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大唸了四年,我一直到今年才注意到「樂生療養院」的存在。不知道是自己太不經意,還是樂生將自己隱藏得太好,大學時代三不五時會跑去迴龍同學家聚會的我們,或許時常經過樂生院區而不自知。過去的樂生就是這樣的低調、這樣的乏人問津。
當新莊捷運線終於無可避免地推進到了家門口,不管是搬不搬家,這群被台灣遺忘許久的人們突然成了目光的焦點。對他們而言,原先居住了數十年的家、自成一國的小天地,是他們依依不捨的桃花源;「古蹟」對他們而言只是賴以遮風避雨的磚瓦窗簷,「捷運」對始終被社會流放的他們來說也太過遙遠;但是這兩件事物卻剛好硬生生地將他們夾住、將他們推上別人安排好的舞台。

前一陣子我很不願意談樂生,因為我覺得事情已經演變至「無關樂生初衷」的地步。樂生院民彷彿也被切成好幾個部分、切成不同的利益團體,雖然他們自己並不一定清楚狀況。我就曾經在新聞上看見,一場打著「樂生拒絕拆遷、維護人權尊嚴」神聖訴求的記者會,請來的樂生院民口中說的卻是「我不希望搬去新大樓,那邊沒有地方讓我種菜、這裡我可以擁有比較多的地...」

雖然種菜蒔花的確也可以視做人權延伸的一部份,甚至可以在某些情況下被視為「重要的存在」。但從行政的角度來看,每年數以億計的浪費卻也不該「絕對的妥協」。而且,就現階段來看,院民的尊嚴、人權早已不是爭執的重點,現在在樂生上演的,是「古蹟」對上「捷運」的街頭爭霸。原訂民國98年(西元2009年)12月可以通車的新莊捷運線,如今可能得延期到民國101年(西元2012年)的12月。

蘇貞昌在擔任行政院長的任內,親口答應院民與古蹟保存推動者:「重大建設和環境保護不能並存,要以環境保護為優先,公共工程委員會已經發公文,請台北縣政府緩拆樂生療養院,希望在兩個月內協調出雙贏的做法,保留百分之九十的樂生院區,而且捷運通車不會延期。」

百分之九十,重點就在這個奇妙的數字上。

如果堅持保留百分之九十古蹟區域,目前的捷運設計將全部作廢,原因是牽涉到了列車進入迴龍機動調度廠、駐車廠、維修廠時,軌道曲率與行車速度的問題,並不是靠減少施工範圍、拔樁、重新排樁就可以解決的。基層的技師、工程師們都很清楚這一點,而公共工程委員會也不斷與樂生自救會召開會議、進行協調;對公共工程委員會來說,既然實際九成保留在原設計規劃中無法施行,那就只能想辦法協調:「讓自救會答應九成以下的妥協了吧!」

不過我在想,「90%」這個數字應該不是單純喊爽的而已,畢竟古蹟的保留牽一髮動全身,假如退守、哪怕只是1%、5%,樂生自救會與所有古蹟搶救者所做的努力,是不是就功虧一簣?

行政機關常常犯下的一個錯誤,就是「以為不會XXX」:以為不會出事、以為不會發生、以為不會有反對、以為不會有抗議、以為不會有意見、以為不會有人注意到...等等。在新莊捷運線施工藍圖確定的當下,難道都沒有人知道這麼做「將破壞樂生療養院」嗎?

當然知道。

那為什麼還要這樣設計?

以當年的社會氛圍,完全料想不到各方人馬都來抗議、來反對;或者,他們根本不知道那裡應該被視為古蹟。既然連這些都不知道,又哪談得了顧及人權、尊嚴呢?

事已至此,負責工程協調的公共工程委員會卻似乎還沒有認清現狀;當院長支票不可以跳票、院民自救會不可能妥協、工程施作不可能打折的情形下,是該把目光的焦點稍微再放大一些的時候了。

讓我們先來想想,新莊捷運線對樂生院區的衝擊為什麼這麼大?

主要的關鍵就是民國83年(西元1994年)時預定設立在新莊捷運線終點迴龍站的「迴龍機廠」。這個迴龍機廠包含了機動調度廠、維修廠、以及駐車廠的設計,樂生院區剛好就位在這個地方,而且新、舊院區剛好從中被切分成兩個部分,院民所緬懷的舊院區在這樣的規劃下,不但咫尺千里,更可能成為瓦礫一堆。

新莊線要通車,一定得有機廠輔助;樂生院區存在一日,機廠就不可能在那邊蓋起來。既然樂生不能動,結論就只剩下一個:找另外一個地方把這個必須的機廠蓋起來。在一般的工程狀況中,這一點是最難解決的。更換地點,就必須更新設計;然而比設計更惱人的,是適當場地的選擇與取得。盱衡目前新莊捷運線的設計,還真的沒有任何一個點適合容納這龐大的機廠設計。

前面提到「要把目光的焦點稍微放大一點」,該是時候了。

打開捷運路線預定圖,我們會發現目前有一條捷運路線正在規劃:萬樹線。萬樹線將從台北市的萬華區出發,往南邊經過永和、中和之後,跨過浮州橋,來到樹林市,最後則是跟新莊捷運線的最後一站:迴龍站接在一起,成為環狀捷運系統打開捷運路線預定圖,我們會發現目前有一條捷運路線正在規劃:萬樹線。萬樹線將從台北市的萬華區出發,往南邊經過永和、中和、土城之後,跨過城林橋,來到樹林市,最後則是跟新莊捷運線的最後一站:迴龍站接在一起,成為環狀捷運系統。

換句話說,在這樣的設計之下,新莊捷運線的迴龍站「可以不是」最後一個站;既然是環狀線的設計與規劃,何不把機廠「往後放一放」?

也就是說,只要將原本規劃的新莊捷運線,往萬樹線的後三站推去、進入了樹林市的範圍,機廠將不必侷限在迴龍地區;機廠一離開,樂生就活了。

對照台北市捷運局的規劃圖來看,只要把新莊捷運線延伸至樹林市的三俊站、監理所站、來到中正大安站,那麼原先迴龍車廠的維修廠、機動調度廠將可以重新規劃至樹林市內;而在該延伸線旁,剛好就有國有的監理所土地,以及國軍空置的光華營區可供興建使用,連土地徵收的開銷都不需要了。

而如此規劃路線的額外負擔,只需要將原本規劃萬樹線後三站的中運量設計,改成新莊線的重運量即可。將原本就要進行的建設提前,把對居民、土地、環境的衝擊都降到最小,其實可以是「花錢就能解決」的問題。

萬樹線原本預期十年規劃,如今也已經進行五年有餘,新莊線延伸所需的規劃、經費,都可以以最快速度、在最小範圍之內完成。即使是延伸後的新莊捷運線,也可望如期在民國101年(西元2012年)的12月通車。

如此一來,樂生古蹟完全保存、新莊捷運線如期完工,就連原本預計民國112年(西元2023)才能享受到捷運的樹林市民都能提前10年享受捷運帶來的便利,豈非三贏乎?

不過說老實話,我不知道這麼做會不會出現任何「天大的困難」、「無論如何窒礙難行」的理由,畢竟我不是一個專業的工程技術人員,甚至不是一個擁有裁量權、或是建議權的「高官」;但我知道一個原則:「錢能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

尤其是當這筆錢可以買到古蹟永續、可以買到建設如期、可以買到皆大歡喜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