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去年三月離職至今,一晃眼已經過了一年又四個月,靠著之前工作一年的微薄月薪,再扣除一般生活花費、讓我想發動革命的所得稅與健保費、以及上繳老母的孝心供養之後,能攢下來的錢也不過十餘萬,靠著這一點點微薄的積蓄,踏上我的現代科舉之路;之所以這麼做,為的是一種『自己應該可以做點什麼』的期待。


選在這個時節退下工作崗位,實在不是很恰當的時機;最明顯的例子,就在於那一封封『如血花般灑下』的喜帖;當然,灑下的不是各位幸福新人的血,而是我的。或許是身邊的朋友年紀都正好到了臨界點,亦或是大家根本有志一同、共謀勾串,我曾經在短短一個半月之中,收到五張喜帖;綜合結算下來,在這一年又四個月裡,總共收到了十五封的喜帖,除開一場好友美玲律師的世紀喜宴我陰錯陽差地無法出席(這紅包在日後也是絕對要補的),再扣除少數實在無法到賀,或者是遠房親戚的喜宴之後,統計下來我紮紮實實地用掉了兩萬四千元來祝福各位親朋好友幸福快樂!這可是用去我財產超過六分之一的真心祝福,自己可以省著點,可是朋友們的大事不能缺席。



說是這麼說,把錢就這麼送出去心頭其實還是會淌血,我老媽不幫忙也就罷了,卻總愛在我又收到帖子的時候趁機酸兩句。



『現在包出去的,有機會回收嗎?』



『怎麼不能?我的婚禮要辦個大攤的來搶錢!』



『哈,婚禮?一個人也可以結婚嗎?』



我不知道長期處在這種對話下成長的小孩子,長大之後能夠多有自信,不過『個性不好』大概是必然的。



『即使當隻米蟲,也要昂首闊步、抬頭挺胸。』我常常這麼激勵自己,而一開始也的確如此,只不過我並不曉得那是因為『我在吃的米是自己囤積下來』的緣故;輪胎總有爆胎的一天、王建民也有敗投的時候,積蓄還有的時候我不願意多去想像『在現代科舉的道路上盤纏用盡了』會是什麼樣的情形,但是隱約也知道那感覺其實不太妙。



終於,當郵局存摺裡的存款數目漸漸變少,從100000、80000、50000、20000,直到剩下10000塊錢的時候,當下體悟到『這該來的一天終究會來』的道理,雖然不至於因此達到『明生死、了因果』這麼了不起,但是『個人造業個人擔』的道理還是懂的。當存摺數字歸零的那一天(是真的完全歸零,因為我家附近的提款機連一百塊錢都可以領),我覺得我邁向了另外一個境界。



我開始發揮潛力,朝以往連碰都不想碰的冰箱去下工夫,我在想如果不是因為現在這種生活狀況,我大概永遠也不會確定自己這麼會做菜;當然,也有很大的可能是因為餓到了,所以什麼都很好吃。(而這就是為什麼『窮還瘦不下來』的主因嗎?嗚呼...)



兩個月前領了最後一點儲蓄,到頂好超市去未雨綢繆地買了些通心麵、麵醬,想說這類的食物『便宜又大包』,很時候現在這個緊急狀況。回家之後試煮了一下,卻發現煮好的麵總有種自己很討厭的『生麵味』,因此就把兩包還沒拆封的丟在櫃子上再也不去理會,當時大概還不覺得自己窮途末路吧。(後來那兩包通心麵的下場是被阿德給拿走了,阿德的說法是:這是為了彌補他掉在路上的十塊錢...奇怪了,他掉錢為什麼要我彌補啊?)前天實在是搜索不到任何其他的食物,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再度挑戰通心麵,把所有在料理東西軍學來的技巧都用上了:什麼『煮麵的時候要加鹽巴』、『麵從熱水起鍋之後過一下冷水』、『麵在加入麵醬、蕃茄醬之後翻炒到冒出焦香』之類的,當一碗不中不西的蕃茄醬斜管麵端出廚房時,其實還滿有成就感的;等到吃進嘴裡,成就感便又加倍了。(雖然淡了點,可是生麵味還是在,有誰可以指點一下嗎?)



或許當大家都在累積財富、追求成就的這個年紀,我這樣的生活方式和態度是一種高度的落後,雖然我也是為了追求自己期待的生活方式而不得不如此因時制宜,但是實際上所表現出來的絕對不是一種好的生活品質或水準,而我自己也著時很不喜歡這種生活。我知道朋友會安慰我說:『得先蹲下,才能跳得高。』,但是我也知道『蹲久了腳會麻掉』的道理,我實在很不喜歡腳麻掉的感覺:我不喜歡窮苦的滋味,也不喜歡未來的無法掌握。



『窮,不改其志;達,不改其志』或者,我該當作自己是在實際體會箇中滋味,只不過目前還只體會得到前半句而已;也許後半段更困難也說不定。剛好在絕餉的這一個多月來,電視上鬧得沸沸湯湯者就是趙建銘的『駙馬屠陳記』,即使2260距離真正的聞達還很遙遠,但是從他發展權力之後習慣性地表露出『道德上欠缺』的態度與作為,還是會不自覺地讓自己一再警惕:誰知道現在頗能安貧樂道的自己,將來會不會變成乍得權勢利益的道德怪獸?



或許等哪天真的『達』了,我再來煩惱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無不痴 有所思

skyf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