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301941475_l.jpg


年輕的時候,最喜歡的金庸小說人物是令狐沖、楊過者流。正所謂年輕氣盛、青春風華,當年對於這些人物難免有些自我投射,或自比、或追求、或嚮往,或期待;然而隨著光陰逝去,難免發現自己對自己的誤解實在太大,一切自以為是的投射都建立在少不更事的狂妄上,都只是皮相。


邁入而立之年的後期,開始欣賞貌不驚人的貪吃老頭洪七,此時代表的是步入社會後對自己的一種期待,希望自己能無愧於任何人、也無愧於自己,但在嚴肅之餘仍期待自己能遨遊人間。而當發現身處江湖總有是非,曾經以為相濡以沫的人兒不再,也只好相忘於江湖。降龍十八掌勇猛精進,但個中醍醐仍首推「有悔」二字;打狗棒法戳纏絆劈挑引封轉,卻也總是挺身而出、揉身而上。人生的況味不外進、退、取、捨之間:激進緩進、實退虛退、豪取巧取、全捨難捨,都是工夫,也是功夫。

金庸先生歸去,「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鳶」在人間終成絕響,但或許再過個十年、二十年,我們依然能從不同的金庸人物身上感受到對自己不一樣的啟發。縱使金庸版本三修四改,在每個人的心中總有屬於自己的一個版本;在人生不同的階段讀金庸,對人生的頓悟總有不同。

天上終返老文曲,人間再無真武俠。感謝金庸先生為我們的青春歲月、過半人生,帶來溫暖又充滿人文底蘊的金色光華。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金庸 查良鏞 武俠小說
    全站熱搜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