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和棒球有關的文章,但是我不打算放在『各類運動』的分類。因為今天我想說的是『看棒球』,而不是『打棒球』。在去除掉技術面的東西之後,棒球對大部分的球迷來說,是一種『生活』。
『Take Me out to the Ball game』---我想大部分看過棒球的人,一定都聽過這一首『棒球國歌』吧?幸運的朋友甚至可以在美國職棒大聯盟的球場上親耳聽見這首歌曲,在每場球第七局中場休息的時候,由所有的球迷一起琅琅上口。能親耳聽見全場3~5萬名的觀眾一起大合唱,應該是會起雞皮疙瘩的!

在美國,棒球是很daily的。孩子在日常生活中打棒球是一件在平常不過的事情;若是有幸居住在擁有職棒隊伍的城市中,支持家鄉的棒球隊伍更是一種『城市凝聚』的具體表現;我們可以看到芝加哥人在小熊隊在1908年以四勝一敗打敗底特律老虎隊、取得世界大賽的冠軍之後,將近百年之後才在2003年與另外一支『萬年大衰隊-波士頓紅襪隊』一起打進季後賽(當然,最後這兩支球隊還是都輸球的,不然怎麼稱得上『中了魔咒』呢?)芝加哥人依舊熱情湧入球場,因為他們永遠相信家鄉的球隊即將為他們帶來最偉大的奇蹟;當紐約洋基對上波士頓紅襪隊那段百年世仇的高度張力(貝比魯斯當年被從紅襪隊交易至洋基,便詛咒紅襪隊將永遠無法獲得世界冠軍),都是讓這一場又一場的game永遠那麼好玩、有趣的原因。

台灣的棒球發展不過15年,各球團的屬地發展也十分不明顯,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在台南阿德面前嗆聲。

『Yahoo!,有韌性的台北兄弟象再度逆轉打敗了"棒球場上的公務員"台南統一輸!!!』

阿德當然嗆回來。

『我們台南人都是腳踏實地、穩紮穩打的球隊,哪像你們台北球隊,跟打不死的蟑螂一樣。每次看你們莫名其妙的逆轉我就很氣!就算再韌命,也是職棒蟑螂~~』...凡此云云。

台北人和台南人或許的確可以當很要好的朋友,但是講到棒球就彼此滿嘴垃圾了。其實自己也了解兄弟象的乞丐經營哲學很糟糕,可是看棒球的時候嘴巴就是自然而然地垃圾了起來;什麼都可以輸,但是氣勢絕對不能輸!畢竟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嗯...或許這也解釋了為何哈佛、耶魯的法律系學生都那麼愛看棒球。

說到『看球要說垃圾話』,其實這是很有學問的。

雙方叫陣要不帶髒字才叫上乘,酸要酸得徹底、賤要賤得剛好;對球員做人身攻擊是最低級的程度,最好是得讓對手只能笑著跟你說聲"謝謝"那才完美;說得對方啞口無言、滿頭青筋就會覺得自己的人生怡然美好。在美國,大部分球迷可是比我們下流得多,但是卻又讓人不得不佩服他們的無聊與創意;我當然不是說這樣的行為值得效法啦...可是老實講,真的很爽!

阿德曾經告訴我,十幾年前在台南球場看球,他們這些台南獅迷會帶著甩炮、沖天炮到外野去"招待"李居明;老實講這還真不是普通沒品耶(幾乎超越美國人了!)只見阿德一臉無辜、雙手一攤:『這很正常吧~~我還很懷念那段椅子可以拔起來丟進場的歲月...』......這讓我開始思考南北一邊一國的問題;也開始相信,台灣棒球場上的屬地主義是可以落實的,只要阿德和他的同學們繼續努力的話...

這幾天最hot的棒球新聞,應該就是日本的鈴木一朗打破了高懸80餘年的『單一球季257支』安打的世界紀錄,並將紀錄推向262這個數字。一朗的成就不只歸於個人,也同時代表了所有日本人的驕傲吧。對照日本人的歡欣鼓舞,台灣的台中興農牛卻在總裁插手球隊運作的情況下,總教練、領隊、投手教練被無預警的撤換,有錢的大老闆還撂下了一句話:『球迷不想看,可以不要來看!』。記憶猶新的是上上個禮拜日本職棒球員在球迷的力挺之下,以罷工捍衛自己的工作權;兩相對比,我也只能安慰自己:『台灣人真的很愛棒球...已經達到一種"愛到深處無怨尤"的境界了...』

其實,當我自問:『假如這件事情是發生在自己支持的球團身上,我還看不看球?』

滿令自己訝異的,我發現我還是會繼續看比賽。雖然嘴裡會罵、筆下會寫,但是我還是會看。我也知道台灣目前的職棒發展是遠遠比不上美國、日本的職棒水準,但是我還是會看、而且愛看!沒有什麼崇高的理由或是特別的原因,單純就只是因為這是帶給我愉快的一種生活方式罷了。

有一陣子沒去球場囉,
令人沮喪的國考剛結束,也是該到球場說些『垃圾話』的時候了。

************************************************************
<>

Katie Casey was baseball mad
Had the fever and had it bad
Just to root for the home town crew
Every sou Katie blew
On a Saturday her young beau
Called to see if she'd like to go
To see a show, but Miss Kate said ... No,
I'll tell you what you can do

(Chorus:)

Take me out to the ball game
Take me out with the crowd
Buy me some peanuts and Cracker Jacks
I don't care if I ever get back
Let me root, root, root for the home team
If they don't win it's a shame
For it's one, two, three strikes you're out
At the old ball game

Katie Casey saw all the games
Knew the players by their first names
Told the umpire he was wrong
All along, good and strong
When the score was just two to two
Katie Casey knew what to do
Just to cheer up the boys she knew
She made the gang sing this song

最琅琅上口的部分是第二段,堪稱棒球國歌;這首歌由Albert Von Tilzer 以及 Jack Norworth共同譜寫。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