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26

『「我想要成為更好的人,過全新的生活」,這句話是《一年之初》故事中的人物心裡共同的聲音。』

《一年之初》的導演鄭有傑為他自己生平第一部劇情長片的簡介做開場白,下了這樣的註解。我覺得恰如其分,或者該說是適得其所。

鄭有傑是我的高中國樂社同學,我拉胡琴,而他是吹三十六簧笙的。其實我直到現在都還搞不懂為什麼他會進國樂社來,他有一種女孩子看見就為之傾倒的外貌和氣質,簡單來說就是『即使他不是民謠吉他社裡的台柱,也決計不會淪落到國樂社來』的意思,只能說我們大概真的很幸運吧?我們那屆區區十一人的陣容裡,就出現了兩個堪稱S級的帥哥妖怪;而既然他們自己送上門來,我們當然也是物盡其用、人盡其才地好好運用了一番;在他們當年現身與中山女高國樂社合辦的社團招生發表會之後,據說中山國樂社的社員招募呈現了一種『門庭若市、趨之若鶩』的狀況,而在『或許可以分到一杯羹』的共伴效應下,我們下一屆社員的招募狀況也是十分驚人。

不過老實說,自高中畢業至今,我便不曾見過鄭有傑,再次聽見他的名字,就是他開始拍電影的消息,只是怎麼也料不到他不是去當男主角,而是執起了導演筒,臺大經濟系唸了一半就休學去拍電影,當時只覺得『這傢伙真敢!』,從2000年完成第一部16mm短片《Baby face 私顏》開始,在2001年第二部16mm短片《石碇的夏天》就奪下該年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緊接著獲得2002年台北電影節專業類競賽最佳劇情片、並且陸續受邀參加2002年東京、釜山、溫哥華、夏威夷國際影展、法國里昂、日本福岡等地的影展;完成學業和兵役之後再回來完成他的人生第三部電影《一年之初》,而如今他已從威尼斯影展回來,滿載著電影界對他的期待與盛讚。對我而言,這彷彿已經是『小流氓第一次出去幹架,就把對方老大幹掉』的那種成就與榮耀了;不過很明顯地,對他而言這只是個開始、只是他在人生眾多驚奇轉彎中的一次甩尾過彎,如此而已。

他為什麼能夠這麼做?

大概也只是呼應了『我想要成為更好的人,過全新的生活』這句話而已,所以我說他適得其所。

有人大學考上的是文組歷史系,後來卻能通過微積分的折磨拿到理組的地理學碩士;有人唸了工業工程管理,現在跑去開飛機;唸大氣科學的搞動畫與特效、唸土木工程的在替『國際大嘴巴』電腦公司開發新產品、唸農經起家的人則在律師與司法官的國家考試中奮勇廝殺。

這些人都不是別人,都是我的朋友;他們一個個選擇在人生的道路上,頭也不回地甩尾過彎,揚長而去;為什麼?因為他們希望成為更好的人,追求全新的生活,可我卻始終沒能沾染上他們的明快果斷。我筆直地、緩慢地走過了很長很長的一段路,沿途看過百花盛開的繁盛,也路過渺無人跡的荒蕪,只是終究還是看不見終點所在;或許也該是面臨抉擇的時刻,現在我在人生轉彎的地方停了下來,東想想、西看看,我不確定是不是該在這裡轉彎,或者該繼續筆直前進。

鄭有傑說:『《一年之初》的故事中,雖然人物個性迥然不同,每個人心中想要獲得的「重生」也各自不同,但對於「重生」的強烈渴求成為了我在拍攝這部片時心裡面的潛藏動力。』我在想:『鄭導,或許你也可以把國考考生在理想與現實中掙扎的段子放進去的。』

放榜當天,阿德請我到延吉街上的百元快炒店喝酒,我沒喝,可是我覺得很像醉了,彷彿醉了很久;我不斷地想要追求更好的生活,可是卻深陷在眼前的困頓生活。

為了成為更好的人、追求全新的生活,我想人們總是流連或徘徊在生命的轉彎處,或是觀望,或是急衝,總是期待在這個轉彎之後能夠柳暗花明,生命裡因此充滿了各種結局與開始。到達目的地後是過往的一種結束,轉個彎其實也是;達成目的之後是一個全新的開始,轉個彎所面對的也是;當眼前的景致突然變得不一樣,大概也可以算是一種『重生』。

