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我只是想要那種感覺而已。』學弟短短一句話,於我心有戚戚焉。
這句話說的是哪種感覺?是那種『有個人會讓自己心動、期待、照顧、有時為她悵然若失、有時又為她欣喜若狂』的感覺。

長時間的單身生活,到了後來要不習慣也難;一個人過日子其實好處還不少,尤其是當生活逐漸習慣了這樣的步調,套句學弟的描述:『生活就像萬物的規律一樣,無論如何都朝著「平衡」的方向在進行...』;當哪一天自己真的要去打破生活中的這種平衡,或許『自己』反而會變成阻擋在自己眼前最大的障礙。

日子一久,可能連自己都不願、不敢、不能去打破這樣的平衡了;有多少人開始催眠自己、同時也昭告天下:『其實一個人過日子很不錯』、『單身的日子才自在』、『一人飽全家飽』之類的話語,可是捫心自問,在這麼說的同時,是否自己正走向自己生命中的極端,原因是自己已經失去『愛人』的勇氣與能力。就像中國魏晉南北朝那時候南渡的文人一樣,一開始單身的人們還會『楚囚對泣』一番,懷念過去的美好、希望將來有一天能回到北方;但是日子久了,偏安一隅,大家會想出更多的理由來安慰自己,遺忘自己是個在感情上國破家亡的逃難者身份,甚至開始為自己的新身份積極辯護、反過頭來攻擊不甘於現狀的人。

我想我已經失去愛一個人的能力了。這不是什麼自憐自嘲之辭,現狀即是如此,而我的確很擔心這或許會變成我個人人際關係發展上最重大的危機與挫敗。就像我想抓住青春的尾巴一樣,我也想抓住還殘留在記憶裡、所剩無幾、幾乎要從生命中完全遺忘、過去的那些美好。

我該怎麼去表達愛一個人的感覺,才是最適當的?我沒把握了;兩個相愛的人該怎麼相處?我忘記了;我該為她做什麼改變?我該容忍她哪些衝突?我無法判斷了;約會該去哪裡?一個禮拜約會幾次?無法見面的時候怎麼聯絡感情?感情會不會生變?生變是因為什麼原因?她生氣了我要怎麼排解?我生氣了要怎麼讓她知道...

這麼多的問題,答案在哪裡?只是在求學的生涯中,從來沒有任何老師教過我們這些比『雞兔同籠』還要重要的人生課題;如今Tan、Cos已經永遠遠離我的生活,但是我依然單身過日子。這讓我想起在當兵時候遇見的弟兄,有些人並沒有很高的學歷,年紀小我一大截、但是已經兒女成群的人所在多有,對他們來說,『談戀愛、找個伴』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情;他們的幸福來源或許很簡單,但是最起碼他們掌握住了。而每每想到這裡,達爾文的『物競天擇理論』就浮現在我的腦海中,天空中彷彿傳來『你已經被淘汰了~~』的神諭(還帶著回音),久久不散...

現在的我,已經完全無法想像自己牽著女孩子的手逛街的景象,彷彿這樣的畫面『不存在我的人生當中』是非常合理的一件事情;逢年過節的寂寞,是很膚淺的一種反射動作,我不願意刻意提起,但它就是存在;若要認真的去解讀,似乎也不代表自己真的就想要有人一起陪伴著過節,因為我可能安排不出任何活動...而相形之下,或許這才是我真正恐慌的來源。

在不知不覺中,我也許也開始『偏安』了;我選擇的偏安方式不是去攻擊別人的幸福或是追求幸福的渴望,而是習慣性地不修邊幅、日常性的自暴自棄;畢竟『競爭』也是愛一個人很重要的行為指標之一,既然失去了大方向,小前提也顧不得了。隨之而來的,我最常聽到的一句安慰話變成了:『你振作一點!等你成功了,戀愛就來了。』但我總覺得這是很沒有誠意的敷衍之辭,要不是他們懶得去了解我在想什麼,就是在他們眼中戀愛不過就是隨著成功而來的獎品罷了。

這一篇文章,實在很像是自己即將退化成槁木之前的最後掙扎。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