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結束了,起碼對我而言是如此。

我一向都不太願意談論政治,
因為『只有自然科學的領域才找得到客觀,任何的社會現象都是主觀的』
只是到了大選前兩天,還是破功了,
兩天下來,起碼和十個人以上『深談』過。

我一點都不想拉票,
也已經做好了『我要選的人會敗選』的心理準備;因此這幾場深談,純粹只是想要把自己的認知與判斷,提出來和大家一起分享,碰上認知相近的人固然可喜,但是其實我更樂意碰到和我理念不同,但是一樣理性的人來做討論。

和四年前不同,在我身邊容易受影響的選民變少了,
我的朋友們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這一點是在整場大選之中,最讓我感到快樂的一件事情。

在學長的個人板上看見這一句話:
『The greater our knowledge increases the more our ignorance unfolds.』-- by John F. Kennedy

能關心政治是很好的,如果知識份子都能理性且獨立思考,民主才有希望。

不過,和這麼多人聊過,也不見得每個人都很有自己的想法,也還是有不少人只是把選舉人造勢的言詞對我覆述一遍罷了。

我當然不能要求每一個人都要去熟稔所有候選人的政見再來做討論,只是,當提出『沒政績』、『不公平』、『疑雲重重』的批評與質疑時,也能夠提出你們的觀點與實例。

『藉口』與『理由』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而這次選舉最讓我難過的狀況,還是發生了。
或許在他們的眼中選舉的確是有問題的、有疑問的,
那麼,法律已經提供了途徑,
為什麼還要有聚集民眾、甚至開車衝撞法院的行為?
候選人口口聲聲要大家『理性、冷靜』,
但是經過他們言詞所產生的效果,似乎是相反的?

相差只有0.228個百分比的勝利,
看著電視上總統府前的那堆人,
我現在忽然覺得很厭煩...
『乾脆輸你們0.313個百分比好了...』
如果輸了,我絕對不會生氣,
就算驗票結果真的翻盤,也是一樣的。

台灣的前途,真的能靠一場選舉改變嗎?
未來即使阿扁不三通、要獨立,也都還要經過人民的抉擇
別忘了,他只拿到了50.1%的選票,
而這些選票中,有很多是同情中彈的同情票、因為陳文茜的尖酸投下的賭爛票、還有兩爛取其輕的中間選票。
若阿扁無法將台灣多數的民意收納於己,多數的人民當然會有所行動的。

不要以為只有選舉才可以改變未來,選舉只是民主的一種方式;
最重要的,還是大家要發出自己的聲音。

只是聲音這麼多,不會很嘈雜嗎?
所以,別忘了『傾聽』。
傾聽了別人的聲音,才能在最適當的時候、用最適當的方式,
發出自己的聲音。
『台灣』這首樂曲能不能動人又好聽,就靠大家的素養了。

關於槍擊事件,由於時間點的巧合與選舉的效應,要讓人不懷疑都很難;
『The stake is so high that ANYTHING can happen.』
『政治裡面的利益實在太高了,對每一個政治人物都要抱持高度的懷疑。』

懷疑是正確的態度,但是請用理性、言語、文字的力量來完成,
我不想看到任何的流血、暴力、或是煽動。

木馬屠城記的故事大家聽過吧?
(沒聽過的話沒關係,電影快上演了...)

假如,狙擊扁呂的這兩顆子彈真的來自國外或對岸的唆使,那麼造成的後果就會像是送進特洛伊城的木馬;若是如此,台灣的民主,將不僅只是對抗中國威脅最強大的武器,也會是台灣自我摧毀的最佳工具。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