我想先看清楚一點。




PS1:『Do Over』是《一年之初》的英文片名,意思是『重新開始』、『再來一次』
PS2:《一年之初》將在10月27日晚場起,全國聯映
PS3:鄭大帥哥又跑去演戲了!他參加了王小棣女士所導演的「波麗士大人」一劇中擔綱演出,將在三立都會台以年度大戲隆重上映,敬請期待!



圖片1:鄭有傑在2006/9/26前往北一女進行巡迴講座(來源:原子筆
圖片2:「波麗士大人」中的四大帥哥(左起)馬志翔、林佑威、藍正龍、鄭有傑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鹿仔
  • 你好~
    我是北一女的同學,剛好星期二才剛參加鄭有傑來我們學校做的電影宣傳討論會,今天就看到你的這篇文章。
    沒想到你是鄭導演的同學啊!
    其實在聽過他的演講之後,我和同學都被吸引住了,因為他實在是很認真地在追求屬於自己的夢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而他的演員們各各都是用生命去演出這部戲的,讓我覺得很感動......
    最屬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對自己的責任感很深,且我相信鄭有傑導演應該是個很平易近人的人吧!因為他和演員們之間的互動都很不錯呢!

    我和同學已經決定要去看一年之初~
    或許我也能感覺到什麼也不一定。

    看到他,我彷彿看到台灣電影界未來的希望。

    29歲的發展空間是無遠弗屆的,
    我誠心的祝福他可以拍出更多扣人心弦的電影~
  • 鹿仔妳好~

    先謝謝妳的留言

    妳說的沒錯,鄭有傑的確是個很平易近人的人
    以前在建中常會看到一些很驕傲的帥哥
    但是鄭有傑完全與他們不同
    帥是很帥,可是很親切、也很有自己的想法
    而且一但決定投入一件事情
    他就會投入所有的心力和資源
    當年『36簧笙』這種樂器是十分昂貴的
    也因此不太有新生願意學習這項樂器
    但是鄭有傑決定學笙之後,不但自掏腰包買樂器
    還自己找老師到社辦來上課,由此可見一般

    我們一群高中社團的好友直到現在都還有在聯絡
    鄭有傑算是比較『邊緣』的一個人
    不過並不是他本身的個性問題
    而是他又找到他覺得有趣的東西而開始忙碌了
    或許他不曉得
    但在他的第二部電影『石碇的夏天』首映會當天
    我們都有到會場去、坐在台下,替他加油

    謝謝妳們,北一女的學妹
    臺灣電影需要鄭有傑這樣的年輕新血
    也同樣需要妳們的熱情支持

    skyfire 於 2008/12/02 14:53 回覆

  • Tom Huang
  • 鄭有傑是我高一同學

    Hi, Skyfire, this is 黃庭璋 (建中48屆3年6班) from Vancouver, BC, Canada.

    I am surfing internet today and I found out that 鄭有傑 is the director of "Do Over". (I have not seen the film yet) It is a big surprise to me that one of my 高一同學 becomes a "somebody" in the film industry. (算是蘇有朋學長後 第二位影劇圈人士?)

    鄭有傑 and me both graduated from 台北市仁愛國中. Becuase we live in the same community, we sometimes take the same bus home and we played basketball together in 松山高中/信義區 in the weekend. But I did't keep contact with him since 高二分組 and I remembered that he chose 第二類組. (I am 第一類組) (But he graduated from NTU Ecomonics?)


    Please mention my name and my greeting to him if you see him. I am glad to know you as well as I lost contact with most of my senior high school classmates since I immigrated to Canada after granduating from CK high school.
  • Hi,Tom:
    很高興收到你的訊息,假如我遇到鄭導,一定幫你轉達這份問候

    skyfire 於 2008/12/02 14:53 回覆

  • jane
  • 垃圾魚拍的好好 看了滿感動的~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