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有種感覺,2008年真像是「國片復興元年」,從「海角七號」獲得佳績並且開出亮麗票房,緊接著上場的「囧男孩」在還沒上映前,日本的NHK就買走了當地播映的版權,這是十年以來未有之事;但我個人原先最期待的並不是這兩部,而是「一八九五,乙未」;如今這部片子拍攝完成,也已預計將在2008年的秋天上映。由於題材的緣故,我不敢奢望票房能如「海角七號」這般亮麗;但卻又私底下希望能趕上這波國片復興熱潮,讓「一八九五,乙未」叫好也叫座。



這部片的故事是以公元1895年在臺灣發生的「乙未戰爭」為背景;中國的滿清政府在1894年的甲午戰爭中敗給日本、簽下馬關條約,將臺灣、澎湖割讓給日本;1895年的暮春,日軍由台北的澳底登陸、準備接收臺灣。直到同年10月22日控制全臺灣,各地紛起的抵抗造成臺灣14000名民兵戰死;日軍於交戰時雖僅戰死164人,但卻因為臺灣山林中的瘴癘之氣與瘧疾折損4700多名士兵,其中甚至包括日本皇位第二順位繼承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以及少將山根信成都客死他鄉(能久親王病死是日本官方說法,但在臺灣則有多種傳言,有認為能久親王是遭山砲轟死,亦有一說認為是能久親王因病乘於轎中,後遭臺灣民勇一湧而上以鐮刀斬首而亡)。對雙方而言,都是十分慘烈的一場戰爭。



「一八九五,乙未」的故事集中在乙未戰爭的第二階段:桃竹苗地區的客家人抗日。在吳湯興、姜紹祖、徐驤等人帶領之下的客家民勇在桃園開始伏擊日本人,由於裝備落差太大、兵勇實力參差不齊,當年七月姜紹祖於新竹城破兵敗、服鴉片自殺身亡;吳湯興帶著眾人退到苗栗、且戰且走。在苗栗歷經日軍的「尖筆山砲轟」之後,這股客家的抗日力量後來南下到彰化的八卦山,與南部的抗日力量會合。結果在一八九五年的八月二十七日,日軍以砲轟揭開了乙未戰爭中最大會戰「八卦山戰役」的序幕;二十九日凌晨日軍開始衝鋒、上午八點日軍宣佈勝利。在這場戰役中,吳湯興、吳彭年、嚴雲龍...等客家民勇及臺灣民主國將領皆力戰身亡。徐驤率領少數民勇再退台南,隨後進駐斗六溪與日軍游擊,後遭日軍擊退至他里霧(今日之斗南),當年10月上旬於戰事中中彈身亡。



臺灣民兵反抗的結果,也造成乙未戰爭中日軍針對任何可能反抗、或是反抗最烈的鄉鎮村落進行「屠村」式的無差別掃蕩。桃園、中壢、台北地區的三峽(當年叫「三角湧」地區)大漢溪流域,直到南部的布袋、鹽水、玉井、六堆等地,造成當時許多村子「無男丁」的悲慘現實。

其實電影根本還沒上映,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導演的手法、呈現的畫面、故事的主軸、搭配的音樂...等是否值得期待,坦白說吸引我的是「這段歷史」。在我那個年代的歷史課本,對於「乙未戰爭」根本著墨甚少,只是簡單將吳湯興、徐驤等人單純地列為「抗日英雄」,製造出彷彿「漢賊不兩立」的忠黨愛國信條與政治正確。但就像「霧社事件」中對抗日本人的莫那˙魯道一樣,其實在對抗日本人的背後,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動機與考量,這實在不是一句簡單的「抗日英雄」可以輕描淡寫的。

日前,苗栗縣的縣長劉政鴻堅持要蓋「馬英九總統奮鬥紀念館」,他對著媒體大聲疾呼:「不建不行!苗栗的觀光就靠這個了!」「苗栗沒有資源,馬家庄是最大的觀光文化資源,所以一定要蓋!」



果真如此嗎?苗栗只剩下馬家庄可以玩了嗎?只有「馬英九的奮鬥故事」才算苗栗地區「有觀光效益的文化資產」嗎?

