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被幾個大學同學臨時給抓了出去,破壞了原本想要早早就寢的如意算盤;不過,也真的是很久沒有像這樣子在台北市裡隨心所欲地閒逛。我們最後在仁愛路上的NY Bagles落腳,開始後青春期男性之間的Men's Talk。
在座的後青春期青年們都還在生活的洪流中掙扎著,大家像是很有默契似的決定要渡過一個輕鬆的夜晚,因此不談工作考試,我們抱著學習的心態,向『雖然長得很像邱毅委員、但是在情場上身經百戰、攻無不勝、戰無不克(這是他自詡的)』的Bruce先生好好討教戀愛訣竅,好挽救我們空虛寂寞的單身生活。

根據Bruce先生的診斷,他認為我『總是給對方太大的壓力』。在愛情的相處上,並不是只有威逼恐嚇才會帶來壓力,『當我給的超過了對方的期待或是忍受限度時』,那種『不知該從何拒絕這份過度善意』的壓力才是最致命的;我就是『在乎』過了頭卻不知道收斂,才會無法『持續發展』一段剛起步的感情。

細想Bruce的話,我覺得他或許是對的。我對待感情的態度是很『直接』而且『全面』的,如果真要具象一點來表達,或許用『舖天蓋地而來的火焰想要巨細靡遺地吞沒眼前的森林』,可以稍微傳達一下這種感覺。當然,我並不是個在愛情上三分鐘熱度的人,理所當然這也不是我的致命傷;『舖天蓋地、巨細靡遺』才是最關鍵、也最應該自我檢討的重點。

不只是我,在很多戀人之間,或許也都『找不到一把尺』---找不到一把可以衡量彼此最適當距離的尺。手握得太緊,會失去全世界,也可能會捏碎手裡的幸福;手握得太鬆,幸福或許會覺得不被珍惜、因而離自己遠去。只是,要在一開始就遇見彼此都用適當力道來把握彼此愛情的人,實在是可遇不可求的。

我覺得愛情的相處就很像在放風箏一樣。風箏飛在天上彷彿就代表心裡的幸福,隨著風箏線的收放,美麗地掛在天邊;當風箏線太鬆,風箏會飛不起來;而扯得太緊,風箏線彷彿又要應聲而斷,風箏隨風遠颺;想讓風箏放得又高又好、收放自如,當然就是要控制手中風箏線的鬆緊,在一發一放之間,尋求最平衡的狀態。幸福的確就像風箏一樣掌握在自己手中,而其實我們也都知道,放風箏是需要練習、調整的,只是在步調迅速的現代社會,大家好像都不再願意做出妥協或遷就,『不合就換』變成了戀愛的最高指導原則。

假如,我還有機會遇見願意與我牽手的人,我會告訴她:『假如我的手握得太緊,請一定要告訴我,讓我有機會在握緊、放鬆之間,尋找最協調的一種力度。』牽起她的手或許不難,但是何時要放開、何時再牽起,就真的需要靠兩人彼此間的協調、遷就、溝通與默契。

好久沒放風箏了......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