砲車的上士士官長,要將砲車開上去;根據我們連上去支援的士官回來描述:『那根本是一瞬間的事情』,砲車猛地衝了上去,一連連長當場不見蹤影。

那位一連連長比起這次孫吉祥連長,真的是幸運太多了;他在被撞到的那一剎那把身體往後摔,所以整個人被那股力道撞下拖板車(腿還掛在拖板車上);即使如此他的腿是還是直接受到撞擊、造成了腿部粉碎性、開放性的骨折。

一連連長撿回了一條命,雖然他後來轉任了幕僚職,但是在正要開始在實兵單位衝刺、累積功績的階段就被迫轉向,他的軍旅生涯大概也將因此大為受限;即使大家對那位一連連長的風評並不好,但也覺得他這樣的結局實在是不勝唏噓。

在兩次意外中,分別是由中士、上士士官長駕車的;但是事實上,中士以上的士官是不開炮車的;連上開炮車的都是砲長或履車保修士;但是一到移防、演習這類的活動,長官都在旁邊看,堅持『必須根據國軍規定』,結果平日不曾開過炮車的這些中士、上士,卻必須負責讓所有的砲車安全上拖板車,心理壓力真不知有多大。雖然說也可能是這些士官平日偷懶的緣故(他們可能本來就得會開裝甲車的)但是有時候『讓真的會開的人來開』,或許還是比較安全些;檯面上的官樣文章,是換不回一條人命、或是一個人的前程的。

而該怪誰呢?還是要怪國防部的偉大『精實案』吧。

嚴格說起來,我們連上是沒有人受過戰車駕駛訓的。

為什麼呢?
Avenger
【刺針地對空飛彈車載系統︰復仇者(Avenger)】

因為根據『精實案』,我們應該從原本的『M42防空砲連隊』升級成『復仇者飛彈連隊』的;車裝復仇者飛彈是架在悍馬車上,所以只會有悍馬車駕駛、不會有戰車駕駛,自然而然不會派人去受戰車駕駛訓、或者是將有戰車駕駛執照的人送來我們連上。但是在還沒全面換裝前,我們只有裝甲車、砲車啊,該怎麼辦?演習來了、連隊要移防了、該怎麼辦?

當然就是發揮弟兄在外面開大卡車、挖土機的精神:硬上!(其實是硬著頭皮上...)

編裝與實際人員不符,就是這個樣子。

我是連上的政戰文書,戰鬥編制應該是『射擊手』,但是就連我都在連上『指揮』過砲車(就像孫連長那樣,站在履車右前方,以手勢指揮,得冒著戰車暴衝的危險)事實上我們全連由上到下大概有一半都駕駛過砲車;因為時間到了就是要將砲車就定位,而連上人手不足,雖然只是很簡單的開著砲車前進、後退、轉彎,但是如果根據偉大的國軍作業相關規定:『甲車啟動必須受過專業訓練的士官駕駛、並由部隊主官(連長、副連長、輔導長)進行指揮』,砲車常常要發動,去哪找齊這些人啊?

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邊,五年前發生,五年後又發生,或許將來還會發生。如果真的是在戰場上奮勇殺敵、為國捐軀倒也罷了,怕只怕類似的情況重複發生。『未戰先折將,臨敵不驅車』,一切只因為老舊又不堪用的設備不更新,或者是為了滿足官樣文章而忽略實際操作的安全,若此,豈不哀甚、惜哉?


附錄:紀念一下身為防空砲兵:陸軍空戰隊的光榮歲月,一起來聽這首「砲兵之歌」


「砲兵之歌」(電影「八二三炮戰」@1986)

轟、隆、轟、隆、轟隆砰碰砰!
九天之雷由我響,閃電之光由我發
堂堂巨砲滾滾風沙(畫面中少掉這句歌詞),鐵膽鋼筋保我中華

擦亮膛線、計算尺碼,瞄準方向、撞針一拉
千里決勝戰,大地開彈花
砲兵好兄弟,齊報就位,瞬發裝填與敵來搏殺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趴趴佺
  • 你好.二連的學長
    我是三連96到部的,跟你問個好
    不過後來戰駕訓只能士兵去,所以學弟我也是學長教開車的
    不過可能是裝校都開柴41D吧,那些小兵回來開汽油的42開得真的不怎樣
    反而從下士被學長老仔好好照顧的我們開起來比較順>///<
    后里防空營在102年解編了,直接由北部下來的復仇者營取代(貌似不是學長說的換裝啊)
    車子多給外島跟一丁點在砲校
  • 學弟好!痴長你幾歲,我就不客氣自稱學長啦! XD

    很高興因此遇見同營的弟兄啊!

