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不可以哭!』我從小就聽著這句話長大的。
其實也不需要大人多加叮嚀,除了國小階段因為沒有考六百分而被老媽拿著雞毛撢子追打之外,我根本很少哭;聽說我從小就是這樣,開始學走路的時候就算摔倒了也不會哭出來,只會噙著眼淚、爬起身來之後雙手抱拳提胸前(這是一種很奇怪的姿勢),搖搖晃晃地繼續往前走,印象中除了雞毛撢子或是塑膠水管(我媽專用奇怪的東西追著我打)可以把我逼哭之外,好像也沒什麼能真正讓我嚇到心神俱裂的人事物了,大部分的時候都是我讓人心膽俱裂...呃...除了吊橋...我怕吊橋,但是那沒什麼,頂多不去走就是了。

我不哭,從小就不哭,因為覺得沒有什麼事情好哭的。當然沒有像漫畫裡被稱做『不哭死神』的步驚雲那樣厲害,我的想法一直很阿Q;面對親人的道別,我會告訴大家『不用難過,馬上又要見面了』;面對寶貝玩具的損壞,我會找兇手算帳,如果不幸兇手就是自己,我會摸著鼻子乖乖認命;當寵物往生或是被送給別人去養,我也很海派地祝福牠們:『那也是一種解脫啊...』(好討厭的小孩子!)。

不過由於小時候常挨揍,所以大家還是看得到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樣子,也就沒有人覺得特別突兀。真正令大家印象深刻的是國二那一年...

國二升國三的暑假前,我爸爸去世了;事情來得很突然,早上我還很難得地跟他一起喝牛奶吃早餐,誰知道我晚上一踏進家門,就看到滿臉驚惶的我妹、不斷念佛的我外婆;我妹一看到我劈頭就是聲嘶力竭地哭著喊:『爸爸出事了』,而媽媽早就趕到醫院去了。我只記得當時手上還拿著補習回家在7-11買的來一客,當晚唯一的一句話就是:『妳們不要哭。』

從那天晚上開始一直到父親的葬禮,我一滴眼淚也沒有掉過,有人說我私底下偷哭了、我媽罵我怎麼都不哭,可是我真的沒有哭過;我其實很徬徨,很難過,更想念我父親,可是我心裡面總是告訴自己:『大家都哭了,你不能哭。』、『哭又能怎麼樣?也挽救不了』。我不太會形容那種心境,大概是『活著的我們起碼還可以互相扶持,父親的離開就當作他辛勞已久的解脫』吧。

朋友們從來沒看過我哭過,不管是國中、高中、大學,在任何一個階段、任何一個場合,再令人難過的、難堪的場景,我都可以挺下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大家開始誤會我是個很理智的人...這真的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可是今天我哭了,而且哭得唏哩嘩拉的。

我哭得很傷心,因為真的很傷心,但我不想說明是為了什麼。直到今天我才真的明白『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這句話的真正涵義;令人感到悲傷的事情其實太多了,數也數不完,但是能真正傷到心坎裡面、又深又痛的,只怕萬中無一;而當這種傷心只能自己承受、沒有人能幫你、彼此互相扶持的時候,淚水其實是根本止不住的。那種感覺比當年媽媽用雞毛撢子對我『鞭數十、趨之別院』的痛,還要痛上一千倍、一萬倍。雞毛撢子打出來的傷痕乍看之下很驚人,事實上消得很快...


傷在心上的呢?我不知道,這是第一次。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