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同學阿德突然透過msn傳了句訊息:「怎麼辦?我好想念淮有...」


阿德與淮有
【20120908 蔡淮有滿月】

淮有是他4個多月大的兒子,由於阿德囿於公務員高考規定,必須在東部地區服務滿六年才能請調回台南,所以即使兒子剛出世不久,他也只能像個「侯鳥爸爸」、每個禮拜搭火車回台南跟兒子相處兩天、再回台東上班。可是最近這麼做對他來說越來越辛苦、越來越困難。「怎麼辦?我越來越捨不得離開我兒子了,怎麼會這樣?」阿德說。

「這就是所謂的『傻爸爸症狀』啊!」我說。

說起這個症狀,身邊這兩、三年生小孩的朋友們幾乎人人發作。小車的女兒郭本丸是這群朋友裡第一個生女兒的父親,在本丸出生之前,我們這些Uncle們不停地笑談將來要如何「好好照顧她」:甚麼拉她的手去戳電插座、伸手完電風扇扇葉...之類的,彷彿有多麼地冷酷無情;可是一旦本丸出生、Uncle們第一次看到她之後,這些狂想都煙消雲散了。Uncle們如此,當爸爸的更是如此。

記得小車當年面對其他喜歡炫耀孩子「有多麼聰明、有多麼貼心」之類的父言母語覺得有點嗤之以鼻。可是隨著本丸長大、展露出優秀的語言、邏輯、音樂、唱歌跳舞的天分時,小車的「傻爸爸症狀」也開始顯露出來。相較於一般父母,小車和阿奔夫妻倆其實相對而言是「冷靜」得多了,即使我們這些Uncle們不斷地在稱讚本丸的乖巧和優秀,但是面對本丸劉露出來的天真活潑和偶爾模仿大人的老成乖巧,他們心裡應該多少還是感到相當驕傲而且安慰的吧!

大學社團同學Choyun的女兒也在前兩個星期前剛好滿月,前些日子和社團的學弟妹們一起去他位於台北的新家探望;當天最讓大家印象深刻的畫面,是Choyun深情地望著懷中的女兒、所展露出的充滿父愛、滿意的笑容。社團學妹說:「我從來沒見過學長臉上出現那樣的表情。」

那當然,那是專屬於傻爸爸症狀的笑容。

阿德的孩子雖然是個男孩,但他的症狀卻一點也沒有比較輕微,相反的,不僅嚴重、甚至還坡及到旁人。去年八月、淮有剛出生沒多久,我趁著放假到台東去找阿德,晚上就借宿在他的宿舍。整整三個晚上,阿德都在幫兒子「取名字」,阿德深信姓名學,上網路找遍了各種合八字的姓名筆劃數字,接著上教育部官方辭典列印出符合筆畫的字,緊接著便是一個字、一個字地套用,想要找出一個筆畫最吉利、念起來最好聽的名字。阿德不但自己想、還拉著我一起討論,每當我提出一個方案、阿德就用另外一個命理老師的說法來否定之;就這樣搞了三個夜晚,最後獲得的結論是阿德的一句話:「我再想想好了。」

後來我放棄了,根本不想理他。阿德也終於把名字想出來了:「蔡淮有」;聽見這個名字後,我只冷冷地問他一句:「請問台語要怎麼唸?」 (阿德是台南人,他的家族自然語是台語,所以取名字一定得先想到這一點)。阿德說:「管他的!筆畫只要合八字、對孩子好最重要!」為了孩子,看來整個蔡氏家族都必須遷就這位傻爸爸了。

前些日子和小車提起他的「傻爸爸症狀」,小車不甘示弱地反擊:「你現在是本丸的好朋友,寵本丸寵得那麼厲害,我看你也是有『傻叔叔症狀』。」

唉,我也身不由己啊,可是本丸真的很可愛,Uncle怎麼捨得讓她感到失望呢?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