我認為,苗栗有最純粹的客家文化、有最震撼人心的客家故事,哪怕只是將在地民勇吳湯興等人(吳湯興:苗栗銅鑼樟樹林人、徐驤:苗栗頭份人)的史實仔細整理、史料認真搜羅、將古戰場等史蹟修復規劃、結合客家族群的在地文化保存與介紹,豈不是比逢迎拍馬、短視近利的「馬奮館」來得更有深度和意義嗎?政客常犯的一個錯誤,就是只看見並攫取眼前由他人塑造的利益,卻無法去「塑造利益」,更遑論去「發掘深埋的意義」了。

「一八九五,乙未」就是一種挖掘、理解、詮釋、並且重新包裝。或許有八成的臺灣人不知道這些歷史人物在當年用什麼樣的心情、做了什麼樣的決定、勇敢地選擇了最困難的那條路。吳湯興、徐驤當年的義無反顧,對照「打開台北城、迎接日本軍」的辜顯榮;他們的埋骨荒山,對照辜家後來「政商雲集,百年丰華」的榮寵,該是多麼的諷刺。辜顯榮說:「吾人寧可做太平之狗,而不做亂世之民」,在這類道德觀念渾沌、「利益」為先的振振有詞之下,有多少人會反而嘲笑「義無反顧」的「愚昧犧牲」,轉而羨慕「滿清時代當士紳、日據時代當順民、民國時代當大老」的「精明辜家」呢?

這是一個無大是、亦無大非的時代了。

2008,國片復興元年,度過了「海角七號」陪伴的璀璨夏天,靜謐深沉的秋天,就留給「一八九五,乙未」吧。


電影片尾曲:馬修連恩+陳永淘+謝宇威 [義民]




附註:劇照載自「一八九五,乙未」官方網站,其餘圖片取自蘋果日報新聞。



20090330後記︰
既然我文章裡罵了苗栗縣長劉政鴻,基於平衡紀錄,我必須補上我對他後續觀察與注意的感想。

我想,我真的是犯了「從台北看天下」的那種經典錯誤,經過這幾個月來的觀察,我發現劉政鴻的許多施政政策在我的眼中看來或許不解,但卻是十分受到苗栗地區人民的歡迎的;台北人果然是不懂苗栗人需要什麼。即使是從台北中產階級的觀點來看,就以「2009年苗栗國際音樂節」來看,劉政鴻很成功地邀請來世界知名歌手布萊恩麥肯奈特(BrainMcknight)、鋼琴玩家邁可森(Maksim)以及世界男高音多明哥(Domingo)三大巨星齊聚苗栗演出;即使不提能提高居民多少文藝氣息,最起碼這樣的活動為一個苗栗縣帶來至少四億商機、以及難能可貴的國際曝光率。此外,為苗栗地區果農增加銷果通路,讓全國人民在彩券行都可以訂購苗栗水果、邀請日本學生至苗栗居住遊玩進行文化交流...等,都真正是不錯的政策或活動。除開當時考慮興建馬奮館時的爭議言論,劉政鴻還是實際上做了些提升苗栗縣競爭力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suan
  • 我真的很感動!!!!

    版主您好~ 這幾天一直瘋狂搜尋關於一八九五的資訊,也正打算發文,如不介意的話,可否讓在下引用版主的貼切見解呢??? ^ ^
  • 謝謝你的指教,歡迎引用(只要註明出處就好~)

    skyfire 於 2008/10/21 21:09 回覆

  • 高手出版社

  • 日軍侵台之初所謂的-「無差別掃蕩」作業~實際上就是恣​意的「屠殺與報復」~當時日軍所採取的態度就是,「日本​兵士只要被殺1人,必拿50個台灣人的生命作為賠償」…​..其中日軍在大嵙崁溪(今之大漢溪)進行掃蕩,沿路屠​殺台灣人,所到之處皆將部落及房舍全部焚毀,此次大掃蕩​總共歷時4天,總共殲滅「疑似」的抗日義軍好幾千人(甚​至上萬),焚燒房屋高達3,000棟以上………..台灣​史民間學者郭譽孚在其著作有《自惕的、主體的台灣史》(​87年出版)中便指出:「原來當年日軍南下時,在三峽、​大溪附近險要的地方,受到附近抗日義軍相當猛烈的攻擊,日軍久戰不勝​,就展開大屠殺作為報復,在日人的記錄中顯示:共夷燒房​屋1,500多戶。第一所農會原來是此地市街變成墳場,​敢來此地耕作者少,日人為招募外地人來此而成立的」。「​三峽農會」之所以成為台灣第一所農會,便是由此來的。以​上資料均節錄自~《你可能不知道的台灣近代故事(一)》​其中的第三篇【悲鳴一八九五─「台灣民主國」與「台灣農​會」的血淚史】。
  • 真是高手~

    skyfire 於 2012/06/03 00: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