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朋友最近很沮喪;因為她覺得她的男朋友太懷念過去的初戀女友、卻完全不在乎她的感受。
『初戀是不是會有一種不可替代性?不管過了多久,都不會忘記她?』聽起來有點氣急敗壞...

『正常來說,沒有人會忘記跟自己交往過的人吧?初戀也是人,當然不會忘記啊。』我很認真回答。

『所以如果你和後來的女朋友重遊舊地的話,會覺得觸景傷情嗎?會一直懷念初戀情人嗎?』

『喂喂,很抱歉,我只能想初戀情人,因為我也有初戀情人可以想......關於妳的問題,應該只有在"心理上落單的人",才會在舊地重遊的時候,覺得觸景傷情吧。』一邊心裡覺得受傷、一邊還要認真回答,真難。

『對過去的懷念代表什麼?』...真是大哉問。

『可能是一種對歷史的懷舊、也可能是美好的回憶、也可能是單純地重感情...天知道那對其他人來說代表什麼意思。』

『原來,要變成過去才會被懷念...這樣我懂了...』
就算是笨蛋也該聽得出這句話的涵義:她開始耍任性了...
願神保佑她的男友。

是啊,因為『當下』必須要用來『相處』和『珍惜』,而『過去』才是用來『懷念』和『教訓』的。有那麼寶貴的『當下』可以珍惜和相處,卻拼了命要求對方把自己列為唯一來『懷念』,這不是很耗呆嗎?

可是偏偏這樣的狀況卻常出現在所有的情侶身上。

反覆不斷地重複『你愛我嗎?你是真心的愛我嗎?你要怎麼證明你是真心的愛我?如果你愛我,我就是你的唯一,我是你的唯一嗎?你是真心的把我當成你的唯一嗎?你要怎麼證明你是真心的把我當成你的唯一呢?.....................』

老實說,我光是想像以上這一段文字,就覺得坐立不安...好大的壓力啊!

『我該怎麼辦?又不能對她發脾氣、也不能隨便回答,但是我已經很誠懇地說愛她了,我還能怎麼辦呢??看她的樣子似乎還不太相信?難道是要我跳港來證明嗎??』身為專情溫柔的牡羊座男性,假如易地而處去假設的話,我是這麼想的。謝天謝地,我不需要真的易地而處...正所謂『個人造業個人擔』、『看戲比演戲還過癮』。

只是,跳港真的就能解決問題嗎?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希斯萊傑主演的『騎士風雲錄』。美麗的女主角要求騎士主角『為了證明愛她,那就輸了這一場比賽』,而希斯萊傑只好莫可奈何卻又不得不為地放下手中長矛、承受對手的一次又一次強力的矛刺衝擊、一分一分地輸去;眼看著就要輸到底了,美麗的女主角卻又派了侍女來傳話:『如果你愛我,就為我贏得這一場比賽。』

希斯萊傑的朋友拍了拍他,帶著同情跟他說:『上吧,為了你摯愛的女人贏得冠軍吧!』而他在馬上只回了一句話:『我現在恨死她了!!』最後還是贏得冠軍而歸。

很明顯的,這證明了:『跳港只能解決暫時性的問題』;男人這輩子應該會有跳不完的港,假如你是真心卻又不知所措地愛著那個女孩。

其實兩個人相處,多少都有一些相處間的『落差』吧,以前我會很習慣地認為『戀人之間是應該彼此沒有秘密的』,而如今我已經將這種『習慣性地認為』,修正成『理想中的期待』,因為假如我不喜歡別人強迫我做某些改變,那麼將心比心,我也不應該將某種特定的模式套上對方的脖子。當然啦,我必須承認:『我應該也是做不到啦!』不過最起碼我會朝這方向繼續去努力,假如有機會讓我努力的話...

像這類的問題,不管像誰尋求解答,都是無法解決的,還是得靠自己想通了。假如老是和對方的過去爭寵,這就好像是跟一個影子對打一樣,著手處不是牆壁就是磚石,痛的都是自己;而有趣的是當影子暫時退去,而妳也看清了那是原本就存在的牆壁、再普通不過了,但只要影子一出現在上面,妳又瘋狂地上前槌打。直到最後自己痛死了,旁觀者也笑死了。

別和自己幻想出來的影子打架,那是全世界最笨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