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和同事在聊天,一個偶然聊到了「人間條件二」這部舞台劇;大家看的時間點雖然不見得都一樣,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大家都曾在戲裡被某個點感動到不能自己」。



坐我後頭的學長說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是阿嬤回憶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從淡水河裡撈起幾具被打死的年輕男人屍體,阿嬷不顧家人的禁忌,和其他人將這幾具無名裸屍洗乾淨,穿上衣服,埋在自家的後院。


屍體已經僵硬,阿嬤解開穿過四個年輕人掌心的鐵絲、擦拭他們的屍體、換下它們的血衣、同時在四個年輕人的耳邊用溫柔的語氣、像是與孩子對話一般說著:「不要害怕,現在不用怕了,把身體放軟一點...」

學長一邊說著這段內容、淚珠就在大家面前不自禁的滑落。學長當然是很不好意思,他說他失態了,可是我可以理解、而且讓我感覺好懊悔:為什麼上演的時候搶不到票、為什麼我沒有去把握機會感受大家感受到的那種感動和哀傷。
 
小野對這齣舞台劇下的註解是:『「愛情並沒有被遺忘,只是被錯過。」悲劇可以被理解、被寬容,卻不能被誤解、被遺忘。雖然是這樣悲情的舞台劇,我們還是會被劇作家那些充滿諷刺和想像的對白逗得大笑,並且笑出眼淚來。可是要記得喲,當眼淚順著面頰熱熱的流下來時要快快擦拭,別讓眼淚沾濕了衣襟。沾上眼淚的衣服會很沉重,不適合我們這個輕薄的時代。』
 
我沒看過這齣劇,所以我不知道小野這段文字和這齣劇的關聯是切合抑或是太過;可是從學長那顆情不自禁的眼淚來看,我想應該是很貼近吧。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