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臺灣的職業棒球發生許多引人詬病的狀況;其實這些狀況存在已久,只是對我而言始終缺乏一個比較大的引爆點,不管是針對聯盟本身,或者是部分球團的作為或不作為,無不讓我看得咬牙切齒、心灰意冷。有時情緒一來,批評也就多了,甚至希望中職乾脆「砍掉重練」,讓有心經營職棒、眼光長遠者不至於被這個劣質的大環境拖垮,或是其他劣幣驅逐良幣的遺憾出現。但是相對於我的熊熊怒火,跟我一樣看球17年的好友阿德對如今的現狀倒是頗有一番見解。
阿德說:「其實我是希望中職不要倒、要繼續存在的,即使都沒進步也沒關係。因為仔細地想一想,反而是我們需要重新調整看球的心態。」

「什麼意思?」我不懂。

「首先要問問自己:『你期待什麼?』,或者該問自己:『有什麼好期待的?』看看XX球團的經營方式,都擺明著說不辦二軍了,你對整體比賽強度的提昇還能有多少期待?姑且不提程度,XX球團那位老闆兼領隊就是要賺錢啊,他是用一種商人的心態在經營球隊的,商人要的是什麼?是錢!是壓低成本、提高收入!只要今天持續有生意上門,XX球團何必要去做得更多、做得更好?」

嗯,好像是這樣。

「同樣能賺錢,有誰規定經營的規模一定要大、要好?開五星級飯店可以賺錢,但是擺攤子賣雞排一樣可以賺錢;五星級飯店看起來很華麗,可是成本大、消費者也不能時常消費;雞排攤子小小的、看起來很簡陋,可是便宜的價位卻可以常常去買,你能說哪種一定比較好、哪種一定比較不好嗎?」

這個嘛...

「現在中職聯盟以及部分球團就是抱著「擺攤子賣雞排」的心態在經營,你想想看,既然人家都打定主意做的是攤販生意,你要求他們提昇整體環境,那不就像是在要求攤販必須把衛生環境提升到安全水準、甚至還要人家開立發票;試問面對這種訴求,有哪家攤販會理你啊?更不用提還要求XX球團成立二軍咧,你有聽說哪家雞排攤還會自己花錢養雞、或是買大型熟成冰庫的嗎?當然是買現成的『即戰力』嘛!」阿德越說越興奮。

「好吧,但是大家今天如果只要求他們把雞排做好吃一點呢?」我就著阿德的例子問下去。

「雞,有很多種料理方式。」阿德認真起來了「五星級飯店也賣雞排,小小一片可能就賣個7~800塊錢,而且很好吃、超好吃、一輩子至少要吃一次。但是以這樣的成本和價位來計算,不是一個攤販可以承受得了的啊!再說,就算這個雞排攤真的提高了食材成本,相對的價格也提高了,會不會嚇走大部分原本天天來光顧的顧客群?既然3~40塊錢的雞排有人天天吃、週週吃,那他們幹麼冒險去做1~200塊錢的雞排?」

好像說得也沒錯。

「那從這次XX球團莫名其妙釋出一壘手的事件來看,你又怎麼說呢?他們完全不尊重球迷嘛!為什麼不跟球迷解釋清楚呢?難道球迷不應該關心球團為什麼這麼做嗎?一壘手就應該摸摸鼻子、認命地回埔里去種田插秧嗎?」這件事情讓我很生氣。

「雞排攤老闆把一塊很好吃的雞排丟到垃圾桶裡面去,他需要跟你解釋是為什麼嗎?」

呃...

