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嚷了兩個多月的『七星山尋根之旅』,就在一群人酒酣耳熱的情況下,很豪邁地在建國啤酒廠敲定了。距離上一次到陽明山國家公園去爬山(竹篙山),一轉眼已經是去年五月的事情了。

尋什麼根呢?在七星山接近主峰的包籜矢竹叢後方,有一個凱達格蘭族的巨石遺跡,有人認為那樣的遺跡不僅是人為的,甚至有可能是為了外星人的降落而設計的,有像是大門的恐龍石、有祭壇、有新月狀的窪池、甚至還有金字塔。因此大家決定為長久以來被我揶揄『根本是從其他星球來定居』的蘿小塔來一次尋根之旅。

其實對於要爬高度1120公尺、台北盆地區第一高峰的七星山,我是很緊張的;去年爬那海拔僅僅830公尺的竹篙山,就讓我差點掛在山頂、幾乎要動員海鷗直昇機進行後送,可能創下世界有史以來『海拔最低』的山難紀錄,雖然這一年多來有比較努力在運動,但是爬山這種平常很少進行的運動類型,上不上得去還是個未知數;不過上次竹篙山之行以『碧波萬頃、斜風細雨間的雞絲麵和熱茶』畫下完美的句點,讓我對這次七星山之行還是很期待的。

今天一早八點半,我、亞鐵雄、蘿小塔、小車、阿奔很準時地出現在泰北高中前集合,整整等了半個小時,才盼到『聽說是因為拉肚子』而遲到的阿德和德嫂秀惠,在對著跚跚來遲的機車一陣拳打腳踢之後,我們開始驅車前往預定的登山口:小油坑。

山下的早晨天氣真是好得沒話說,在仰德大道、菁山路、中湖戰備道前進的一路上,只能用風和日麗來形容,我很感慨地說:『真是好啊,我已經很久沒有在陽明山上享受涼爽的微風和和煦的陽光了。』

因為這句帶賽的話,我們在抵達小油坑遊客中心的時候,陽明山的天空開始很講義氣地『照慣例』飄下絲絲細雨。

從小油坑的方向上七星山,沿途的路都是由石塊鋪成,而且是全是我最痛恨的那種『無間地獄階梯』,我努力調節著我的呼吸節奏,小車則是很好心地一直在我後面鼓勵著『瘦了喔!瘦一點了喔!』,除了中途幾次短暫的停頓,我們由海拔700多公尺的小油坑遊客中心上切到了第一個休息平台。在休息的時候,有一群看似國中生的學生生龍活虎地衝了上來,口中還不斷地朝下方濃霧中階梯方向喊著:『老師,我們不等你了喔!』、『老師,你怎麼那麼慢!』,我們覺得這位老師實在太失策了,教師節才剛過,帶這群猴孩子來爬山竟然還慘遭羞辱,因此我們很自作主張地將這一個休息平台私下命名為『露濕臺』(辱師臺),以紀念這位偉大的國中老師。

高度一邊上升,霧氣、水氣也越來越重,穿著無袖運動服、短褲就去爬七星山的我感到越來越冷,只好把風衣拿出來穿;雨絲夾在濃霧裡若隱若現,完全不防水的風衣濕了個徹底,而忘了帶帽子的我只好把毛巾披在頭上擋風,光是想像那個畫面:一個可愛的小胖子、穿著短褲、身上穿的紅色溼透小風衣、頭上還披著條很俗氣的毛巾、一邊因為階梯地獄的惡整而上氣不接下氣,真是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然而阿德這時候還在景觀平台上做伏地挺身、一邊喊著:『喔,好討厭喔,我怎麼都還沒流汗啊!』

我真的很想把他踹下山去。

我們終於抵達全台北市最高的土地公廟,大家當然是希望土地公能保佑大家此行順利,而這間看似不起眼的小廟其實是很重要的指標,因為凱達格蘭遺跡的入口就在往前行走約一百步的右方箭竹叢中。

說真的,我雖然在事前先閱讀過許多已經前往該地探訪者的文章,但是還是沒有料到我們真的要用『鑽的』來通過這一大片看不到盡頭的包籜矢竹;說真的,我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夠狼狽了,沒想到這還只是開始而已。

面對著完全沒有把握的『疑似入口』,牡羊座亞鐵雄發揮了步兵排長『風雨不足畏、地形任縱橫』的狠勁,一手拿著登山杖往前探,一頭鑽進包籜矢竹叢去;而提議來尋找遺址的始作俑者我當然也只能硬著頭皮緊跟在後。

路跡不斷地向前延伸過去,我們開始覺得越來越有希望,足有一人高的包籜矢竹一直打在臉上,我們只好彎著腰、用『鑽』的方式前進。路跡雖然很明顯,但是這條小路的路面因為石塊堆疊而參差不齊,兼且天雨路滑,大家一邊前進、一邊為後面的人提示路況,大概鑽了十分鐘的包籜矢竹、攀爬落差極大的岩塊階梯,我們終於抵達一塊位在小樹林間的開闊地。

