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新工作以來,我已經鮮少加班了。主要是現在的工作量比起過去「單人作業」的手工時代要少得太多了!如果現在這樣的工作量才叫做正常的話,我都不曉得我前兩年是怎麼熬過來的。
 
不過,當然還是有例外。每個禮拜三,我都必須到台灣智庫去上課;雖說如此,但其實就是開會,與會的固定教授就是莊國榮和幾位教育界的團體領袖,針對當前正熱門的教育議題彼此溝通、交換意見、寫寫法條、討論一下法案策略...等等。通常都是挺有意義的,可以聽見各個團體的專業意見、還有熟悉教育議題的莊國榮教授(根據我的近距離觀察,莊教授是相當nice的一個人,在他擔任教育部主任秘書的時代新聞媒體對他所做的報導,真的頗有污名化之嫌)。
 
不過今天就採到地雷了。主要是受邀出席的團體、不知道是受了他們內部其他成員的請託、亦或者是他們個人的意見,他們帶來了一些打算修改的法條,要和大家一起討論。但是法案的內容,讓人徹底失望。我當下其實絕淂挺氣憤的,因為今天的會議已經超過了平日的長度不說、而我們竟然是為了討論這種完全沒有概念、充滿個人執念的法條內容,不禁心頭火起。頓時,只覺得今天這場會議真的是浪費我的時間。
 

或許是我的要求太嚴苛了吧,其實想想,人家也不是很了解立法的人,基於自己或者團體的信念與立場,會提出這樣突兀的法條草案也實在不能怪他們。

今天這篇文章真的是沒有什麼要緊的內容,我從頭看了一遍,發現只是一篇滿懷抱怨的流水帳罷了。

用這篇無意義的無病呻吟文章為今日無意義的夜晚畫上句號,也算點題。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