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可能真的患了『後天失調伴侶缺乏獨處不能空虛寂寞覺得冷恐慌症候群』;簡單來說,就是輕微的憂鬱症。
不是在說笑,真的是精神上面對重大挫折...換句話說,我正處於一種『自覺即將趨近於崩潰』的狀態;再用更簡單的話來說,那就是『快瘋了』。只不過既然自己能發現,那我想應該還有救才對,可是看到堆在自己眼前的一堆考古題、一本又一本還沒唸完的書......解藥在哪裡?解藥不在永遠唸不完的書裡,不過倒是頓悟了東方不敗經歷『欲練此功,必先自宮』的那種煎熬。

在我試過了DVD、BBS、MP3、打球、騎車閒晃、大吃大喝、滾來滾去...等方法都還沒有辦法讓自己平靜下來之際,我回到自己房間裡面很沒力地坐著,不管是誰看到現在的我,大概都可以很清楚地告訴我:『你的氣在亂。』...豈止亂,就快要走火入魔了吧!誰來把我即將引刀自宮的那隻手抓住啊!!

還好,我的愛琴拯救了我。

其實我已經將近一年沒有動過它了,上次移動它是為了搬家,我把琴放在書架旁,不過咫尺,但是好久不見。

我拉開琴袋,心中很怕會看到『蟲蠹蟻蛀、破皮斷絃、桿折筒裂』的慘狀。戰戰兢兢地揭開包著琴的布巾...還好,弓是弓、弦是弦、琴筒是琴筒,大家都還在,而且還很團結地接在一起;放在裡面的那包相機用乾燥劑大概是將近兩年前放進去的吧?再這麼放下去搞不好真的會爆開也說不定。

退伍的那一年還參加過校友團的演出,之後就真的再也沒有拉過琴了。我讓琴立起來、把琴弓放下,還不錯呢...我用棉線綁的『千斤』竟然還沒斷裂(不過看起來也挺危險就是了...)先拿布讓琴身恢復光澤,老紅木特有的深黑暗紅交雜的紋理開始發亮,『這把琴有11年了喔...』

蒙著琴筒的蛇皮似乎也還很有力地繃著,11年的時間也讓它的色澤變得深沉許多。為琴弦塗點油、為琴弓上松香,我試著用將近兩年沒拉琴的手,讓它發出久違的聲響。

雖然只有長弓一聲,我的心裡忽然平靜許多,彷彿隨著那一聲嗡嗡琴音,我找到了失去很久的自己。我的琴還活著,我也還活著,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呢...

我用緩慢的手來運弓,聽著內外弦最單純的兩個音,由琴筒發出來的共鳴好像讓整個房間都跟著嗡嗡作響,就這樣重複著最單純的兩個音,過了十分鐘。

應該要拉一首曲子來試試看。

雖然曲譜、指法都還記得,但是許多技巧都用不太出來了,以前我可是以『手指靈活』自豪的指技天王,但是現在我的手指大概跟中風沒什麼兩樣...那...來首簡單的吧!來首『長相思』。



秋風清,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
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早知如此絆人心,還如當初不相識。



好個李白。

一曲畢,放下琴。在對的時候拉對的曲子,即使手指頭呈現中風狀態,還是可以很動人的...聽到的已經不是琴音,而是自己的心情。

嗟夫,此誠乃『成也愛琴,敗也愛情』也...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