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只是因為心血來潮,上網查了查電子地圖後,決定騎車到台北的左岸「八里」去走走。原本預計禮拜一下午要去,就連工作與課業非常繁忙的阿德都說好要一起去(他連八里哪邊有吃的都在前一晚找好了),沒料到一個突發狀況取消了當天所有的行程。我的心裡實在覺得可惜,「想去八里看看」的心情也一直沒有改變,所以我決定禮拜二自己輕車上路、來去「八里坌」吹吹風。


會想到要去八里,其實一開始的目的是很具體的:我要去找「廖添丁洞」。

座落在八里105縣道上的漢民祠,其實就是廖添丁的祀祠,這應該是許多人都曉得的。廖添丁當年被草草埋葬的墳塚直接搭上棚子、1958年蓋上祠堂,成了「堂墓合一」的樣式;之後在1972年新建大殿,再把祠堂包住,成了「廟中有廟、廟墓合一」的現狀;而目前大家看到的三層樓建築,則是在1985年時,將大殿遷移至一旁的「添丁公園」正門之後、另外再於祠堂上興建的,依舊是「廟中有廟、廟墓合一」。


【廖添丁第二代廟、碑亭、添丁公園入口】

可是我今天要找的不是「廖添丁廟」或「廖添丁墓」,而是「廖添丁洞」。

為什麼我會對尋找廖添丁的遺跡有興趣呢?主要是因為他是「真實存在」過的一個人。真的深究起來,甚至距今還不太久遠。他的事蹟或許的確受到過分的渲染,但相對的來看:如果他沒有這麼特別,或許早就被埋沒在歷史洪流中了。能夠親眼看到、甚至親身走過他當年走過的路、揣摩著當下他的心情,這是一種和歷史產生「交集」的震撼。廖添丁的傳奇故事我想也不必贅述了,因為版本實在太多了,天橋底下說書的把廖添丁的故事都分成了不只九集來演,所以只看有史料依據的就好:


【廖添丁在日本警視廳留下的檔案照片】


【這是廖添丁廟中留存的畫像,但根據地方文史工作者的判斷英該是位扮演廖添丁的演員、而非本人】

根據日本時代的「除戶簿」記載:廖添丁生於公元1883年(清光緒九年)出生在台中縣清水,台中廳大肚上保秀山莊(今天的台中縣清水鎮秀水里),百九拾壹番地。年紀稍長之後他覺得家鄉沒發展,所以跟同莊的人到台北謀生,在碳行幫傭,因為常常順手牽羊的壞習慣,店家請他走路,後來因為交友不慎,花天酒地,終於淪為盜賊。他從18歲起開始犯案,19歲(公元1902年、明治35年)就因為竊盜三犯而入獄服刑10個半月;出獄之後再度犯案,是日本警察眼中的頭痛人物。公元1909(明治42)年3月8日廖添丁再次「出獄」(還真不知道是因為刑滿還是逃獄),在1909年的下半年隨即又在台北、基隆等地陸續犯下5件以台灣富紳或日本警察為對象的重大刑案:

(一)07月21日:士林茶商王文長金庫搶案
(二)08月19日:大稻埕屠獸場警察廳宿舍與日新街派出所,村田式警槍、彈藥、配劍竊案
(三)08月20日:林本源家搶案
(四)09月05日:在基隆槍殺警察密探陳良久案
(五)11月04日:廖添丁冒充古山警部,犯下五股坑庄保正李紅家搶案




【廖添丁的檔案紀錄、犯罪(凶器)紀錄】

從日本的官方檔案與官方立場來看,廖添丁實在只是一個「刑事罪犯」、一個如檔案紀錄上所寫的「兇賊」,他不是猶如吳湯興一般公然率眾抗日的英雄首領,也不是一個政治犯,他只是一個單純、直接與日本警方作對、總是「神出鬼沒」的犯罪者,但他生前仍能在劫犯之餘記得扶貧濟弱、並儘量不傷人命,方能在死後民間的口耳相傳、口沫渲染之下,成為人民心中所懷念的「義賊廖添丁」。

