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負笈英國的不肖學弟心血來潮,找我聊了幾個所謂的『假設性感情問題』;雖然我個人強烈懷疑他所問的問題就是他目前所面臨的抉擇,但是他既然否認到底,我也就沒有繼續窮追猛打;一方面覺得,自己的個性真是越來越溫和了。這是不是變老的徵兆呢?
回想我們那一天的對答,其實還滿沒有營養的,是很典型的『Boy's talk』。對話例句不外乎『假如情況是XXXX,那麼你會OOOO?』、『假如對象是XXXX,那麼你會OOOO?』,即使對話不營養,但是不可否認的,這些問題其實自己也不是完全沒考慮過,而我也相信,我身邊大多數的朋友,也一定常在面臨感情的抉擇上,將這些問題反覆地詢問自己、一遍又一遍:『這樣的時機是否恰當呢?』、『面對對方的動作,我該怎麼回應呢?』、『假如我的回應錯誤,又怎麼辦呢?』看似一堆相類的詞句排列組合,但是當套用的主體不同時,回答也就因人而異、因時制宜。因此當下我給不肖學弟的建議其實很簡單:那就是『且戰且走』;尤其是在面對自己還不是很確定的狀況時,這是最好的應對態度了。

於是乎,我很熟練地告訴學弟:『在感情還曖昧不明、前途未卜的階段時,做任何決定都像是在下賭注一般;但並不是豪賭、濫賭、沒頭沒腦地賭;相反的,要積極去收集資料、掌握情報,將得勝的機率能夠從原先的50%提高到60%、70%。簡單來說,就是當自己還不確定對方真正的想法之前,寧願按兵不動、穩紮穩打,才能獲得最後光榮的勝利!』

真不愧是『只出一張嘴的男人』,我也覺得自己這段話說得實在很動聽。

但是,仔細想想,這樣真的比較好嗎?

我想起當年在部隊裡服役的時候,連上的弟兄來自社會各個角落、入伍前從事各種有趣的職業(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個學弟在入伍前家裡『兼差』走私,從中國香煙到國寶動物金絲猴都有);或許他們學歷不高,但是經歷豐富。而不管是做走私、修車黑手、攝影師、吊車公司小開、鐵工廠作業員......他們共同的一點就是『愛情豐富』,入伍前搞走私的那位學弟就常常向我們炫耀他的『精采艷史』而被遭遇兵變的我們群起而扁之;除了豐富精采之外,也有修成正果者。有個小我兩歲的學弟,在18歲時就已經是兩個小孩的爸爸了;當連上舉辦懇親會,他的妻子帶著一對兒女出現時,實在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他的身分頓時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新兵,變成一個全家依賴、仰仗的的父親;而從學弟當時的笑容來看,他的妻子、兒女也絕對是他在苦悶的新兵生活裡最大的安慰。

他們在愛情裡很容易就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快樂與滿足,原因或許就只是因為他們對於愛情的態度就是『單純』和『直接』,就這麼簡單。學歷高的人,書唸得越多,追求得越多,約束的條件也越多;不斷地預設立場、不斷地假想情況、不斷地模擬演練。到了後來連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所愛的到底是真有其人,或者只是一個在心中塑造堆積的完美對象,忘記愛情應該是用心去感受,而不是用腦來算計的一件事情。

或許也不能就此一概而論吧,學歷更高而幸福依舊的人,其實所在多有;也有不少人對於愛情的追求其實是抱著一種『隨便、浮濫、遊戲』的心態。只能說相對地來看:『追求愛情應該是一種單純的本能,而不是一種複雜的思考。』

一番正反合的結果,在對話的最後我給學弟的建議從『且戰且走』變成了『乾脆撲上去吧!』,反正最後的結局應該只有兩個:要不是被以妨害性自主罪章起訴,那就是學弟大功告成了。

這種積極的言論從我嘴裡說出來,還真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照片:蘿小塔在台大杜鵑花節時,利用被雨水打落的杜鵑花排成的Love,小弟在此借用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