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暮春,為了阿德追求人生春天的計劃,我捨命陪君子地陪他先上九份做了一趟『戰術演練』,循著秘密小路走回瑞芳,原本要去的金瓜石因為九份機車出租行倒閉的緣故,也就取消了。下山的時間說早不早、說晚不晚,阿德一時興起:『欸...北海岸是不是有什麼火車便當很有名?』『有啊,在福隆。』『OK!我們去福隆吃便當!』
就這樣,我們從瑞芳上九份、走下山、再從瑞芳車站搭火車前往福隆;到了福隆之後發現滿街都標榜著『正宗福隆火車便當』,但是這一點都難不倒我們,馬上發揮法律系學生抽絲剝繭的分析能力找到了最老字號的便當店,當阿德從內堂拿著兩個樣式簡單的滷肉便當回到座位上時,我看到他臉上帶著滿足與勝利的笑容。

阿德很喜歡吃滷肉飯、魯肉飯、炒青菜這類的路邊小吃,所以火車便當對他來說真的是最華麗的美食饗宴,可是看他這麼快樂我實在忍不住想要質疑一下:『你怎麼這麼愛吃這些啊?吃來吃去都是一樣的,不會膩嗎?』

『你還敢說我,你還不是每次都點焗烤類、或是有起士在上面的食物,你根本看不起滷肉飯嘛!哪天我請廚師把滷肉飯拿去焗烤一下,搞不好你就會喜歡吃了!』

阿德越來越伶牙俐齒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有沒有想過,有女生願意陪你這樣每次出門都坐在路邊吃滷肉飯、意麵、貢丸湯嗎?這會不會是你在談戀愛時的盲點?』

『是這樣嗎?』一邊咬著滷蛋,一邊思考我的問題『這一點好像很重要齁,要找一個願意跟我總是吃路邊攤裹腹、還要樂在其中的女朋友...』

『就是說啊,所以你要考慮進去喔。』

『好!我決定了!我要努力尋找屬於我的"滷肉飯女孩"!』
-------------------------------------------------------------------------------------------------

這就是『滷肉飯女孩』的由來;跟王大作家的『蛋白質女孩』相比,感覺上就是...local了一點,可是很實際,對還在國家考試洪流中掙扎求生的我們而言,即使是簡餐店,大概都是一種『生活中不可承受之輕』;不過,這裡指的是物質上受到的限制,精神上是否富裕則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今天中午去參加Cubic的婚禮,在等待鬧洞房的時候,我和A先生稍稍聊了一下,因為大家都在起鬨下一對結婚的應該就是A先生和J小姐;J小姐的態度其實很明確,猶豫未定的反而是A先生;都是法律系畢業的國家考生,其實我很清楚A先生為什麼這麼為難:一種『大事未成,何以家為』的感慨、一種『怎麼能讓她嫁過來吃苦』的擔憂。說得好聽一點,是一種責任感,而雖然我也跟他抱著相同的想法,但是因為跟他在一起的人是個性很特別的J小姐,所以他的擔憂與體貼就變成了一種多慮的龜毛表現。

A先生所考慮的真不少:這個家要多大、有沒有車、收入夠不夠用、生了小孩奶粉錢從哪裡生、窮女婿怎麼面對J小姐的爸媽…等等。而J小姐要的其實很簡單:就是想結婚成家,公證也行、住三坪小套房也行,只要成了家,就有維持下去的方法。

A先生有點感慨地說:『仔細想想,兩個人交往到現在,每次約會好像都是吃路邊攤或是小吃店,唯一一次進真正的餐廳,還是去吃麻辣鍋,而且那次你也在場!』(內心OS:我還真是個天生的燈泡啊...)

『所以啊,J小姐在乎的根本不是你的名利雙收或是功成名就,何況你現在還稱不上是窮困潦倒,你不覺得你應該好好地珍惜你的"滷肉飯女孩"、想辦法讓她快樂一些嗎?』

隨著殘忍的鬧洞房活動開始,我和A先生的對話中止了;現在我比較擔心的是在看過如此殘忍的鬧洞房活動之後,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敢公開發帖子、辦喜宴...

最近我身邊結婚的朋友真是多,我自己在這兩個月間,就要送出五封紅包(無怪乎禮金袋是紅色的:完全就是『血』的象徵...)。最近結婚的朋友們都有一些共通點:婚禮精緻簡單(不再是過去印象中的流水席開4~50桌)、新人雙薪且經濟獨立、收入不多但是度日無虞、不見華房大車,但是更有相扶相持、終成眷屬的一種幸福感,大家似乎都不約而同地覺得『也該是在一起的時候了』。粗茶淡飯也是生活,十指相扣就很幸福,即使掙扎在各自追求心中理想的道路上,也不應該以此阻擋彼此互許幸福的人生。

人生匆匆,轉瞬即逝,誰能保證太遙遠的以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一直把眼光放在未來,忽略的就是當下。『現在結婚與五年後結婚有什麼差異嗎?當然有啊!你們將多幸福五年。』而一輩子能有幾個快樂幸福的五年、十年呢?

所以,請多加珍惜、及早珍惜你身邊的『滷肉飯女孩』;當她願意與你共苦,希望你也不要忘記與她同甘。能看到她真心而幸福的笑容,不就是世間最偉大的成就嗎?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