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縣市長、鄉鎮市長、縣市議員代表』的三合一選舉投票日,很高興選舉在今天結束了;高興的原因不是因為大家再一次的選賢與能來造福鄉里,而是比計程車還多的競選車輛、震耳欲聾的宣傳喇叭、漫天飛舞的文宣、插滿中央分隔島的競選旗幟、綁滿電杆的標語布條,在今天之後,都會暫時消失一陣子,等待下一次的選舉,再出現來荼毒我們的生活。(仔細想想,這跟"年獸"又有什麼分別呢?)

一位香港朋友在msn上跟我說:『我好想去台灣看選舉喔!』

『有什麼好看的!?很吵、很亂的』我當然是不以為然『再說,”偉大的祖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不是也有選舉嗎?』

『那不一樣啊,那些都是內定的,不是自己出來選、大家選出來的,完全不一樣…』

『喔…說得也是,台灣的選舉精采多了,大家都在拚老命、要把對手扯下來,而且什麼花招都有,假如從這個觀點來看的話,是還挺有意思的啦…』

其實我是在開玩笑,但這個玩笑有點心酸;台灣的選舉早已變成了政黨惡鬥的角力場、黑金問政的試金石,選舉不看政見、只看花招、誹聞、弊案、光碟,好似每個候選人不管人格、操守上都有大大的問題,『既然每個人都有問題,那我們非得從這些人選中去挑幾個比較沒有那麼爛的出來嗎?那我還不如選幾個比較帥、比較美的,以後他們打起架來、揪領帶撕衣服的,起碼還比較有看頭!』

候選人敷衍地競選、選舉人膚淺地投票,候選人端不出可饗之全民的牛肉盛宴,取而代之的是猶如幻想般不著邊際的天馬行空。這些年的選舉公報,內容每況愈下,可以顯見候選人絲毫沒有在其中用心著墨,每個人都忘記『人民要什麼』,只記得『選民要什麼』,這大概也是一種另類的『得民心者得天下』:得的是少數暴民、多數選民的心,而非全民、人民的期待與寄託。

民主選舉是我國地方政務官、中央及地方民意代表所產生的主要方式,代表的是基礎的施政建設,以及中央政府的施政監督、國家法律的制訂修改;可是包括廣大選民在內,大家都忘了『選舉是為了做什麼?候選人選上了職位又該做什麼?』

中國宋高宗趙構曾問名將岳飛:『天下何時太平?』岳飛答說:『文臣不愛錢,武將不惜死,天下太平矣。』這是對當年南宋時局一針見血之論;若說今日的台灣呢?

『今日台灣的文臣、武將都不惜死:死都要愛錢。天下能平才有鬼!』

太平盛世時可以大放厥詞『不惜一死』,大難臨頭就不一樣了,『只要放下文臣、武將的身分,你管我死不死?反正我錢撈到了、飛走了,又能奈我何?』被騙的人往往是世間最糊塗的人,但是『明知道他正在騙你卻還無動於衷、不以輿論加以監督制衡、不挽頹風而隨波逐流、不辯朝政以匡時局』,才是一等一的糊塗蛋。不管選擇袖手旁觀、或是遠走高飛,冷眼看著這塊土地在烏煙瘴氣的政治取向、政黨惡鬥壁壘分明、人事物無限上綱泛政治化的操弄之下,不斷沉淪、將至滅頂卻不大聲疾呼、傾力相扶,即便是曾在這片土地上成長的你再優秀、再聰明、再理智、再有能力,不論自我認知是台灣子弟、是中國人、是炎黃子孫、是華人...Whatever!到最後,終究不過是一個無國、無家、無族、無親的國際浪人罷了。

希望每一個台灣人,都能很慎重、很嚴謹地看待自己手上的選票。『一人一票,一票一值』是歷經多年爭取,被壓制在檯面下的流血流淚,才爭取來的權利。『天賦人權』只是很漂亮的政治術語、政治理論,但是沒啥用處,人的權利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維持、運用。徒然面對獨裁者、極權統治者高喊『天賦人權』,權利也不會從天而降,『人權終究人賦,但也人止』,既然我們手裡握著這得來不易的權利,又怎可輕易地被騙去呢?買菜都勢必要討價還價了,面對這些即將居國之要位者,又豈能掉以輕心?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