犯下前述幾件大案之後,廖添丁躲藏在台北州八里的荖仟坑山的山洞中,明治42年(公元1909年),友人暨同夥楊林因為受不了日本警方的威逼利誘,於11月18日上午十時左右帶領日本警方捉拿睡夢中的廖添丁。根據當時的報紙紀錄,廖添丁曾試著以手中的「村田銃」(想必是8月19日偷的那一批)還擊,不料槍枝卡彈未發,楊林舉起鐵鍬打在廖添丁前額,造成廖添丁頭蓋骨破裂而死,事後楊林從日警處獲得2000日圓(另有一說是20圓)的賞金,但最後也難逃被日警羅織罪名入獄而死的下場。廖添丁藏身、殞命的那個山洞,當時被當地人稱做「猴洞」,後來則被稱為「廖添丁洞」。

*********************************************************************************

從三重出發,我沿著中正北路、越過疏洪道,來到五股。我刻意不走一般人常走的「八里左岸」龍米路,而是選擇越過觀音山的民義路(北53鄉道)前進。其實路程沒有我想像中的遙遠,從五股鄉開始,差不多只要騎20分鐘我就到了「觀音山國家風景區遊客中心」。

我怎麼會騎到這裡來?一不小心,就看到觀音山「硬漢嶺」的登山口出現在我前面,我騎過頭了!一方面是想確定一下路線,二方面是一個人騎車上山好無聊,所以我決定去找遊客中心的義工好好攀談一番。

當天的義工是一位很熱心的大姐,她一方面幫我指路、一方面還拿出一本「北海岸集觀音山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簡稱「北觀」)出的地圖集送我;原來這些年來(大概20年)觀音山整理出了至少五條的登山步道,而我的印象還停留在20年前要爬上硬漢嶺前的「無盡階梯地獄」...

「喔呵呵呵呵...那個階梯還在啦!」義工大姐笑得很賊很可愛「因為硬漢嶺的階梯間隔與間隔之間還是很高,所以在抵達啞口之前的確是『比較不好走』...」

先謝謝義工大姐的解說,可是我今天的目標不在那兒,轉而詢問「廖添丁洞」怎麼走。

義工大姐說我大概錯過了500公尺,在之前公路的最高點就應該要左轉改走「荖仟坑路」(北49鄉道)了。重新回頭騎,我猛然發現就在路邊的制高點,我可以將底下的八里市區、和正在興建中的台北港給一覽無疑,那樣的景色簡直是令人心曠神怡

興建中的八里港

沿著荖仟坑路往八里方向,我很慶幸沒有從八里左岸騎上來,這路完全可以算是「陡降」了;如果從八里左岸往山上騎,那可是會翻車的「陡昇」哪!遊客中心的義工大姐說這條路上右邊是茄苳樹、左邊是相思樹,這個季節會傳來很棒的香味。香味的確是撲鼻而來,但是我的精神不是十分專注,因為我得找路,我怕我錯過了「廖添丁洞」的指示牌,尤其是當義工大姐告訴我「那塊指示牌真的很小」。

終於,在一個「陡降左轉」的路口,發現了一個「往右陡昇」的指示牌,標示著「廖添丁洞」的方向。往上騎進去有幾落的民宅,一旁有三棵看起來樹齡很老的大樹,這應該就是那三顆百年朴樹吧!

就在民居旁,很明顯的就是觀音山石石板構成的步道,越過一座小拱橋,廖添丁洞就在上面了。



把車停好,在一旁看似饒富興味注視我的老先生開口問道:「你是要來找廖仔添丁那個山洞嗎?」

於是開始跟他攀談起來,原來這個地方實在不是很多人曉得,除非有心要找,否則一下子就錯過了。他還神秘兮兮的對我說:「你今天一個人來,還是不要上去比較好,改天多帶一些人一起來吧!」

「這樣啊...好好好,我想也是!」

對不起,我就是沒那個野膽一個人去找洞,何況老先生都這麼說了,對吧?(不爽咬我啊!笨蛋!)


