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前一陣子的鋒面稍微拖延了夏天的腳步,夏天終究還是來了;這幾天屢屢突破35度的高溫,即使坐在室內的書桌前依然汗出涔涔,而且昏昏欲睡,吹冷氣是不健康的,更不是一個國考考生該有的奢侈享受和待遇。埋在悶熱的氛圍中周旋在周公和邱聯恭之間,所以我討厭夏天。
可是夏天還是會來。

夏天其實是充滿回憶的,起碼對我而言如此。回顧過去10多年的歲月,夏天往往是和朋友間玩得最瘋狂的時候,不管是社團舉辦的活動,還是我們自己私底下的出遊,夏天似乎沒有太多的顧忌和嚴苛,有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快樂回憶。空前絕後的『自費』全台巡迴音樂會、甜蜜愉快的兩個月海外生活、雨中的十分吊橋、下著大雨從菁桐到深坑的機車狂飆、通宵不睡的南方澳海邊,躺在沙灘上圍著火把講笑話找飛碟,夏天是如此的不可理喻卻又耐人尋味。

只是正如『夏天終究會來』的煩躁與必然,快樂也開始漸漸地躲進了回憶之中。大家理所當然地長大著,但是這幾年卻似乎長大得特別快速,興許是經歷了幾次離別、幾場婚禮,忙碌的人漸漸地忘記過去的感動,或者是再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去回想,只有閒來無事卻又無法長進的米蟲想用鍵盤留下那麼一點點的蛛絲馬跡,一種只存在夏天的回憶。J說:『我成長了,你們也要跟著成長才對,不能怪我不等你們』,L說:『我們現在能做的,也只有不斷地向前走了』。也許離別讓人堅強,磨難使人成長,婚姻將熱情消耗,成家把青春遺忘;所以雖然在不同的狀況下,卻都正如『夏天終究會來』般,美好的過去都變成淡淡的回憶、淡淡的遺憾、淡淡的輪廓,只在某日夏夜的晚風吹拂下,才會稍稍顯出過去陳舊的痕跡。

最近大學時代的社團好友突然對我提起說他很想到台北來一趟,他想回母校的校園和社辦看看、想在深夜騎著機車到陽明山上去走走、想帶著二胡到夜晚的故宮前去鼓弦抒懷;畢業之後燃燒生命似的工作,讓他開始懷念以往的動人夏天。『你拉「梁祝」,我拉「新婚別」,讓我們在夏夜裡、微風中祝福故宮草叢內的情侶們百年好合』我是這麼說的;會心一笑,這真是有點缺德,但又自得其樂的一種精神勝利。

消逝的還是消逝了,回想起來的感覺就像是在夕陽下迎著微風、騎著單車慢慢地溜下長長的斜坡,很舒服,卻有一點點的失落與惆悵;或許是為了即將消逝的夕陽美景,也或許為了告別這樣的輕鬆愉快。

夏天的顏色,其實淡淡的。



Photo:2003年7月,南方澳的日出(by Afra)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