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上班的動線,都是很固定的,
只要循著這條路線狂騎,抓住每個紅綠燈轉換的時間差,
從我家到國會,大概只花10分鐘不到,最高紀錄只需要等待一次的紅燈。
又因為早上老是貪睡那5~10分鐘,認為『床有賴到就是我賺到』,
所以時間差越抓越準...或許總有一天能夠達成『無紅燈』紀錄。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
今天終於在下忠孝橋的時候一個恍神,被紅燈攔截了下來。
這一下子時間差全部打亂了,
我就從這個紅綠燈開始,每個路口都紮紮實實地等上30秒~1分半

=_= ...................@.@!(咦~)『這裡也有木棉?!』

在中華路路口等紅燈時,
往福星國小前的人行道上亂瞄,我瞄見了一排木棉樹;
比羅斯福路上那排木棉還要高大,正開得一方燦爛、火樹紅花。

我很喜歡木棉。

木棉很簡單,但是很特別,總要葉落盡了,才會開花。
當它開花,象徵天氣轉暖,季冬已去,孟春乍來;
而當它花落,則表示和暖的天氣穩定下來,仲夏方至。

花開的木棉,有粗獷朝天的枝幹、配上鮮豔如火的花朵,
就像是一根跟火炬,正熾熱燃燒著春天,那種感覺是很熱情的;

簡單,但是美麗。

而花落之後,在葉子還沒長出之前,
只剩下光凸的枝枒,無葉也無花;
但在夏天這個季節花葉落盡,一點也不覺得淒涼,
反而有種『百家自爭鳴,唯我獨傲然』的特立獨行。

特別,但是自信。

不去深究木棉帶來的感受,也應該能夠直接感受到木棉本身的美。
不管是滿樹紅花、或是枝葉蕭瑟、枯枝寒樹,
木棉總為視覺帶來不同的震撼。
每當我在花開的季節騎車經過木棉道旁,總會不自覺地放慢速度;
如果木棉開得不夠多、顏色不夠紅,
我會想:『大概是今年冬春之交季節變換不夠明顯吧...』,然後覺得遺憾。

因為木棉一次花開之後,就即將花落;想看火紅的木棉,只能期待來年。

*************************************************************

木棉原產於印度,目前,台灣以中南部最多,木棉是先開花,後長葉。花朵大而美,花瓣五片,向外微捲,呈肉質性,厚厚的,兩面有星毛。木棉的樹幹高大,樹皮上長滿了瘤刺,長成老株後,瘤刺會自動脫落,變成灰白色的樹皮,它的葉子很像張開的大巴掌,寬闊的掌心連著五到七片小葉,葉形十分特殊。

木棉花又叫做斑芝樹、攀枝花、棉樹,而它也是高雄市的市花、台中縣縣花,「廣州」也曾以木棉花為市花,稱「棉市」。高速公路、台北的光復南路、羅斯福路、木新路、忠孝東路上也都有木棉的栽種。

因為木棉花是高雄市的市花,木棉花在春天開滿了紅紅的花朵,點綴整個高雄市的街頭,在中山大學任教的詩人余光中先生就曾因此有感而發:『春天是從高雄登陸的。』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