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桐絲弦音若秋,青空浮雲動似流
桂竹啼鳴聲激越,起舞隨壎訴離愁
玉璁錚錚鳳凰泣,簫唱鬱鬱如悲鴻
中平端和聚百鳥,婉轉抒懷跨飛龍
磬舞鐘鳴感后土,箏樂鏗鏘動天皇
軒轅擂鼓伏西尤,諸葛撫琴定北邦
夢入九天聚鵰燕,北冥鯤蛟跳波光
金烏燦爛八方耀,玉兔皎然四野藏
************************************************************

用紫色的梧桐木來做琴身,配上由蠶絲摷揉而成的絲弦所做成的琴,其音色猶如秋天天空的深邃優雅,一般的似詩如畫。有時又如青天裡的白雲經風吹拂、光影流動;有時又如流水一般的無所不至、無所不往。用桂竹製成的笛子。時如鳥啼、或如鳳鳴,樂音激越昂然。悠然漫越的壎聲令人不禁隨之起舞,滿懷著溫柔婉轉,恰如面對一位美麗的少女,傾訴滿腹離別的相思與憂愁。

最古老的樂音,是由身上所佩掛的玉器互相撞擊而來的。其聲響,古人形容之,猶如鳳凰鳴泣的聲音,清亮優雅。竹簫的聲音低沉,則像是一個歷經滄桑的老者,在對著你緩緩的唱訴低吟;又彷彿猶如一隻悲傷的鴻鵠,發出感人至深的哀鳴。

崑崙有一何足道,以古琴演奏百鳥朝凰,聚百鳥於少室山中,琴音端正和平,優雅閑麗。另外有一位長於笛簫的蕭史,以樂音與弄玉結成千古良緣,後來更跨飛龍而去,始有『蕭史乘龍』之傳。

古代祭祀天神地祁人鬼之時,常以鼓擊鐘磬所發出的清雅正調,來向大地表達最真摯的虔敬;宮廷中的樂舞,後來更有以箏樂之華麗,為其錦上添花,以示帝王之榮寵輝煌。曩昔公孫軒轅討伐蚩尤,曾以雷燮之獸的骨與皮做成大鼓,擂出撼動天地的威勢,終得平定西蠻蚩尤;蜀漢的諸葛孔明在北伐曹魏,也曾在以一空城計,用古琴撫出蜀漢的優雅與勝利。這些,都代表古人的生活與音樂,是緊緊相扣、息息相關。

我相信出色的樂者,聆聽其演出之樂音,可以令人猶如身處夢中,飛入九天,將空中的雕鷹,鵠燕給聚集起來;唐代有李憑擅彈箜篌,樂音舞動,能使北海中的鯤魚和蛟龍都飛出海面,騰空翻越.這樣的音樂,猶如白日的太陽,金光四射,赫赫生輝;也猶如夜晚的月亮一般,傳達四野冬藏的寂靜和沉穩,回盪不息。

*************************************************************
『琅琊』者,乃天帝藏書之處,藏書之豐富、瑰奇自然不同凡響。但是為啥這首詩要叫琅琊神韻?其實我自己也解釋不出來,單純地覺得琅琊這兩個字很不錯罷了。

這一首詩(如果算詩的話)我已經寫了很久,不過一直沒放上來。從高中開始,就一直是國樂團的成員,一路玩上來,認識了很多朋友,尤其都是一群會被國樂感動的朋友。國樂在台灣只能算是小眾文化,但是對我來說,那並不會侷限住我;嘻哈樂是音樂、搖滾是音樂、國樂也是音樂,只是表達的方式不同罷了。

無關政治立場,我一直很喜歡古中國傳達的一種『意境』,那種感覺和現代的中國已經完全脫離,很難在對岸的同志們身上找到這種傳承。

寫這首詩,除了紀念參加國樂團的歲月,一方面也是想試著描寫國樂的力量與華美。由古至今有關國樂器或樂曲的典故實在不少:黃帝以雷獸之骨為鼓槌、雷獸之皮蒙鼓,擂之以振軍威,終大破蚩尤;蕭史騎龍、弄玉乘鳳的愛情故事;諸葛孔明在使空城計時焚香撫琴以示閒逸而退北魏大軍;李憑彈箜篌,驚天動地;甚至是金庸小說中:黃藥師的玉蕭、歐陽鋒的鐵箏、洪七公的縱聲長嘯、曲洋與劉正風的知音莫逆、令狐沖與任盈盈的琴蕭合奏、崑崙三聖何足道以古琴音集百鳥...典故之多,當然沒辦法全部寫出來,即使勉強付諸於文字,其『意境』...也只能憑個人的直覺去稍加領受爾。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