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以為刻骨銘心的感覺或許可以延續下去

但是漸漸地 我發現自己開始習慣客套和冷漠

曾以為自己守護著最堅定的堡壘

卻比海灘上的沙城還要容易隨著時間的浪潮而消逝、遺忘

人總是忘了自己為什麼恨,卻依然持續在恨

而人們是否就能知道自己所愛為何,或者一切都只是一種習慣性地漠然?



還好,真的開始習慣了。



****************************************************************

現在的生活,我的自由...



下了班之後沒有非打不可的電話

一個人選擇餐廳或是外賣 沒人嘮叨這樣吃是否健康

週末我可以睡到第二天太陽西下

或是一個人逛逛IKEA、新開幕的大潤發

興致來了可以到天台戲院支持國片

或是站在敦南誠品複習第103遍的金庸武俠

就算扭開電視看一整晚 直到失去意識攤倒在沙發

也不必理會嘈嘈切切地無端絮聒

想看棒球就看 想罵髒話就罵

睡覺打呼也不必在乎了 反正吵到的都是我媽



-可是如果-



有人要我按照三餐、宵夜打電話問候她

盯著我天天吃素、吃排骨要過水泡茶

週末會抓我一起晨跑運動,比平時還早起床

可以一起逛逛百貨公司或大賣場,偶爾刷爆我的國軍英雄卡

去不去電影院都無所謂,反正我家有平面電視和舒服的床

我得開始學著看EQ、時尚,積極塑身、減胖

聽清楚她說的每一句話,而且都要放在心上

棒球或許沒辦法繼續支持兄弟象 只因為她認為黃色太亮、致遠鬍子太長

若是罵髒話被聽到 耳朵就等著遭殃、一句扭一下

晚上可能無法一覺好睡到天明 因為『會打呼都是因為你胖~~~~~』

如果不想挨刮 只好自我潛能開發:睡著之後聽到酣聲就得自動起床!



...都是『如果』˙所以˙我的寂寞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