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轉了我那篇『身為三重人,應知三重事』到網路上去,獲得了一些三重人的回響。文章中的大部分都是他們也能認同的,但是對於『布魯克林區』這樣的比喻有人覺得不太妥當,因為他們認為美國紐約的布魯克林區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其實都給人一種不好的印象,並沒有太多進步,他們是抱著一種『希望三重變得更好』的心情來提出這樣的看法;也有人提出了三重人整體文化水準還是應該向上提昇的意見。面對這些聲音,我覺得真是窩心極了。
算是續篇吧,我想說說在我的講法裡『三重市變成了布魯克林區』的原因。

事實上,在大概10~15年前,我可能還是不太滿意三重市生活品質的,最讓我覺得糟糕的,大概就是恐怖的治安。我家就住在忠孝橋下的中正南路上,其實這裡已經算是相對比較安寧的區域了,但是偶爾還是可以看到有人被拿著球棒的一群人往忠孝橋方向沿路追殺...(球棒不是這樣用的啊!!!)我也許是習慣了,除了一點點憂慮,其實並沒有十分害怕,打電話報警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動作越來越自然;但是自從某一天來家裡玩的同學們跟我一起親眼目睹了街上的圍毆事件,而他們幾乎嚇得說不出一句話來時,我才猛然驚覺:『原來他們常說不敢來三重、怕被打,是真的...』

可是這樣的情況在這10到15年來,其實改善了非常多,整個三重似乎就像我所感受到的,有了徹頭徹尾的改變;雖然某些『凶狠』的元素依然存在,但是變得稀薄許多。而一旦記憶中原本很鮮明的印象改變了的時候,即便這些改變都是好事,卻似乎也會讓人們不自由主的用另外一種方式去懷念過去。

三重人知道三重改變了,可是外人們不知道。上了大學、出了社會,大家還是依然在開三重的玩笑:

『哇,你是三重人喔?那我不能惹你喔!以免被打!』

既然擺脫不了既定印象,那何不幽默以對?總不成真的像過去的三重人給人的印象一樣,一言不合,或是不遂心意,就上前狂K海扁吧?

『哈!對啊,我們三重人很團結、很強悍的喔!因為我們就像是台北的布魯克林區呀!』

這一切是這麼開始的。

但我發現當我開始這麼說之後,我身邊的許多三重朋友(從國中到大學)忽然都很能認同這樣的比喻。我們開始一起將外界對三重人的印象往好的方向去扭轉,到了後來,即使只是朋友之間玩笑般的言談,依然可以聽出這一切慢慢在改變:

『你們三重的布魯克林人真的很團結耶!』--> 這是台北市民的讚嘆
『誰欺負三重人!!!』--> 這是人不親土親的一種怒吼
『齁...我就是講不過你們三重人...』 --> 這是用犀利的言語代替沙鍋大的拳頭

三重人在其他朋友心裡,慢慢地產生了一種新的印象,一種『很可親、可信賴、很團結、很在地,有時候卻也相當機車』的形象漸漸成形;而這比過去『一聽到三重就沒人敢來』、『眼神裡流露出對你住三重感到很同情的眼神』...要好得太多了。

現在大家都很習慣地把三重的朋友家當成出遊集合的出發點,因為交通甚是方便;每年冬天都要來霸味薑母鴨舉辦一次1~20人的大圍爐,吃完或許再去那有點亂的好樂迪唱個歌;騎機車經過天台廣場附近雖然還是會探頭探腦地期待看到『街頭格鬥』的Live畫面出現,但是現在對他們而言,『來三重』已經轉變成像是一種很有趣的體驗,大家真的開始把自己當作是來參加『布魯克林一日遊』的。

今年的雙十節,煙火回到了淡水河邊,小車約了大家一起來三重看煙火。因為佔了地利之便,大家可以很輕鬆地把車停好再走路到河邊,挑了個河邊區的石階坐下來,開始用亞鐵熊帶來的登山用卡式爐煮玄米茶、煮黑咖啡。當晚的煙火就剛好在我們面前施放;回頭一看,後面滿滿的人盤據在堤防上、草地上。要離開時,我們向四周喊著:『三重人要把垃圾都帶回家!』而我很高興地發現,即使是在聽不見我們高喊的遠處,草地上也幾乎看不到垃圾的存在。

這幾年來三重這附近的確增加了不少建設:疏洪道上的自行車步道、親水區、棒球場、堤防外的河邊步道、三重體育場、三重體育館,這一切一切確實都開始讓這塊我們成長的土地開始有了不一樣的變化,設施改變了居民的生活習慣,居民也要團結地去使用、照看這些設施。而在等到捷運完成,列車開始在重新路、三和路段奔馳時,那又會是什麼樣的一種面貌呢?始終令人期待不已。然而即使這些新的元素加入,三重的老夜市、老餐館、有名的老攤販,還是持續地發光發熱,期待更多的三重人帶領他們的朋友聞香而來。

我和朋友們最近組了個快要解散的棒球隊(這真是弔詭的文法),我們就把隊名取作『布魯克林78人隊』。這群隊友們即使來自三重、萬華、板橋等不同地方,但是對於這個名稱都覺得十分有趣;不管之所以叫『78人』的原因是因為每次打球都只到7、8個人,還是大部分的隊員都在1978年出生,抑或是這群人講話其實都挺78的...但很顯然地,這股『布魯克林認同』的氛圍也開始向三重周圍同質性不低的地區蔓延開來,成了一種『住民認同』的效應。

『當個布魯克林區的78人,的確是很快樂的一件事。』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osmosr
  • 拿棒球棍打人事小,
    總比天天夜晚提心吊膽好,
    新竹的夜晚有飆車族四處砍人,
    而遺憾的是,警察根本就不管,
    唯一能作的只有晚上不出門,在家放隻鎮暴槍罷了…-_-#
  • skyfire
  • 這倒是喔...之前我也有注意到新竹飆車族的新聞,還有清大交大學生到警察局抗議的部分。以前的三重其實也是會這樣啊,但是這幾年來真的改善很多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