下山的路是迎著八里的海岸,空氣裡面好像夾雜著鹹鹹的海味。我忽然想起在1909年11月18日的那個早晨,日本警察們就是抬著廖添丁、沿著這條路,走向八里、走向廖添丁埋身的漢民廟現址。

東想西想的結果就是我又錯過了一座隱藏於路旁、日據時代的「奉憲示禁碑」。

荖仟坑路下來,直接接上省道台15線,路口的對面左方,就是「漢民祠」。其實根據著八里當年的發展,可以想見為何將廖添丁早早埋葬於此。該地是當年八里聚落的邊緣地帶,一個罪犯又怎能奢望死後獲得隆重的待遇呢?中央級的墓區當然佔不到位子,就在「邊邊」挖個坑埋了吧。

話雖如此,傳說當年台灣總督府巡查部長(相當於今日的刑警隊隊長)「松本」氏,竟以其對立身份在1909年11月19日為廖添丁立了墓碑;一塊觀音山石打造的碑,上款「明治四十二年十一月十九日」、中間落款「神出鬼沒廖添丁之坟墓」、下款「松本建之」;這塊碑書就起來並非當時漢民常用的形式與類型。(漢人會寫上堂號、生卒年)。所以判斷起來,我會覺得這塊碑或許真的是該位日本警察隊隊長在長期與廖添丁鬥智鬥勇、惺惺相惜之下,表達的一點心意吧。這塊碑曾經一度淪為附近的水溝蓋,如今這塊墓碑被移至大殿之外、另建涼亭藏之。


【台灣總督府巡查部長松本氏於1909年立的墓碑,落款松本建之】

走進大殿,其實人還滿多的嘛,有不少人拿香祭拜著,口中喃喃著心頭的祈求,我往後頭走,想看看他的墳塚。走到殿後,迎面而來的墓碑...上面寫的不是廖添丁啊!原來那是當年蓋廟時沒有遷走的墳塋,回頭一望,隔著鐵柵欄,原來廖添丁的墳墓就在我的腳邊。他的墳墓上灑滿了銅錢,興許是信徒們的一種慰藉,或是一番祈求。有一個阿婆隔著包圍墳塋的鐵柵門左右觀望,不知在看什麼,後來我聽見她跑去問廟婆:「墓上的青草現在都沒辦法拔了嗎?」我才猛然想起,有傳說廖添丁墓上的墓草可以治百病,原來即使到了今天,還是有信徒如此的相信著。

沿著八里的中華路、接上龍米路,踏上回家的歸途,其實也只不過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罷了,但是心裡面好像就是完成了一件事情似的。其實八里地區(古稱『八里坌』)還有很多地方,是在近幾年開發之後,我都再也沒有去過的。像是八里左岸的咖啡廳、觀海大道、鐵器文化十三行博物館、距今4300~7500年前的大坌坑先民遺址...等等,對我來說都是十分新鮮的。但是其實我對八里應該不陌生,小時後我爸最喜歡帶我們到八里的海邊,那時候沒有台北港,整片沙灘都是黑色的,我們可以盡情的玩砂、跳浪、在海邊套個游泳圈然後擱淺......而現在的八里海岸線,奔走的是一輛輛砂石車,往來於興建中的快速道路上;記憶中那左半邊的八里,在現實生活裡,已經不存在了。

晚上看新聞,我愣住了:為什麼晚間新聞會提到廖添丁?記者還跑到台中秀水的殘破故居去採訪?原來4月15日,是廖添丁的生日,就是今天?這麼巧!

原來廖添丁也是牡羊座的啊...


延伸閱讀:再訪廖添丁洞


補述:根據【歷史月刊】翁慧雯於1999年的研究,4月15日似為廖添丁之陰曆生日;其陽曆生日乃係1883年5月21日。然而至今民間仍多以陽曆4月15日為廖添丁之誕生日。

附註:關於廖添丁本人事蹟及若干圖片僅參考自文化˙資產˙八里坌部落格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