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參加才怪!阿德又不是什麼職棒好手,怎麼可能獲邀參加大聯盟春訓?
其實是阿德考上F大法研所,而且還很殘忍地拿下正取第一名。

之前我和阿德在瞎聊:「考上錄事庭務員相當於大聯盟1A、考上書記官大概像是升到大聯盟2A、考上公務員高考或檢事官差不多就有3A了,隨時都可能被拉上大聯盟去〈考上律師〉。」

至於法官、檢察官呢?那就像是大聯盟各隊裡的明星一樣,除了要有才能、努力等條件之外,還得有相當程度的機運才行。這種可遇不可求的機會,只能放在心裡期待。

而法律人普遍都感受得到,能考上國內的法研所,距離律師也就咫尺之遙了,這就像能擠進40人名單、獲邀參加大聯盟春訓一樣,成功就在前面了。

剛剛阿德打電話告訴我這個消息,聽得出來剛哭過。X的!是不是男人,這樣也哭...T_T凸

換句話說:阿德要回台北來了。

換句話說:要ㄠ大餐的人可以開始排隊了!

換句話說:辦公室裡面的紙、文具用品、影印機又要遭殃了...


阿德苦撐六年,終於考上法研所、在律師高考的前哨戰裡勝出;這六年來他的煎熬和努力歷歷在目,與在美國小聯盟裡載浮載沉的棒球選手相比,那份寂寞和徬徨只怕相差無幾。

今天,我像是個站在場邊,身上背著裝滿熱狗花生的箱子大聲叫賣、靠著「法律」這球賽在賺錢吃穿的小販,看似勉強還撐在「法律」這球賽的領域裡,只是別人打球、我賣熱狗,心裡實在是百感交集。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