    當年我們從砲校結訓之後和同梯一起下部隊,我有幾位當時很要好的朋友都分到你們三連去了,跟你們雖然實際距離不算遠 (當年我常要從清泉崗跑后里的群部洽公),但跟三連互動就是比較少~

    聽你這麼說,貌似所謂的「換裝」是整個單位一起處理的啊 XD
    我的學弟也有聽說類似的消息,就是位在清泉崗的二連解編了~ 搭配你的消息來看,也許是真的打散重練了...

    skyfire 於 2015/09/23 14:51 回覆

  • 路過的砲長
  • 你好啊,小弟是路過的,一樣不曾在網路上談過去當兵的事
    猶記起1995-96台灣海峽飛彈危機時,我在澎湖168師防砲連服役
    當時我們乘著LST登陸鑑,靠岸45運指部後上板車移防屏東東港
    在大鵬灣基地操課時,望著天空飛來攘往的運輸機,氣氛異常緊張詭譎
    戰備狀態升級至狀況三,所有砲車加滿油,沒有人能預期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
    所幸一切平安落幕,連隊以第一名成績結訓回防駐地
    我呢,從一個老百姓到二兵然後下士排附退伍
    自下部隊起便過著「滿百」、「第一」即是唯一標準的軍旅生活
    一段精彩充實(精實)的歲月
  • 學長好!學長服役的時候比起我們真是辛苦多了~

    1995那時候我已經是個高中生,所以對當時的社會氛圍多少還是能有感受(雖然比不上前線的軍人),只是這20年來台海少有這類讓人民直接有感的衝突,大家好像都沒了危機感...

    skyfire 於 2016/12/02 15:54 回覆

  • 訪客
  • 一連97-1軍械士
    話說當年下基地六台砲車動三台(奇怪滿編也只能動三台)
    測驗前一天練習,三台砲車第一輛拋錨,第三台漏油均無法移動
    中間那台卡住出不來,只好自轉繞出來
    規定五分鐘進陣地,拖十幾分鐘砲車還在喘。。
    裁判官氣到快中風。。。

    BUT 出基地本想過著待退人生,結果抽到國防部鑑測?!
    一個多月六台砲車都能動起來(驚喜!)
    測驗當天還動用其他軍團幫忙出駕駛,我們出衣服名條?!
    (還要躲在倉庫裡面不能被發現喔!)

    不過聽說二連吃得不錯,比在后里。。只有嘆器
  • 哈哈哈,當年後裡其他兄弟連中籤,我們連上就支援了不少人啊,最辛苦的是履保和駕駛,好像還支援了幾名砲長。

    二連伙食好大概是還沒搬家之前的事情,我下部隊時前半年是搭373裝步營的伙,雖然是陸軍伙食但其實不算差;可是後來搬了家,改搭空軍防砲的伙,也不曉得是被暗扣伙食費還是惡整我們,吃的飯菜之糟啊...曾經有營級還是群級的長官來視察也被午餐嚇到過,我印象中要退伍那一年的春節最誇張,當時連上留守的主官副連長一看到飯菜整個翻臉,要大家把打來的飯菜通通退回去,他自己掏腰包請大家吃飯。

    唉,那時才真正體會到「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無奈。后里(後來搬到圳堵)的其他兄弟連都覺得二連在空軍基地一定很爽,原本我們也是這樣認為,想說至少遠離其他營群部的長官,沒想到長官特愛來看我們,他們來也就算了,空軍的長官也特愛往我們這邊跑,陸軍老總和空軍老總都來過,根本應接不暇啊

    skyfire 於 2017/03/23 18:15 回覆

  • 訪客
  • 每天都有兩個班隨時待命、每個禮拜至少都會玩上幾次的『整體營區安全防衛演練』
    ------------------------
    我是覺得還好, 在外島的時候, 一個排要一門戰備砲, 天亮前一小時上戰備, 天黑後一小時下戰備, 因為連上人數不多的關係, 砲長還要去輪值安全士官
    緊急就砲位的動作, 幾乎每天都有, 24小時之內都可能發生, 三更半夜時, 一堆人穿內衣褲就砲位的比比階是, 那來的時間給你著裝, 上砲車, 發動副發電機, 砲管搖起來, 砲彈隨時上膛..
    當時, 砲車都是士官在開的, 駕駛只是一個編制, 給你, 又不一定會開車, 防砲連是沒有駕訓班的, 都是自訓, 所以基本上會開的都是砲校出來的
    以前在台灣上鐵皮去大鵬灣防砲基地也是我們士官在開的, 指揮一樣是士官, 軍官那會這個動作啊
  • 呃,在下只是一名義務役士兵啦,倘若身為士官或軍官,那指揮砲車自然都是家常便飯,只是當年連上真的人手不足,除了放假之外,白天還有一堆人洽公,自然是在場的通通要上了。

    外島戰備顯然是比我們還要精實啊,而且應該更貼近作戰狀況。如果是連在半夜都要跑5分鐘戰備,那可能真的會出現內衣褲上陣的狀況。(能全副武裝並且即時戰備一定都是穿好迷彩服、槍枝裝備都取好放旁邊的狀況了)

    skyfire 於 2017/04/25 11:1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