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督利颱風用一種愚弄大家的姿態,
問候了花東的百姓、欺騙的台北的官員,緩慢地造訪了台灣
正當大家為她的出海鬆懈,卻又臨去秋波地帶來了一年份的雨量
狠狠地灌溉在不是那麼需要雨水的山坡地...

看著電視衛星傳回來的訊號,抬頭看看我家窗外車水馬龍的情景。

『這真的是同一個國家嗎?』

如果是的城與城之間相隔千里的大國家也就算了
但是南投距離台北,直線距離不過200公里,
而現在看起來,卻好像無比的遙遠。

真的不能再用『台北的觀點』來看待整個台灣了。

花東地區的風雨應考、台灣中部的豪雨成災,
我想坐鎮在台北地區的官員們,應該是『一點感覺也沒有』吧?!
什麼風雨交加?台北晴空萬里啊,照考!
哪有土石洪流?台北毛毛細雨耶,沒事!
以我對目前內閣的這些行政首長的認識,他們的確是清廉為官
但是我好像忽然可以理解,
為什麼咱們的祖先會認為:『清官比貪官還恐怖』
清官自比清如水、潔如雲,高高在上,殊不知民間疾苦;
而貪官伸手張口,卻反而貼近民間百姓,拿了錢,不辦事都不好意思了。

有沒有不拿錢但是又積極辦事的?
有啊,堯、舜都是吧!不過中華歷史五千年來大概就只出這兩個。

很實際地來看,其實我並不期待目前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有多清廉、多努力
但是我希望他們起碼不要把自己安置在台北這個象牙高塔之中,
台北有了便利的交通系統,不代表全台灣都有;
台北有了『比較』不會淹水的下水道設施,不代表全台灣都有;
最起碼,大『官』們要了解:『台北不下雨,不代表全台灣都不下雨』!

三歲小孩子大概都可以了解這些道理,但是高官們咧?
大概是太久沒用頭腦,反而退化了。

全台灣真正團結起來,大概就只有發生921震災的那段時間吧。
團結的原因,是因為連『高貴、神聖』的台北城都受創了。
當然,和台灣中部地區比較起來,台北的災情只能算是微乎其微
但是依照高官們的邏輯:
『台北都受創了,表示全台灣的受創了!!這還得了,全軍動員~~~』
(呃...事實上高高屏那邊沒什麼災情)

這樣看起來,或許把中央政府遷到南投去,會是治標又治本的好方法吧!
讓總統、閣揆就近體察民意、觀察土石流、學習生態保育,
或許可以讓土石流在三個月之內就此從南投絕跡也說不定喔?!
至於決定大考在風雨中繼續的教育部官員們...
就綁在花東海岸吹吹颱風你看怎麼樣?

感同身受,才有共同成就。

在上位者,不能只看過腳下的吋土,或是頭頂的片天。遠方看不見的,要用耳朵去聽;聽不見的,要用腳去走。責任如斯大,為官不輕鬆。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