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常收看的中視「MIT.台灣誌」節目,這一年來都在播出他們前往中央山脈大縱走的內容。尤其前幾個星期剛播出走完「南二段」、才穿越布農族的傳統領域,也因此不時聽到主持人提起「阿荷拉雷」這個名字。

阿荷拉雷(布農族語:Dahu Ali;1869年-1941年)是日治時期對抗最久的的抗日行動派。自1915年因為反抗日本警察收繳槍枝而開始攻擊各地駐在所開始,直到1933年歸順式為止,長達18年的反抗、不間斷地以游擊戰方式騷擾日警。最後日本不得不向阿荷拉雷低頭、接受了他的條件,這是日本治台時期治理原住民政策中空前絕後、絕無僅有的狀況。而阿荷拉雷歸順之後,也一直活到了1941年才去世。是少數獲得善終的抗日代表性人物。

也許是民族性不同、也許是信仰不同,拉荷阿雷與莫那魯道採取反抗日本的方式不同、理由不同、結局也大不相同;可是他們都應該是台灣歷史上的英雄。

可是不論是莫那魯道、拉荷阿雷,他們的名字至少都還未被世人忘記、多少都會讓後人提及,可是「拉馬達星星」呢?

拉馬達星星雕像
【位在海端布農文物館的拉馬達星星雕像】

乍聽這個名字或許會莞爾一笑,聯想到周星星者流。不過這當然是音譯之故,也有人將他的名字翻譯為「拉馬達仙仙」。他是布農族葉巴哥社人(今海端鄉下馬部落),當年日警將他視為「兇蕃之王」,稱其為「台東廳理蕃之癌」的梟雄。

大正3年(1914)霧鹿事件(霧鹿社等原住民襲殺駐在所日警2人)之後,拉瑪達星星率族人逃到伊加諾萬。伊加諾萬位於大崙溪上游高山深處、小關山山腳下,僅有坎坷峻險之小徑通往寶來溪頭社、內本鹿之坑頭社、壽社。拉瑪達星星盤據當地長達十數年,從未有日警或其他日本勢力進入。

大正4年(1915)拉瑪達星星率領族人遠赴拉庫拉庫溪流域協助阿里曼西肯等人襲殺日警12人,即所謂大分事件。

昭和6年(1932)6月,坑頭社人塔羅姆以偽造槍枝繳還借用之槍枝被發覺,真槍與偽槍均被下馬谷駐在所沒收,塔羅姆誓言復仇。8月,拉瑪達星星繼室生病,其長子布薩烏薩攜帶準備充作報酬的硝石去延聘巫醫,結果被二見駐在所巡查沒收。拉瑪達星星憤怒異常,決定報復,乃策劃大關山事件,在9月19日下午由其長子布薩烏薩、四子利巴累與塔羅姆等人合作,在檜谷駐在所附近,襲殺大關山駐在所巡查松崎重俊等3人。史稱大關山事件。

或許從現代的觀念來看,拉馬達星星對抗日本多勢豈於私利或是小惠的受挫,由20世紀法治觀點來看也難以認同。但是不管是日本人、漢人欲將所謂的「文明」、「法治」強行加諸於數千年來「自有一套行事準則」的少數民族,卻又未免太過妄自尊大。電影「賽德克巴萊」中莫那魯道說的那句「如果你要用你所謂的文明讓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們就讓你門看看野蠻的驕傲」或許相當精準地表達了這一點。

1932年12月16日,拉瑪達星星及其長子、四子到麻加里碗社探親,因大崙社頭目薩利達密告而被捕,19日搜索隊首度進入伊加諾萬,逮捕其次子霍利、三子拉霍,年底父子等人同在里壟支廳被嚴厲處置,據說遭到極刑處死,或有傳言遭日警投入海中。

拉馬達星星一家
【居中長髮者為拉馬達星星】

永不投降的拉馬達星星至此殞落,且逐漸消逝於史冊之間。

至少,是消失於一般人的史冊之中吧!

由於上網想要搜尋一些關於拉馬達星星的傳聞軼事,找到了一篇文章。乍讀之下,我以為是找到了甚麼佚失於正史之間的斷簡殘篇,文中描述著1930年返回日本卻離奇失蹤的日本人類學家「森丑之助」,可能在跳船之後返回葉巴歌社,以漢人的身分為掩護、歸化成為一個布農族人的往事。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只是一本小說。

森丑之助

撇開發現真相之後的一點點失落,其實內心還是很興奮的。因為這樣一個故事,似乎剛好解釋了為何當年「森丑之助」搭船返國、卻在船靠岸之後只發現他的行李而未發現其人做出一個完美的解釋。比起日本官方的紀錄、說他是自船上跳海身亡,豈不是浪漫得多?簡直猶如日人版的「與狼共舞」故事。

真實如何,恐怕已無從追尋了。可是這些人、這些故事,也許依舊存在某些地方,等待著有心的人們去挖掘、拼湊、回憶。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nos
  • 拉荷·阿雷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