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棵秋天的樹,

天地間渺小的身影,斜倚山崖邊,聽海浪的踅音。

戀人在我身旁彼此承諾對方是我最深愛的人、會天天想你...

卻只有我能分辨口是心非的假假真真。



和天一樣高的枝枒,是因為想把整片天空打開,

我可以聽見肩膀上的鳥兒對話,

鳥兒子興奮地炫耀著:我學會飛翔~~

鳥媽媽微笑著呢喃:飛高一點才能帶我去月球旅行



我可以看見初升的的朝陽照在大海的海面上,

反射的波光,像是妳目光中最動人的神采,

彷彿是一泓眼睛裡的湖水,紀錄在旅人的單身旅記中。



小時候的青梅竹馬,總喜歡在我的身上刻下勿忘我的字句,

年少輕狂的烈火青春,彷彿生命裡沒有不可能的事。

長大之後的戀人,卻在彼此『想念我』的叮嚀聲中漸行漸遠;

愛從不輕易地來,但總是輕易地離開,

風留給春天,哀愁卻留給了彼此。

但願戀人們永遠記得最刻骨銘心的這一年、這一夜...



我的低語沒有人聽得懂,人們也聽不見我唱的自由歌;

祈願的人總以為你都知道,卻忘了傾聽我的回答。

就像河流沖擊著岸邊,換來的只有沉默之砂的潰散。



在黃昏融化了世界的色彩以前,請告訴我傳言中玫瑰的名字,

什麼都願意給,只想知道妳是否真的愛我?因為我後知後覺...

透過天堂的後窗灑落湖面的靈光,隨妳漫步湖心草深長,

抬頭看,有一道彩虹橫過天邊。



聽著窗外雨聲的消逝

彷彿在說:『這是我的未來,不是夢。』







***************************************************************

2004秋天 寫給 張雨生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