「不管今天雞排被丟掉的真正原因是什麼,路邊攤老闆幹嘛跟你說?一般來說,一堆雞排裡面,難保每一塊都是新鮮的,有些雞排還不是在『已經有點微酸』的狀態下下油鍋去炸、大家還是吃得不亦樂乎,反正『眼不見為淨』,不是嗎?除非真的臭到了一定的程度、實在掩蓋不住了,不然雞排攤老闆還不是加減著賣?消費者明知道雞排不一定新鮮,還不是加減著吃?」

阿德今天思路真是清楚啊。

「今天雞排攤的老闆把這一塊炸得很棒的雞排給丟了,他有太多的理由可以拿出來說嘴,但是他有必要對你這個小小顧客解釋嗎?不管是雞排臭掉了,還是這塊雞排就是很不合群地『怎麼炸也炸不熟』,那都跟你這個顧客無關嘛,頂多換一塊雞排給你就好了嘛!現在XX球團把一壘手莫名其妙地釋出之後、領隊再巧妙地對媒體發表了一句『打球要憑良心哪!』,那不就像是雞排攤老闆把一塊雞排丟了之後,還主動對著圍觀的消費者說:『雞排一定要衛生新鮮才可以哪!』,兩者豈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嗎?」

對!對!對!

「天曉得雞排是不是真的壞了?如果是壞的,為什麼還放在鍋子裡炸那麼久?但是假若老闆其實是把一塊難以料理的雞排給丟了、卻還可以順便壓榨它的剩餘價值、博得消費者『這個雞排攤真是講求衛生』的美名,豈不是兩全其美?」

我已經對這套雞排理論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你說聯盟和球團不尊重球迷,我反而要說,以現在的經營模式:『他們幹嘛尊重你?』以前我們都吃過學校附近的雞排吧?即使再難吃,都還是有人會排隊搶著買;這樣一來,如果我是老闆,我又何必把我的雞排作改良?那可能要花更多的成本,而且改變之後生意不見得會變得更好。終於,在吃了學校附近難吃的雞排好幾年之後,你覺悟了、雞排難吃死了、然後對老闆反應應該『提高雞排品質、改善經營方式』,可是靠著簡陋設備在炸雞排的老闆生意依舊天天在做、購買雞排的學弟妹依舊大排長龍,這樣一來老闆為什麼要聽你的?你去跟老闆建議的話,他可能還會回你一句:『你會炸雞排嗎?你有受過炸雞排的專業訓練嗎?』。今天如果有很多雞排攤一起競爭那也就罷了,偏偏在臺灣就只有這麼一家雞排可以買,我們可以用一句話總結老闆的心態:『你們要吃就吃,不吃就不吃,有什麼好囉唆的?』一切就是這麼回事。」

阿德今天的嘴炮好犀利!

「所以,雞排攤僅此一家,他能倒嗎?不能!因為即使是日本生魚片或是美國丁骨小牛排再高檔,也不能天天吃。消費者負擔得起、能夠常常吃、吃得到的,也就只有炸雞排而已。今天只不過是一塊雞排莫名其妙地被老闆丟了,過幾天就不會有人記得了啦!」

「唉,這樣一來臺灣職棒選手的工作真的是沒有保障耶...」聽阿德這麼說,我覺得臺灣的雞排...呃,是球員,真的還滿可憐的。

「有什麼好可憐的?假如他們覺得權益受損,那當然要組織球員工會來跟球團對抗啊!自己的權益要自己爭取,你有聽過聘請律師的當事人們要幫律師發起組織律師公會的嗎?如果球員自己都覺得沒關係的話,我們球迷幹嘛擔心這麼多?」

說得也是。

「所以,路邊攤的食物,就要用吃路邊攤的心情去享受他。其實看中職的比賽也是不錯啊,前一棒上壘我們就來賭賭看下一棒是否要短打、還每次都賭中,不也是很有趣嗎?看球員接一個平凡的高飛球或滾地球的過程抖個不停,也是很歡樂嘛!電視台轉不到好看的電視節目,我們起碼還可以轉去看中職球賽啊,就當作是一場『show』,不要用MLB、NPB的那種職業標準來看,我們只要歡樂就好,懂嗎?」

嗟夫,這一陣子看完臺灣職棒連串「不長進」新聞後在心頭產生的厚重陰影,突然間全部消失了。是啊,管那麼多幹嘛呢?只要秉持著面對路邊攤時所懷抱的「不乾不淨、吃了沒病」強烈信念來看中華職棒大聯盟:「啊,空氣是多麼的清新!啊,世界是多麼的美麗!」,一切似乎都美好起來了呢......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