其實地面已經可以發現很明顯、不自然的『三角錐狀』岩塊了,就像是界碑一般立在地上,但是當我們抬起頭來看到所謂的『恐龍石』時,老實說,我的心裡面是十分震撼的;一方面是因為我們真的找到了這個地方,另一方面則是震驚於恐龍石的大小與座落方式,比我原本想像的要宏偉許多。而當我們離開時,也在恐龍石的另外一個方向發現了的確非常明顯的人工堆砌痕跡。

1.jpg
<名稱有點俗的『恐龍石』,或稱『祭獸台』>

繞著恐龍石旁的小路走,我們很順利地找到新月池,地面上仍可以發現許多正三角錐狀的突出石塊。在新月池附近是一片更大的空地,空地圍繞著數株古松,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很難以言喻的清淨氣氛;我很願意相信,這裡的確是凱達格蘭族的聖地,而如今凱達格蘭族的血脈其實已經融入大部分的住民之中,在這塊聖地上,有祖靈在看著我們。

2.jpg
<新月池>

我們以恐龍石和新月池為標的,想標出前方金字塔的方位,原本應該抬頭即可望見的金字塔,卻因為濃霧的關係而幾乎完全失去蹤影。我們確定金字塔應該就在前方,但卻為了被濃霧遮住而覺得心有不甘。我在樹下的包籜矢竹叢中發現了一條十分模糊的路跡,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前去一探究竟,標榜著『步兵為主兵』的亞鐵雄又帶頭衝了進去。

3.jpg
<這就是前往金字塔的入口...(幾乎看不到路跡)>

完全就是之前『鑽』過包籜矢竹叢的翻版,大家又開始鑽了,不過鑽到一半,我們就很興奮地發現金字塔的形狀很明顯地呈現在我們的眼前。原先我們疑似的那塊霧中輪廓原來是擋在金字塔前面的一塊平台。小車說:『對嘛!這樣的金字塔才能說服我嘛!剛剛在新月池前你說那塊石頭就是金字塔的時候,我心裡都快要罵髒話了!』

4.jpg
<凱達格蘭山,也就是俗稱的金字塔、七星錐>

雖然看到了金字塔,不過顯然飛碟沒有來,蘿小塔最後還是只能跟著我們下山。

今天最大的遺憾,應該是『七個人都沒帶相機』吧,小車拿著阿奔的手機,在金字塔旁的竹叢小路上為大家聊勝於無地『集體自拍』了幾張照片;也許有一天,這些照片可以從阿奔的手機取出來,見證我們到過那裡。

5.jpg
<有圖有真相(from 阿奔的 Cosas de Soledad )雖然有夠模糊,但是每個人都入鏡了>

不過,存在腦海裡的記憶應該會是最美好的,遺跡、松風、還有來自台南的美味鴨翅。

6.jpg
<我們就是在這棵松樹旁把鴨翅解決了的>

美味鴨翅其實只能算是開胃小點心,大家的背包裡裝的才是今天午餐的重點;因為大家決議不破壞國家公園內禁止生火煮食的規定,也不敢在聖地造次,所以大家揹著水、鍋子、食物上山,又原封不動地揹了下山(那我們當初是為什麼要揹上去呢?)

我們踩著濕滑難行的下坡石階、歷經千辛萬苦地回到了旅客服務中心,此時斜風細雨籠罩著眼前所及的每一個地方,山嵐雲霧瀰漫四周,我們決定就在登山口旁的亭子裡解決今天中午的民生問題。

小車和亞鐵雄都帶了很方便的登山用火爐,分別開始煮起了麵和熱茶;當手裡捧過燒暖的熱茶,我發誓,那真的是很幸福的一種感覺。蘿小塔準備了很好吃的涼拌梅子苦瓜和超甜脆的小黃瓜,配上熱騰騰的麵條,真的是『完全滿足』。

可是只有『滿足』大概是無法被我們接受的,我們追求的是更上一層樓,因此,今日的壓箱寶是『烤香腸』。亞鐵雄帶來了『飽滿到快破表』的手工大香腸,用小鐵網夾著,就著登山用小火爐,就這麼烤了起來;號稱『台南香腸德』的阿德用一種大家從來沒見過的專業與認真,接手烤香腸的工作,雖然他嘴巴裡一直很遺憾地碎碎念著:『如果有大蒜就好了...』,但在阿德師用心地料理之下,烤香腸成了今天最美麗的結局。

突破風雨的勢力範圍,我們回到平地,下午三點的陽光從雲端透了出來,我們彷彿剛從另外一個世界歷險回來;只有『鐵腿化』帶來的陣陣痠痛,才讓我知道自己原來不在夢中。



PS1.這個標題是文武雙全的亞鐵雄放在msn上的暱稱,實在是個擁有豐富內涵的文藝知青
PS2.在我們七星山之行後一週,Sunil學長帶著相機也親自去走了一趟;透過他的相機鏡頭呈現出來的凱達格蘭聖地,別有一番幽然的神秘感。特別跟他情商借了幾張照片來充實這篇文章,欲欣賞其餘照片的人,請到這裡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